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会客醉春楼

发布:2022-06-24 06:38:21

夏日里的天气依旧酷热,万里无云,不落下来一处阴凉处。日头快到正午时分,这醉春楼也渐渐热闹的场面出来。四下里,各厢房里唱曲的,借酒消愁的,更有甚者有吵吵嚷嚷打群架的,喧哗之极。陆明微摇折扇,孤坐一间厢房,即使关了门也会觉得呱噪。观砚小心翼翼站在一旁,敢吭声,更是敢乱看。日头快到正午,这醉春楼也逐渐热闹起来。四下里,各厢房里唱曲的,买醉的,甚至有吵嚷打架的,喧闹至极。陆明轻摇折扇,独坐一间厢房,即便关了门也觉得聒噪。。...

夏日的天气依旧炎热,万里无云,不落下一处阴凉。

日头快到正午,这醉春楼也逐渐热闹起来。四下里,各厢房里唱曲的,买醉的,甚至有吵嚷打架的,喧闹至极。陆明轻摇折扇,独坐一间厢房,即便关了门也觉得聒噪。

观砚小心翼翼站在一旁,不敢吱声,更是不敢乱看。

自家大人莫非是昨日受了刺激?可是,为什么又把凑上来的姑娘一齐赶了出去,连老鸨都轰出去了,光留我一个人做什么?莫非,我昨天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大人要杀我灭口!总不能是大人对我有意思吧……

观砚又开始了日常的胡思乱猜,正愣神间,房门一开,钻进来个人影。这人戴着面罩,观砚看不清是谁,只见那人越过自己,径直向自家大人走去,双手递上一截纸条。

自家大人丝毫不震惊,接过纸条,拆开来看。

“观砚。”

“是。”

“去把老鸨找来。”

“老鸨……?”

陆明微微侧目,观砚脊背一凉,赶忙退出房门去找人了。

“说吧。”陆明放下手中的折扇。

“回大人的话,按照您吩咐的查了。洪振才平日里常去两间青楼,一间是东边的醉春楼,另一间是在西边的风月阁。只是近几日,自大人您从京城出发,洪振才几乎只来这醉春楼了。来了也不找别人,只请了踏云和沐月两位姑娘,连这醉春楼的花魁都看不上。”

陆明听着,漫不经心地敲着桌面,点了点头示意黑影继续说。

“还有一件事,洪振才要纳妾。带走的就是醉春楼的姑娘,但是究竟是谁还没查到。”

“纳妾?”

“对。”

陆明手一顿,“洪夫人那边没什么反应?”

“没有。不过洪府里的下人倒是炸了锅一般,一直议论纳妾之事。听说洪夫人是夏家的千金,夏家老爷夏归虽是个商人,但洪夫人才貌双全,温柔贤淑,实为良配,当时许多人上门求亲,夏归都拒绝了,说是舍不得嫁女儿,一拖便是几年。只是这门亲事来得突然,洪夫人嫁进洪府,众人都觉得不值。”

“纳妾之事,夏家没什么动静?”陆明眉头一蹙。

“暂时没有,可能还没听到消息。”黑影低着头,不敢看自家大人的眼睛。自家大人平日里对谁的事都不甚关心,偏偏轮到洪夫人,倒是上心得紧。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黑影前脚翻窗而出,观砚便带着老鸨推门而入。

老鸨的脂粉香有些刺鼻,观砚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这老鸨浑然不觉,吊着个嗓子看着桌前坐着的俊俏公子。

“哟,这位公子,把奴家叫来可是看上了哪位姑娘?”

陆明拿着折扇遮了半张脸,象征性地拉开了与老鸨的距离,冷若冰霜。“听闻你这醉春楼有个远近闻鸣的花魁,胜过那风月阁的花魁无数,今日本公子便点这位花魁来伺候。”

“哟哟哟,公子也忒有眼光了,奴家这醉春楼的花魁那可是弹得一手好琴。只是这价钱嘛……”,老鸨说着,翘着根兰花指,朝陆明抛了个媚眼,怎么看怎么别扭。

站在一旁的观砚看着此情此景,着实有些受不住。这老鸨怎么回事儿?自家大人平日里穿着是素了些,这老鸨怎么给我家大人翻起白眼来了。瞧不起人吗?

“观砚。”

观砚从腰间解下钱袋,没好气地扔向那老鸨。

沉甸甸的重量砸在老鸨身上,老鸨的嘴角咧得更开了,“哟哟哟,就知道公子是明事理的人。奴家只就把姑娘叫来。”

“且慢。”陆明没来由地瞪了观砚一眼,又朝老鸨走去。

“本公子今日在你这酒楼,可是邀了一位贵客,我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的客人若是不开心,本公子什么心情想必你也能猜到。”

老鸨神色微变,笑意也收敛了几分,“敢问公子请的是哪位贵人?”

“怎么?你这里的姑娘伺候不了?”

“怎么会呢。奴家这里的姑娘那可是万里挑一。只是……这选姑娘也得投其所好不是。”老鸨看了陆明一眼,还是没猜出这位公子的身份。这醉春楼开了也有些年份了,这城里的贵人老鸨大抵也都清楚,只是眼前这位公子却是瞧着眼生。老鸨坚信自己从未见过这位公子,若是讲过,光凭这双桃花眼,老鸨也得记一阵子。

“你说的倒有些道理。”陆明背过身去,看着窗外,“我今日请的,是洪府的那位贵人,你可知道?”

老鸨听到“洪府”二字,略有不安的心直接放到了肚子里。

“知道,知道。公子您大可放心,若说是别人,奴家还拿不准,可是洪府的这位,那可是奴家这醉春楼的常客了。但是公子得听我一句劝,您若是要招待这位啊,请花魁也没用。”

“你们这儿的花魁都不行?”陆明眼眸微眯,语气不定。

“不是。投其所好嘛,公子。洪府的这位呀,每次来,点的都是踏云和沐月那两小妮子。”

陆明手一挥,又隔开了和老鸨的距离,“行,就依你的。我想你大概也不想知道惹本公子的下场。”

老鸨答应了几声,连连告退。

“大人,往日都是别人给您送拜帖,今日您如何又请了别人,还在这么个地方?”

陆明看着观砚,毫无感情地回了一句,“观砚,这次回去,自去掌事的那里扣一个月工钱。”

观砚:“???大人,小的哪里又做错了。您告诉小人,小人改还不行。这,这工钱……真不能再扣了。”

“叫你使银子的时候,你不是大方得很?”我的心疼总得让你感受一下。

“小的……”我那还不是嫌那老鸨给您翻白眼,瞧不起您!

“嗯?”陆明半眯着眼睛,神色有些懒散。只是这慵懒的动作却吓得观砚不敢再争辩什么。

“小的明白了。”

时至正午,老鸨带着个人进了厢房。老鸨的胭脂味混着另一人的一身酒气,陆明不禁皱了皱眉。

“陆大人,早知道您这么早就到了,洪某就早来一会儿。洪某什么身份?怎么敢让陆大人等。”

陆明拿出往日的应酬模样,伸手扶住行礼的人,“无需多礼。”

老鸨看着洪振才恭敬的样子,心下一片了然,想来这位请客的公子,身份定当不凡。两人一入座,便招呼着姑娘们赶忙上菜。

“陆大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洪公子何出此言?”陆明喝着酒,也显得亲切不少。

“陆大人谦虚。您在京城的事迹早就名传千里了,有能力受上面看重不说,还颇有才情。重点是您这相貌,我们这小地方可都有不少姑娘惦记呢。”

陆明抿了口酒,笑而不语。给观砚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儿便听见老鸨带着姑娘过来了。

洪振才看见踏云,表情微愣,转眼又笑了起来。“陆大人当真待小人不薄啊,洪某就这点上了台面的爱好,陆大人都了如指掌,洪某真是佩服。”

陆明捕捉着洪振才的神情变化,“洪公子多虑了,这还是刚才老鸨透给我的消息,费了我不少银子呢。”

陆明看着进来的姑娘,想来应当是踏云或是追月了。姑娘长相并不算最佳,身段看起来也一般,抬手端酒之时,袖口划动露出胳膊上一道发红的印记,看上去倒像是胎记。

洪振才放着花魁不请,偏来醉春楼找这样的姑娘,若不是洪振才的审美过分独特,那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陆明盯得老鸨浑身一抖,“说好了是踏云和沐月两位姑娘,怎得只来了一位?”

“哟哟,大人息怒。我这不也才知道,沐月近日来了月事不方便出来见人。”老鸨赶忙把踏云往洪公子身边推。

陆明坐在洪振才身边,不经意地看洪振才搭在踏云身上的手,有些小心翼翼地不敢用力触碰。踏云刚一转身,洪振才立刻收回了手。

陆明晃了晃折扇,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不出来喜怒,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洪振才聊着,仿佛自己才是客人一般。

踏云倒了一碗酒,小步走到陆明身侧。

自一进门,踏云就感受到陆明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一副生人勿近的左派。只是这酒席也将近尾声,踏云端着一盏酒,心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陆明看着酒盏,笑着接了过来。一杯下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踏云抿唇一笑,仿佛松了一口气。

“看着样子,洪公子倒是常来啊。老鸨都记得你了。”

一壶酒下肚,洪振才也有些醉了,伸手拍在陆明肩头,一张口就是酒气。“陆大人说笑了,洪某也就来过那么几次。”

陆明睨了眼肩头的手,着实有些嫌弃,“洪公子年纪不大,想来还没有成家吧?”

一提到“成家”,洪振才倒是清醒了些,“说起成家,陆大人可别笑话洪某。去年便是有家室的人了,只不过家里那位……”洪振才说着摇摇头,“我刚搬来此处,听人说夏家这姑娘相当好,貌美如花又温柔贤淑,这才特意往夏府跑了好几次,求着夏归把女儿嫁给我。婚事是成了,可我这夫人跟传闻中的一点都不沾边,整日里就缩在屋内,最多就是在院子里走走。”

洪振才醉得厉害,嘴边的酒却没停,夺过踏云手中的酒壶,直接灌了起来。

“还有啊……我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就告诉陆兄你。我这夫人啊,肚子不争气,几回了都没个消息。你说这……这传出去,别人得怎么笑话我?”

陆明藏在袖中的手一点点攥紧,指甲陷进掌心的肉里,整个手因为用力微微抖着。陆明看着一旁低头帮着洪振才夹菜的踏云,忍住了打人的冲动。

不等陆明开口,洪振才继续说着,每一道声音都像是踩在陆明的心间,触动着陆明脑中紧绷的那根弦。

“陆兄可得听兄弟一句劝,这可都是掏心窝子话。我现在就羡慕陆兄你,事业有成还没有家室拖累。不像我,早些年年少冲动,娶了个这种女人回家,夏归那边我又不敢真怎么样,想修了这个,另娶一个都不行。”

洪振才打了个酒嗝,继续发疯,“不过也没关系,另娶不了,我就纳妾,我就算纳一百个妾,夏归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洪振才说着还有些得意,丝毫没注意到身边的人早已透着寒意,一双眼半眯着,观砚都替洪公子担心。

“这醉春楼也没什么意思,城西边有间风月阁,那的姑娘也不错。陆兄可得晚些走,我过几日就办酒席,一定邀请陆兄前来。我上次娶妻不认识陆兄,这次纳妾陆兄一定得给我几分薄面。”

洪振才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画面,傻笑之余,嘴角咧得更开了。

“嘿嘿……兰……”洪振才话没说完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醉倒过去。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踏云微微躬身,两手扶住洪公子,朝陆明开口,“陆大人,洪公子这是喝多了,怕是也不方便送您,奴家去给洪公子找个厢房让他休息片刻,您……”

陆明站起身,扫了扫衣袖,捏着折扇,目不斜视,“观砚。我们走。”说罢便出了门。

“那就有劳姑娘了。”观砚给踏云姑娘道了别,赶忙去追自家大人。

两人走出厢房。

屏风之后,缓缓走出个人来。那人眼眸冷冷的,却是和踏云有着近乎一模一样的容颜。

“姐姐,你这次也太莽撞了。”

踏云眸色一沉,从洪振才身上拔出一根银针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