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一曲觅知音

发布:2022-06-24 06:38:20

“大人,醒醒!了到了。”陆明不明白怎得,靠在马车里睡着了了,恍惚间间又回了三年前的下大雨天,遇见了了一个叫挽音的小姑娘。三年啊一眨眼一刹那,不明白道小姑娘现在的长什么样了。陆明下了马车,跟随曹大人进了曹府的大门,还有些怔怔。“夫人。快喝口姜汤暖暖的身子陆明不知怎得,靠在马车里睡着了,恍惚间又回到了五年前的下雨天,遇见了一个叫挽音的小姑娘。。...

“大人,醒醒!已经到了。”

陆明不知怎得,靠在马车里睡着了,恍惚间又回到了五年前的下雨天,遇见了一个叫挽音的小姑娘。

五年真是眨眼一瞬间,不知道小姑娘现在长什么样了。

陆明下了马车,跟着曹大人进了曹府的大门,还有些出神。

“夫人。快喝口姜汤暖暖身子。”阿堇嘴上催促着,手上倒也没停,找了块干布子帮自家夫人擦头发。

“阿堇,别忙了。你也喝两口。”

阿堇应了声,看着夫人头发基本上都干了,也换了身衣服,才抿了口姜汤。

屋外的雨还滴滴答答地落着,倒是小了不少。

“阿堇,曹小姐那里派人去说一声,改日我一定登门道歉。”

“夫人,你就放心吧。曹小姐早就派人过来,还想着给咱们道歉呢?”

“难不成曹小姐也被雨淋了?曹小姐那身子,别染了风寒。”夏挽音把汤碗放在桌上,眉头蹙着,有些担心。

“不是不是。都怪我不一次说清楚,让夫人担心了。”阿堇看夫人乖乖喝了两碗姜汤,顺手把汤碗收拾了。“曹小姐差人来说,家里来了贵客,曹大人让他务必留在家中。曹小姐怕您出门走,一早就差人过来,没想到夫人您出门更早,人过来的时候,咱们前脚刚走。曹小姐倒是约着您明日再去赏荷呢。”

“既是如此,倒也不碍事。”夏挽音听着心想,不知道是什么贵客,曹大人这么重视。

阿堇收了屋外晾着的伞,拿起门口立着的那把伞,“夫人,这把伞也一并收起来?”

伞?

夏挽音忽地想起马车里的那个公子,那道声音温文儒雅,却相当有距离感,有些不容置疑的错觉。夏挽音想着马车走的方向,想来那就是要去曹府的贵客。

夏挽音看着阿堇手里的伞,“收着便是。顺便问问府里下人,老爷在做什么。”

“是,夫人。”

曹府。

“莺莺,今日来府上的人是谁,打探清楚了吗?”被丫鬟们押着精心打扮的小姐终于还是有些不耐烦了。

“回小姐的话,老爷那边管的严,只知道是位从京城来的大人,对音律也颇有了解,所以老爷才让姑娘去弹一曲。”

“罢了。夏姐姐那边差人去了吗?这么大的雨,可别淋着。”曹落茗看着镜中精心打扮的自己,略略有些不适应。

“早差人去了。小姐也快些吧,老爷那边又派人来催了。”

曹落茗抿了抿唇,“行了。莺莺,把琴取来吧。”

“小姐,请随我来。”

陆明自从到了府上,便充分感受到曹家人的热情,要不是观砚一路跟着他,陆明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踏进了自己的院门。

“陆大人莫要客气。”

陆明看着曹大人这位刺史大人的微笑,礼貌地笑了笑,倒是没有接话。

曹大人这地方刺史官做的相当不错,在这位置上一干就是快十年,倒也不急着为升官绸缪,好像就乐于在这片地方扎根了。

宴席之上,自是饮酒作乐为先,两人倒也默契,绝口不提政事。这一点,陆明可以说相当满意,比起前几个人,曹大人倒是真的是个明白人。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曹大人倒也没像陆明想的那么直白,也不急着说婚事,反倒是聊到音律上去了。

“陆大人,设宴饮酒怎么能不听曲子?小女不才,在音律上倒是有些造诣,陆大人既然来了,不妨听一听?”

曹大人聊了半天,瞅着陆明的脸,越看越像女婿,越看越满意。

原来曹大人这音律是另有所指,陆明笑了笑,也没有推辞。

“快去传落茗。”曹大人小声吩咐着,又继续和陆明喝酒。

不一会儿,屏风之后就出现了个女子的身影,身影绰约而立,虽看不清容貌,倒也别有一番美感。

“小女见过陆大人。”

“快快请起。”陆明心领神会,知道是那位传闻中的曹家小姐。只是……这曹小姐怎么说个话都这么紧张。想必是曹大人叮嘱得紧,吓到了罢。

陆明抿了口酒,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却不知屏风后抚琴的曹落茗早已因他慌了神。

曹落茗在屋外就听见爹爹和人谈话的声音,那位贵客说话不多,但那道陌生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让人格外舒服。因着这声音,曹落茗进屋之时,实在没忍住,冒着被人指责的风险从几道屏风的间隙朝里看,却不想,一眼就晃了神。

陆明喝了不少酒,有点微醺。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捏着盏酒杯,透着些懒散,举手投足之间却又有着点文人风骨。曹落茗一瞥便对上那双眼睛,半眯着的眼睛因为醉酒有些迷离,眼尾微微泛红,像是朵盛开的桃花。

世上怎有这般神仙似的人物,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一般。

想着屏风那侧的人正看着自己,曹落茗不由紧张起来。自己的琴技不差,但也算不得精湛,不知道爹爹说的这位陆大人能不能敲得上。

曹落茗心里紧了紧衣袖,稳住心神,一段琴音便缓缓而来。琴弦波动之间,若山涧之溪流,让人心旷神怡。

一曲作罢,陆明甚至有点作诗一首的性质。

“陆大人觉得如何?”

“甚好。听令爱之琴声,宛如行于春日之山林,溪流山涧,野花满地,东风拂面,心旷神怡。”

听见陆明的评价,曹落茗心下欣喜,“知落茗琴者,陆大人也。”

“听小女这么一说,陆大人倒是和小女颇有伯牙子期知己之缘。”曹大人搓搓手,又让人给陆明到了杯酒。

“刺史大人说笑了。”

“陆大人,曹某可没有开玩笑。事已至此,曹某有句话还是要问陆大人一句的。”

“刺史大人请讲。”陆明放下酒杯,心里大致也猜到了一二。

“陆大人觉得……小女如何?”

果然,陆明在心里笑了笑,默默想着对策。

“令爱这琴技自是不一般,只是……”

曹落茗在屏风后听着两人的对话,脸上也不禁泛起一阵红。爹爹大庭广众之下,怎能文的这么直白。这陆大人看起来也不小了,说不定早已有了婚约。若是陆大人答应,想来也是极好的,可若是陆大人拒绝,要是传出去……爹爹怎么这么不顾及女儿家的面子!

曹大人心下也有些着急,“只是什么?”莫不是陆大人早已有婚约在身,没听说啊。

陆明看着曹大人的表情,勾了勾唇角,“只是在下琴技一般,在这方面只是略懂一二,也不认识什么厉害的琴师,怕是不能帮令爱寻个好师傅。”陆明微微低头,语气里有些怅然若失。

曹大人:……不不不,陆大人,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曹小姐:……原来爹爹是这个意思,我刚才在想什么?

“陆大人,在下……”曹大人看着陆明一脸书呆子的正人君子模样,顾及着自己女儿的颜面,也不好再开口了。

瞅着陆明一脸疑惑的表情,曹大人尴尬一笑,“在下敬您一杯。喝酒,喝酒。”

“小姐,老爷让我带您回去。”

“莺莺,拿琴。”曹落茗透着屏风看着又开始喝酒的陆大人,不知道在想什么,起身退了出去。

喝得半醉的陆明不知道,又有个姑娘陷在了他那双桃花眼里。

“夫人。下人们说老爷一早出去了,好像是和陈公子一起喝花酒去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阿堇知道老爷那花天酒地的性子,小心翼翼地说着。

夏挽音看着一桌饭菜,说话的语气里听不出来什么情感,“知道了,用膳吧。”

阿堇感觉自家夫人并没有生气,情绪一如往日,便又凑上来,“夫人,您尝尝这个。”

“阿堇,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是,夫人。”

夏挽音搁了筷子,也没什么心思吃饭。

自去年成婚至今,这府里越发冷清了。下人口中的老爷,那个和自己拜过天地的男人,去年还能在府中见到几次,如今却是连面都见不上了。其实阿堇不说,夏挽音也能猜到,不是在东边的醉春楼,就是在西边的风月阁。

夏天的雨下不了多久,这场雨来得快,落得猛烈,无情地冲刷着世界,但是去得也快。只是夏挽音心里依旧泛起一阵酸苦,旧事便翻涌上来。

“挽音,爹爹对不起你。是爹爹当年不听你爷爷教诲,弃文从商。如今我们虽然丰衣足食,却依然是商贾之流,终是这世道身份的底层。那洪家在京城也是有靠山的,咱们惹不起。那洪家长子看上了你,一口咬定要娶你。我们就算富甲一方也没什么办法。爹爹就你一个女儿,爹也舍不得……”

去年的夏挽音看着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的爹爹,面对突入其来的婚事,只觉得浑身僵住了,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那时的自己正在做什么?好像在写信。明明就是去年的事情,夏挽音却有点记不清楚了,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那日没忍住涌出来的泪水。闭眼瞬间,眼角落下一簇泪,像是滴在心里的雨,悄无声息地溅起一滴水花,浇灭了夏挽音心头的一团火。

成婚那日,夏挽音身着红妆,隔着盖头看见星星点点的火光。喜庆的音乐,众人的祝贺,长长的迎亲队伍。从黄昏起坐上花轿的夏挽音,在轿子上藏了一把旧雨伞。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逃不过的宿命。触碰到那把雨伞的时候,夏挽音的唇角微微上扬。这顶挂着红绸的轿子仿佛一辆囚车,载着夏挽音进入一座冰冷的囚笼,唯有这把雨伞让夏挽音在心里默默安慰着自己,好像前面做在马上穿着婚服的是另一个人,那人生了一副书卷气的面容,一双桃花眼让人一瞧就能陷进去。

雨停了,蝉鸣声四起,天地一片干净明亮。

夏挽音夹了口阿堇说的菜,味道果真不错。夏挽音轻轻抚了下鬓角的头发,吃饭的动作不紧不慢,一举一动都是活脱脱的夏府千金,不枉当年不少人上门求婚。

但是,夏挽音知道,五年前那人走时带走了她一颗真心。去年嫁进这座府邸之时,夏挽音就死在那座花轿上了。

那座如血一样红的花轿。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