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小白兔白又白

发布:2022-06-22 19:15:54

宋达仁了二十六岁,还也没女朋友。他虽然长得并不很难看,身高也不矮,虽然文化水平低,家庭条件差,干的又是体力劳动,想在城市里找一个女朋友并不很容易。除了一个十分最重要的的原因,那是宋达仁把爱情和婚姻看得很重,他并不想凑合,随便找一个女孩结婚了生子。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宋达仁把爱情和婚姻看得很重,他并不想将就,随便找一个女孩结婚生子。如果回老家去,找一个女孩结婚,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自然是可以的,但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宋达仁已经二十七岁,还没有女朋友。他虽然长得并不难看,身高也不矮,但是文化水平低,家庭条件差,干的又是体力劳动,想在城市里找一个女朋友并不容易。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宋达仁把爱情和婚姻看得很重,他并不想将就,随便找一个女孩结婚生子。如果回老家去,找一个女孩结婚,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自然是可以的,但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离开燕然楼之后,宋达仁回想起见到臧雪的那一刻,内心至今难以平静。一直以来,他把手中那幅画上的女孩当成了心目中的女神和恋爱的对象。

臧雪和她是如此的相像,如果他们能在一起,那是再好也不过的事情。然而,两个人的社会地位相差悬殊,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甚至连成为普通朋友都很难。

想到这些,宋达仁摇了摇头,对自己说:“宋达仁啊宋达仁,你就是一个送外卖的,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送走了宋达仁,晏超然回到办公室,开始看宋达仁的稿件。宋达仁写的稿件题目是《玮城齐长城考》,内容是通过古代的县志和其他的参考资料,来考证玮城齐长城的位置、修建时间和大致的长度。

《超古》杂志最欢迎的就是研究玮城文化和历史的文章,宋达仁文章的主题与杂志的要求非常契合。

晏超然对宋达仁是抱有比较大的期待的,应该说宋达仁的文章达到了他的期待,但并没有超过。

宋达仁的文章尽管文笔不错,论据也足够充分,但是他终究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术训练,写出的文章逻辑性比较差,很难称得上是一篇论文。

《超古》杂志是一个内部资料,在上面发表文章的作者,多数都不是专业的研究者和作家,文章的水平参差不齐。

有的作者写的文章,和宋达仁的水平差不多,或者还不如宋达仁,但因为“来头大”或是与主编、编辑的关系好,也都采用了。

参考以前的例子,宋达仁的文章完全可以不用修改就采用,但是晏超然还是决定把宋达仁再约出来见一面,对他提一些学术上的建议,好让文章更像是一篇论文。

为了方便修改,晏超然决定先把宋达仁的文章录入电脑。

离开燕然楼之后,宋达仁又去了一趟玮城图书馆,把以前借的书还上,再借新的书。

十点二十五分,宋达仁回到了外卖站点附近,打开手机,在外卖平台上点击“上线”,等待接收当天的第一单。在等待的时间里,他又看了一会儿书。

接近十一点时,宋达仁接到了第一单,之后就进入了不停忙碌的节奏。

快到下午两点时,宋达仁才终于吃到了午饭。两年多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忙碌的生活。

下午闲下来的时候,宋达仁返回自己住的地方休息。他打开微信,想看看晏超然有没有发来和稿件有关的消息。

当时晏超然还在忙着打字,没有给宋达仁发送任何消息。宋达仁有心要主动给晏超然发消息,但又怕打扰到这位刚刚认识的“专家”,只好耐心等待。

他又想到了臧雪,就把那幅人物画拿了出来,越看越觉得臧雪就是画上的姑娘。他没想到,自己的梦想竟然变成了现实,脸上不由地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下午五点开始,宋达仁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他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只是机械地去完成系统派送的每一个订单。

刚刚成为外卖骑手的时候,宋达仁每完成一单,内心都很喜悦。每一个客人长什么样,他也记得很清楚,如果在路上碰到,他还能认出来。

时间长了,宋达仁已经记不起自己曾经给多少人送过餐了,也不再有什么喜悦之情。所有点餐的客人,无论男女老幼,无论相貌如何,在他看来都是一个样,区别只在于住的地方不同。

晚上七点,宋达仁又接到了系统派送的一个订单,住在文化局家属院小区的“小白兔白又白”点了一份过桥米线。

有很多点餐的客人担心个人信息泄露,在下单时不写真实姓名,而使用昵称,像什么“卖女孩的小火柴”、“采姑娘的小蘑菇”等等。还有的客人故意用“外卖小哥的爸爸”、“外卖骑手的爷爷”这样的名称,占外卖骑手的便宜。

对于这些或好意或恶意的“昵称”,宋达仁一概不予理会。

如果遇到点餐客人的地址很难找的情况,要打电话给客人询问一下,宋达仁每次都这样说:“你好,你是住在XX小区X单元X号的客人吗,点了XX的?”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宋达仁再问对方,应该怎样走。

放在刚开始送外卖的时候,如果看到“小白兔白又白”这样的名字,宋达仁会觉得,点餐的客人一定是个小孩或者是一个小姑娘。

但现在,他完全不会这么想。因为,使用很可爱、很萌的名字的客人,很有可能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而使用很刚猛的名字的客人,有很多其实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单纯看名字,完全猜不出点餐的客人到底是男是女。

接到订单之后,宋达仁骑着摩托车到了过桥米线的店。米线很快做好。

米线是带汤的食物,如果放在摩托车后面的箱子里,路上有可能会洒出来。要是遇到要求很高的客人,有可能会给差评。宋达仁把米线挂在了车把手上,这样就不容易洒出来。

摩托车穿过一个个路口,看着路两边的高楼大厦,宋达仁不禁感叹:“我到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房子呢?”

文化局家属院并不难找,宋达仁此前也到这个小区送过餐。但是,这个小区和一般的小区又有所不同。多数小区的物业都允许外卖骑手直接进入,文化局家属院门口的保安不允许外卖骑手直接进入。

外卖骑手来送餐,到小区门口以后,要先和保安说明点餐的客人是几号楼几单元几号,保安打电话确认之后,才会让外卖骑手进入。

文化局家属院的保安问宋达仁:“你是给谁送的外卖啊?”

“我也不知道点餐的人是什么名字,他是住在一号楼二单元的六号,点的是过桥米线。”宋达仁说。

“原来是臧局长家点的外卖啊。我这就打电话确认一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