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相逢曾相识

发布:2022-06-24 06:38:21

第三日一大早。“夏姐姐!”“曹姑娘。”夏挽音望着疾步走过来的人,眼角笑意盎然。曹落茗今日穿了一身水蓝色的齐膝襦裙,衬得整个人愈加恬淡超凡脱俗了许多。曹落茗趁势挽住夏挽音的胳膊,一刹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两人本就约着去赏荷,连着约了几次都没成,今日好不容许“夏姐姐!”。...

第二日一早。

“夏姐姐!”

“曹姑娘。”夏挽音看着快步走来的人,眼角带笑。

曹落茗今日穿了一身水蓝色的齐胸襦裙,衬得整个人愈发沉静脱俗了许多。曹落茗顺势挽住夏挽音的胳膊,一瞬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两人本就约着去赏荷,一连约了几次都没成,昨日好不容易敲定时间,却没想到一个贵客、一场雨又把赏荷的计划往后退了一日。

“今日天气真好,昨日刚下过雨,今日也不甚热。”曹落茗挽着夏姐姐的胳膊,心情格外好。

两人平日里,一个嫁入洪府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静若处子”,整日就爱闷在家里看书弹琴。上元佳节,灯花夜里,被迫出门的曹落茗没能像莺莺说的那般,回眸遇到有缘人,反而和夏挽音结上了缘。

两人投缘,自也经常一同出游。一来二去,倒也熟络起来,赏花观月,谈谈闺阁女子的心事。

“夏姐姐,你知道吗?昨日来府上的那位贵客,听爹爹说,是位京城来的官。爹爹让我喊他陆大人。”

“陆大人?”

“嗯。不过,姐姐,这不是重点。这位陆大人生得……”曹落茗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看着身侧未出阁的小姑娘逐渐低下的头,夏挽音一瞬心领神会,明白一二。

“怎么?生得如此好看,落茗妹妹都自愧不如?”

看着落茗的样子,想来这位陆大人是生得极俊朗的。未出阁的女子啊……想当年,自己看到那人的时候,大概也是这种心思罢。

“姐姐,你莫要打趣我。”曹落茗双颊泛起了红。

两人住处离荷塘不远,正说话间便到了地方。这片荷塘也有些时日了,不知是哪户人家留下的。荷塘之中还有几座迂回蜿蜒的廊桥,行于桥上,一瞬便置身荷花之中,满目荷叶相接,荷花高举,伴着些许淡淡的荷香,颇有赏玩的意境。

“今年的荷花不落于往日。”一入荷塘,曹落茗立刻转移了话题。

“是啊。”夏挽音不由放慢了步子,悠哉游哉地踏上廊桥。

“姐姐,其实你是喜欢荷花的吧。”

夏挽音心思被人戳破,倒也没觉得突兀。一双温情的眸子望着曹落茗,“落茗何出此言?”

听夏挽音这么讲,曹落茗也知道自己猜对了七七八八。“姐姐素来会配荷香的香囊,淡淡的味道,特别好闻。也喜爱淡粉色的衣裙,和荷尖的颜色十分类似。”

夏挽音笑着揉了揉曹落茗的头。

“还有!就是……姐姐,你每次来荷塘的时候,都给人一种特别放松的感觉。”

夏挽音的手微微一僵,但很快又捏了下某个小姑娘的脸。“观察得这么仔细?”

“那是。”小姑娘有些得意,乐呵呵地往前走,一点都没有传闻中的才女该有的温柔贤淑的样子。

夏挽音笑了笑,也快步跟了上去。

一早醒来,陆明还有些头疼。

昨日在曹府喝得确实多了些,大抵因为下雨天想起些旧事,心情不错,就稍微放纵了点。

“大人,您可算醒了。”

陆明就着观砚端来的水洗了把脸,脑子也清醒不少。

“昨日是你带我回来的?”

“大人,您昨日有些醉了。”

“……”陆明揉了揉额角,觉得有些头疼,“我没做什么别的吧。”

“没,小的瞅着您呢。您说过的事,小的都记着。”观砚没忍住笑了笑。“您就是拽住小的的袖子怎么都不放。”

“观砚。”陆明睁眼送了观砚一道寒光。

“是,小的明白。”

陆明无奈翻了个白眼。

那年陆明升了官,被人拽去喝酒庆祝。文人骚客哪儿能不会喝酒,陆明没事儿也爱小酌一杯,就是酒量不太行,稍多一些就醉。

那次被灌了不少酒,陆明是真的醉了,拉着观砚絮絮叨叨说了不少事情。一不小心让观砚知道,他在进京赶考之前被别人拉去喝花酒。

不过是喝次花酒,没什么可怕的。如果不是第一次去喝花酒就被一众歌女围住写诗,可能这第一次的经历会更好一些。自那次酒醒,陆明对舞女、歌女都有了点心理阴影。

观砚也时常揣摩自己这位难伺候的主子。怕不是因为这次喝花酒被歌女围的悲伤经历,自家主子才闭口不提婚事,府上连个女子都少见。

两人相处一室沉默片刻,陆明靠在床头冷不丁吐出几个字,“观砚,备车。”

行,伺候,看来又是要出门。

“早些年我来的时候,知道这附近有个荷塘,荷花开得极好。只是不知道几年过去,这荷塘还在不在。我们去找找。”

“大人,您昨日问问曹大人不就知道了。”

“叫你备车你就去。寻景才有意思,要是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乐子。”

“是,大人。”果真,还是老脾气。观砚领了命,乖乖去备车。

马车摇摇晃晃,观砚按着陆明记忆里的位置找路,不知行到何处,观砚凑过来,一脸欣喜,“大人!到了!还真让您说对了,这还真有个荷塘。”

陆明坐直身子,缓了缓,全然是没睡醒的样子。

观砚瞧着自家大人的懒散样子,有的时候真的怀疑自家大人是不是被掉包了。这真的是那个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日日伏案,勤奋刻苦,颇受重用,“杀伐果决”的陆大人吗?

“观砚。跟上。”

一道冷冷的声音让观砚瞬间回神。

没问题,这么阴晴不定是自家大人没错了。

陆明下了马车,便长舒一口气。

今日天气甚好,流云成团,昨日一场暴雨带走了几分夏日的暑气,此刻微风拂面还带着点荷花的清香。陆明晃了晃折扇,舒服地眯了眯眼。观砚跟在陆明身后,也被荷塘美景迷了眼。

“大人,荷塘里多是女子,我们进去……”

陆明扫了观砚一眼,观砚再一次闭上了嘴。

女子再多又怎样,自家大人又不会看一眼。

陆明甩开折扇,随意扇了扇,眼眸中笑意不减,却在看见一抹淡粉色的身影后,再也移不开眼。

观砚正思量着,一不小心撞在了自家大人身上。

“大人……”观砚迅速往后退了几步,才发觉自家大人盯着某个方向出神。顺势瞧过去,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昨日雨中的姑娘!

观砚:“大人,竟然是那位姑娘?”

陆明瞥了观砚一眼,语气里有点怅然:“你知道是谁?”

“大人,那就是您昨日送伞的那位姑娘。”

陆明合了扇,举扇敲向观砚的脑门,“你昨日怎么不告诉我?”

“大人。这哪儿能怪我啊。昨日瞧见那姑娘的时候,我还问您要不要送那姑娘一程的,是您亲自吩咐送把伞过去就行了。昨日那姑娘还问我您是哪位贵人,您二话不说就打断了,让我驾车就走。这,这……”这我也帮不了你啊。

观砚揣摩着陆明的神色,心下一惊,难道自家大人这个闷葫芦今日终于开窍了。陆府终于能有位女主人了!感谢红娘!

陆明自知理亏,懒得再回话。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人,一手拎着把团扇,慢悠悠地扇着风。

荷香扑鼻,引着人想起曾经,岁月一去不往,却也留了些许痕迹在气味之中,等着故地重游的游子。陆明觉得心里有些痒。五年被繁重的政事压抑的心思在这一刻释然在这荷花池当中。

“陆哥哥,这个香囊送给你,挽音亲手做的。”小丫头笑嘻嘻的,捧着个香囊却又小心翼翼。

“姑娘家绣的香囊是很珍贵的东西,这礼物我不能收。”陆明放下手里的书,侧目抬头,看着小丫头的样子,实在想揉小丫头的脑袋。

“陆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挽音绣的香囊不好啊。”小丫头撇着嘴,委屈巴巴。

“怎么会呢?挽音的绣工特别好。”陆明看形式不对,转过身,面对着小丫头。

“那陆哥哥是不是不喜欢荷香的,那我绣个别的香味的香囊,陆哥哥就不嫌弃了。”

陆明看着小姑娘的表情,抿唇一笑,败下阵来。“陆哥哥收了还不行?挽音绣的,陆哥哥都喜欢。荷花配君子,挽音有心了。”

小丫头看着陆明收了荷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爹爹总说,莲花乃是花中君子,陆哥哥也喜欢荷花?”

“喜欢。”

小丫头笑着点点头,“太好了,我也喜欢荷花。我家这篇有个前人留下的荷塘,每逢夏日,赏荷的人极多。可惜此时陆哥哥当以科考为重,不然定要邀你一同赏荷。”

“来年,挽音可要和我约好啊。”

小丫头看着陆明带笑的眼睛,一时间又说不出来话。陆明看着小丫头慌慌张张跑出去的样子,低头笑了笑。

陆明带着点茧子的指尖划过包袱上母亲绣的菊花样的绣图,心里和菊花花神求了个愿。陶公的菊花留在心间,只是这荷香的香囊……陆明仔仔细细地收进了包里。

窗外的天气很好,陆明不自觉得伸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桌子,嘴里小声念着《诗经》里的诗: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诗书之中,果真有大道理。”

陆明甩开折扇,缓步走过去,举手投足之间,颇显风雅。

挽音,陆哥哥找到你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