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发布:2022-06-22 19:15:54

保安的话让宋达仁倍感了不快,并不会产生了极度自卑之感,一个外卖平台小哥到编辑部来稿,听出来确实有些高得,但他虽然要作出解释一下:“我也不是送外卖平台的。”“你也不是送外卖平台的?你穿这身衣服,也不是外卖平台的吗?”保安说。“我没说明白了。我是一个外卖平台骑手,虽然我这一次来也不是送外“你不是送外卖的?你穿这身衣服,不是外卖的吗?”保安说。。...

保安的话让宋达仁感到了不快,并产生了自卑之感,一个外卖小哥到编辑部投稿,听起来确实有些离谱,但他还是要解释一下:“我不是送外卖的。”

“你不是送外卖的?你穿这身衣服,不是外卖的吗?”保安说。

“我没说明白。我是一个外卖骑手,但是我这次来不是送外卖,而是来《超古》杂志编辑部投稿。”

“你是来投稿的?我在这里当保安好几年了,还从来没见过送外卖的来投稿呢。”

宋达仁把信封拿给保安看,之后说:“我真的是来投稿的,你看,这里面就是我写的文章。是编辑部的晏超然晏编辑让我来找他投稿的。”

“噢,原来是晏编辑让你来的。你登个记,进去吧。编辑部就在二楼,上去就能看见。”

“谢谢。”

宋达仁之所以在上一家单位倒闭之后没有再去企业里上班,而是转行送外卖,一方面是后者的收入更高一些,另一方面是后者在每天的上午和下午都有很多的空闲时间可以去学习,后一个原因更加重要。

他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业余生活很丰富。玮城文化馆经常举办免费的文化讲座和培训班,宋达仁是文化馆的常客,还报名了专门的书法培训班。因而,他也写了一手好字。

登记簿就在门口的桌子上。宋达仁在登记之时,写的字很工整。保安见状,不禁吃了一惊,对宋达仁说:“真没想到,你一个送外卖的,字会写的这么好。现在我相信了,你确实是来投稿的。”

“谢谢。我练习书法,时间还不是很长,和人家真正写的好的人相比,还差的很远。”宋达仁说。

“不,你的确写的很好。每一个作者到这里投稿,或者是来领稿费,都要登记。我见过他们写的字,实话实说,字比你写的好的作者不多。”

“多谢你的鼓励,我还是要继续练习才行。我得上去投稿了。”

“去吧,去吧,祝你成功。”

“谢谢。”

宋达仁走上楼梯,很快就到了二楼。

正对楼梯的一间办公室门口挂着“《超古》杂志编辑部”的牌子,显然那里就是编辑部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宋达仁来到门口,向里面看了看,有一个中年男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

中年男人和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对门口,年轻姑娘背对门口。晏超然不在。

宋达仁敲了敲编辑部的门。中年男人和三十多岁的女人都看到了宋达仁,女人没说话,男人对他说:“来送外卖的?”又对年轻的姑娘说,“臧雪,你点外卖了?”

臧雪一边说:“没有啊。”一边转身看门口的宋达仁,“是谁点的外卖啊?”

宋达仁和臧雪四目相对。

面前的这个女孩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秀发披肩,是一个具有古典美的女孩。玮城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漂亮女孩哪里都能看到,但她却给宋达仁一种似曾相识之感,而他们的确是第一次相见。

宋达仁忽地想起了自己偶然获得的一幅人物画,画上画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和面前这个女孩几乎一模一样。自从得到那幅画之后,他就经常拿出来看,甚至想象女孩有一天会从画上走下来。

臧雪又问了一遍:“你是给谁送的外卖啊?”

宋达仁这才醒悟过来,对臧雪说:“我是一个外卖骑手,但是我这次来不是送外卖,是来投稿的。”

“你是来投稿的?”中年男人有些疑惑地问宋达仁。

宋达仁明白,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外卖骑手就是一群没文化、没素质的人,和写文章投稿风马牛不相及,中年男人的问题一点不奇怪。

臧雪并没有因为宋达仁外卖骑手的身份而瞧不起他,对他说:“你进来吧,你写的是什么稿子啊,我看看。”

宋达仁先对中年男人说:“我确实是来投稿的。”又对臧雪说,“是晏超然晏编辑让我来投稿的,他今天没来上班吗?”

“你就是晏超然说的那个外卖骑手啊!前几天他说被一个喜欢读书的外卖骑手给撞了,他这几天一直在等你来投稿呢。”臧雪说。

那一天,晏超然在编辑部上班。宋达仁到编辑部时,晏超然刚好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和编辑部办公室很近。臧雪说话时,晏超然从卫生间出来,一到楼道里,就看到了还站在编辑部门口的宋达仁。

晏超然对宋达仁说:“宋达仁,你来投稿吗?”

说话间,晏超然走到了编辑部办公室门口。宋达仁对晏超然说:“晏编辑,我写了一篇关于齐长城的文章,不知道写的好不好,今天来,让您给看一看。”

“到办公室里面坐坐吧。”晏超然说。

宋达仁跟着晏超然进了办公室。晏超然介绍宋达仁和自己的同事认识,他先指了指中年男人和三十多岁的女人,对宋达仁说:“这两位,一位是周方平编辑,一位是孙艳大姐。”又指了指臧雪,说,“这位美女是燕然一枝花臧雪,是美编。”

臧雪在晏超然肩膀上拍了一下,说:“晏超然,你天天就知道拿我说笑!”

晏超然先冲臧雪笑了笑,又对编辑部里面的其他人介绍宋达仁:“这位是宋达仁,一个非同寻常的外卖骑手。”

宋达仁正不知应该先和谁握手,臧雪先向他伸出手,说:“宋达仁,很高兴认识你。”

“很高兴认识你。”宋达仁和臧雪握了手,他没敢看臧雪的眼睛。

和臧雪握完手之后,宋达仁又和周方平、孙艳握手,互相问好。

晏超然搬了一把椅子,让宋达仁坐下,之后说:“宋达仁,我这几天一直在等你来投稿。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没有现成的稿子,只能抽空现写,就耽搁了几天。我没有电脑,不能打字,就用手写的。”宋达仁说着,把装有稿件的信封交给了晏超然。

晏超然打开信封,取出稿件。和门口的保安一样,他一看到宋达仁写的字就吃了一惊,说:“宋达仁,我还真没说错,你真是一个非常寻常的外卖骑手。先不说稿子,你的字就非同寻常,比我写的好多了。我天天用电脑,都快不会写字了。”

宋达仁的稿件一共有四页。晏超然给了臧雪、周方平、孙艳每个人一页,对他们说:“你们看看,宋达仁的字是不是很好?”

臧雪看了看宋达仁的字,说:“真没想到,一个外卖骑手字写的这么好。”

晏超然看了看臧雪说:“臧雪,你这句话说的不对,涉嫌歧视体力工作者。”

“我哪有啊?我就是随口一说。”臧雪对晏超然说。

“晏编辑,臧编辑没有歧视我的意思。”宋达仁对晏超然说。

“他们俩都是在说笑的,不必当真。不过,现在很少有作者来投手写的稿件了,你写的字确实是不错。”周方平对对宋达仁说。

周方平、臧雪、孙艳把手中的稿件又交还了晏超然。晏超然又对宋达仁说:“你把稿件放在这里就行了。我看完之后,再告诉你结果。对了,咱们互相留个电话,加一下微信吧。”

“好。”宋达仁说。

晏超然和宋达仁互相留了号码,加了微信。之后,宋达仁离开了编辑部,晏超然把他送到了一楼的门口,方才返回办公室。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