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雨中忆旧人

发布:2022-06-24 06:38:20

夏日里的天气总是会多变,前几眼但是晴空万里,下一刻便狂风四起,乌云密布,一阵雷声翻腾,豆大的雨点就瓢泼而下。夏挽音最不不喜欢雨天。就像昨日,本是和曹家小姐约好一同赏荷的日子,却谁知才出门时便卷过一阵风来,一时之间找将近躲雨的地方,被雨淋了个痛痛快快。“夫人夏挽音最不喜欢雨天。。...

夏日的天气总是多变,前一眼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便狂风四起,乌云密布,一阵雷声翻滚,豆大的雨点就倾盆而下。

夏挽音最不喜欢雨天。

就像今日,本是和曹家小姐约好一起赏荷的日子,却不料才出门便卷起一阵风来,一时找不到避雨的地方,被雨淋了个痛快。

“夫人,您快擦擦。刚淋了雨,染上风寒可就不好了。”阿堇从怀里取出块帕子,着急忙慌地帮自家夫人擦身上的水。

“阿堇,你也擦擦吧。你要是病倒了,可就没人陪着我了。”夏挽音伸手拍了拍挂在小堇衣服上的水珠,湿透了的衣服裹在身上,又冰又黏,着实不好受。

“夫人,阿堇身子好,淋点雨不碍事的。”小丫头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甜甜的,夏挽音心情好了不少。

“夫人,这雨一时半会儿怕也停不下来。阿堇回去一趟,帮您取把伞过来吧。”

夏挽音看着屋檐上垂下来的雨幕,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实在不忍心让阿堇冒着大雨跑回去。正欲开口,却被一个喷嚏把想说的话拦住了。

“夫人!您在这里等等阿堇,阿堇跑得很快的,马上就回来。”小丫头转头冲进雨里,抬起一边胳膊举在头顶,却也丝毫阻挡不了雨势。

“阿堇!”夏挽音话没说出口,鼻子一痒,又是一个喷嚏。

算了,回去让人给阿堇弄点姜汤暖暖。

风愈吹愈猛烈,吹起夏挽音的发丝,好似连带着襦裙也要一齐吹起来。夏挽音躲在屋檐下,听着雨落屋檐的敲击声出神。

熟悉的落雨声、熟悉的雨日的气味不断地勾起夏挽音的记忆。在夏挽音的一方世界里,落雨天总住着一个身影。如雨水一样连绵不断的岁月打磨了这么多年,冲模糊了那道身影的样貌,却没能冲走那个人。

那个人现在过得怎么样……

脑海中的画面扑面而来,夏挽音双臂随意交叠在身前,用力咬紧牙关,一双明亮温柔的眼眸露出点恨意。

最好别再见。

被困在雨中的天地,一切都是粘稠的。夏挽音看着愈行俞近的车驾,雨气朦胧了视线。

雨水顺着车顶滑下来,车轮浸在水里,卷起些水花。但这马车行得很慢,驾车的人丝毫不急着行进,倒像是放任马拉着车在雨中漫步一般。

夏挽音担心着阿堇那小丫头,一时不留意,马车竟在她身前停了下来。

驾车的奴仆撑着把伞,手里拿着一把,大步朝她走来。

“姑娘,这是我家大人差我送来的。”奴仆微微躬身,双手托着把伞。说话的语气有些生硬,但透着恭敬,丝毫没有轻佻之意。

夏挽音接过伞,看了眼马车。雨依旧落着,车帘被风吹起点波澜,车上的人丝毫没有露面的意思。

“小女谢过这位大人。”夏挽音向着马车行了礼,转头又问起车夫,“敢问你家大人是何许人,现住何处,改日……”

“姑娘,不必了。雨中送伞,举手之劳,姑娘收着便好。”车里传来一道声音,在雨日的嘈杂声音中,却让人听得格外分明。

“观砚,驾车。”

不等夏挽音再说什么,观砚向夏挽音行了礼,又回到车上。车轮转了起来,马车继续缓缓向前驶去。

夏挽音看着手里的伞,心口一痛,脑海中又浮现出熟悉的场景,好像与那人的相遇也是这般下雨天,也是因为一把伞。

“夫人!”阿堇撑着把伞从远处跑过来,步步踩在水里,溅起的水把裤子都弄湿透了,一走近就看见自家夫人轻蹙着眉。“让您等急了吧。都怪阿堇跑得慢。”

夏挽音揉了揉小丫头的头,“不急。”

“夫人,那您快跟我回去吧。您要是着凉了,老爷一定得骂我。”

听到“老爷”这两个字,夏挽音神色有些淡然,“放心,没人责罚你的。我们走。”

阿堇正欲扶过自己夫人,一眼便看见了夫人手中的伞,“夫人,这伞?”

夏挽音摇摇头,不想多说,“你替我收着便是。”

“观砚,行得慢些。”

车夫回过头,看着车内闭目养神的人,心里干着急。

“大人?”

车内的人晃了晃折扇,像是没听到一般。

“大人?”

车内人“啪——”的一声合了折扇,吓得观砚赶忙坐直了身子,闭上了嘴。

“观砚,噤声。”车内人换了个姿势,有些懒洋洋地说了一声“听雨。”

观砚看着漫天而来的雨,想着曹大人一早递来的请帖,喉结动了动,颤颤巍巍地开口:“大人,还是行得快些吧,曹大人那边还等着呢。”

车内人轻笑了一声,观砚分辨不出自家大人的心情。

“观砚,你可知曹大人为何请我?”

“为您接风洗尘?”

“非也。设宴只是个由头,说亲才是正事。”

观砚回头看了看车内的人,心情似乎不错,“大人,其实说亲也不妨事。如今您都加冠了,早该考虑婚事了。”

“观砚。”陆明终于睁开了眼。观砚看着自家大人微眯的眼眸泛着冷光,知道自家这位难伺候的主子是不高兴了。

“此事无需再提。”陆明整了整衣袖,常年伏案读书让他染了一身的书卷气,却偏偏一双眼眸生得多情,和这文人政客的身份有些格格不入。

观砚也不敢多言,深知自家大人一直对婚事闭口不谈。

雨砸在车顶,劈里啪啦的声音衬得四周格外安静。陆明靠在马车上,又闭上了眼,雨落下的声音听得更加分明。

五年前,陆明进京赶考,一举考中。才能出群,受朝中重臣引荐,考中之后便在京城为官,得到重用,颇让人羡慕。

近些日子,陆明告了病,五年时间确实有些操劳过度,身心俱疲,便得了半月游玩修养之闲。虽说是如此,但也有谣传说陆明是领了命来此地暗访。无论是何种目的,即使只是单纯路过此处,当地的官员瞧见京官,而且还是个官位不低的京官,自也有不少心思。面对着各怀鬼胎的各路人马,陆明倒也不拒绝,一副谦谦君子之态,言行举止之间却又仿佛无声拒人千里之外。

曹进曹大人的请帖送得相当早,陆明没怎没细看,都是些客套之词。听闻曹家大小姐才貌双全,琴艺极佳,是个丽人。曹进大抵也是想借机给自己女儿谈一门好亲事。

任凭他人如何揣摩,只有陆明自己心里清楚,此次更重要的,是为了找一个故人。

陆明用折扇挑起一点车帘,风立马从外面钻了进来。陆明朝外看了一眼,雨势不减丝毫。陆明心里揣摩着,不自觉摇了摇头。也不知道那人还记不记得自己,五年不见怕是早忘了。若是还记得,短短几日自己又该如何把人拐走。

下雨天,一切都能让陆明觉得心情愉悦。

“罢了,观砚,还是行得快些吧。”

“是,大人。”

马车行起来,凉风灌了个满怀,倒是消了几分夏日的暑热。陆明放下车帘,往后靠了靠,又成了一副懒散模样。

当年若不是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大抵也不会遇见那人了吧。

五年前,盛夏。

一场雨来得异常迅猛,阴云飘过来压在头顶,狂风一吹,几点雨砸从天上砸下来,不待地上的人喘息,细密的雨珠便接踵而至。

“糟了!”陆明赶忙冲到檐下,卸了包袱摊开来检查那几卷书。还是晚了一步,近乎湿透了。

雨还下个不停,风仿佛有意针对他,带着一片雨直吹到他身上,一身书生打扮也湿了大半。

陆明有点沮丧,站在屋檐下,等着雨停,又惦记着几卷书要怎么晒。

“公子。”

陆明闻声抬头,对上了个小姑娘。小姑娘身着一袭淡粉色的半袖襦裙,衬得整个人活泼灵动,轻薄的面纱遮住了面容,只剩一双眼睛,亮亮的。陆明看了那双眼睛许久,才发觉有些失礼。

“姑娘有何事?”陆明勾唇一笑,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姑娘

“伞,借给公子。”

陆明看着小姑娘手里唯一的一把伞,笑意又深了几分。“可是姑娘只有一把伞,若借给我,姑娘怎么办?”

“公子带着这么多书,想必也是要去京城赶考的人。伞借给你,你赶路要紧。我再等等,我家里人就会来找我的。”

小姑娘把伞递了过去,陆明双臂抱在胸前,并没有接。

“公子不急着赶路?”

急是自然急,但晚到京城几日也无妨。若是“抢”了小姑娘的伞,留这么个灵动的小姑娘一人在此,被人拐了去,才是真的罪过。

陆明想着,反倒是在檐下站定了。“多谢姑娘好意,可是我的书都湿了,我得等雨停,寻个地方晒晒我的书。此时想走也是走不了了。”

小姑娘瞅了瞅陆明摊在地上的书,手指一下一下点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公子不用担心,我带你去个地方,定能弄干你的书。”

未及陆明把拒绝的话说出口,小姑娘已然自顾自地背起陆明的包袱,“走吧,我们撑一把伞。”

陆明看着宛如“小劫匪”的小姑娘,把嘴边“男奴授受不亲”的话又咽了下去。默默跟了上去,接过有点重的包袱,顺手也拿过小姑娘手里的伞,“还是我撑吧。”

小姑娘盯着他,一双眼睛亮亮的,仿佛深夜里明亮的星星。对着这双眼睛,陆明的心里有些乱,不由顿了顿,“敢问姑娘芳名?”

小姑娘嘟着嘴,转过头,“阿娘说了,姑娘家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

陆明自知失礼,正欲道歉,却听见小姑娘又开口了。

“但是,公子长得真是……”前半句声音有些小,盖在了嘈杂的雨声里,后半句却一字不落地落入陆明耳中,“我姓夏,名芷。公子你跟爹爹一样叫我挽音就好。”

夏芷,夏挽音,是个好听的名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