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原来是一个外卖小哥

发布:2022-06-22 19:15:53

幸好摩托车的速度并也不是迅速,晏超然和高士源都而已摔了一跤,并也没伤。虽然如此,二人但是十分恼火,特别是高士源,他被撞翻的时候,手机还在手里拿着,这一撞,手机就摔了回去。他在地上恼火地说:“这是谁啊,骑自行车怎么不看人呢!我们两个大活人,就没看尽管如此,二人还是非常气愤,尤其是高士源,他被撞倒的时候,手机还在手里拿着,这一撞,手机就摔了出去。他在地上气愤地说:“这是谁啊,骑车怎么不看人呢!我们两个大活人,就没看见吗?”。...

好在摩托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晏超然和高士源都只是摔了一跤,并没有受伤。

尽管如此,二人还是非常气愤,尤其是高士源,他被撞倒的时候,手机还在手里拿着,这一撞,手机就摔了出去。他在地上气愤地说:“这是谁啊,骑车怎么不看人呢!我们两个大活人,就没看见吗?”

说完,高士源抬起头去看撞他们的人,发现原来是一个外卖小哥,后者也摔倒在了地上。

外卖小哥从地上站起来,来到了晏超然和高士源的身边,说:“对不起,对不起,你们没事吧?”

高士源又看了看面前的外卖小哥,说:“玮城的外卖小哥是出了名的不遵守交通规则,逆行、抢红灯的事情你们都没少干,就不能慢点、看着点人吗?”

“真是非常抱歉,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必须赶时间。如果不赶时间,要是送迟了,客户给个差评,可就麻烦大了。你们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的话,我打120,让救护车来送你们去医院吧。”外卖小哥说。

晏超然本来是很气愤的,但没想到面前的外卖小哥是如此的彬彬有礼,倒像个读书人的样子,心里的火气就消减了很多。

他对外卖小哥说:“不用去医院,只是摔了一跤,没事。我知道,干你们这行不容易,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挣的是辛苦钱。”

说着,晏超然自己站了起来,又把高士源也拉了起来。高士源掸掸身上的尘土,也对外卖小哥说:“这次你得亏是遇到我们俩了,要是遇到不讲理的,非让你赔偿不可。那样,你的麻烦才真的大了呢!”说完去找手机。

“我真是遇到好人了,多谢多谢。是找手机是吗?在那儿呢。”外卖小哥走到路边捡起了手机,交给了高士源,又说,“你看看摔坏了没有,要是坏了,我给你赔一个新的。”

高士源打开手机,看了看,只是脏了一些,并没有摔坏,就对外卖小哥说:“没事,还能用。”

晏超然对外卖小哥说:“去看看你的摩托车和送的饭吧。我看那些饭都摔出来了,你只怕是要赔偿点餐的客户了。”

“都怪我自己不小心,这也是一个教训。”外卖小哥说。

外卖小哥去扶摩托车,晏超然和高士源也过去帮忙收拾掉在地上的饭菜和餐具。外卖小哥对他们说:“你们不用收拾,我自己弄就好了。我撞了你们,你们不怪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还帮我收拾,这太过意不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觉得你和别的外卖小哥不一样,像是一个,怎么说呢,像是一个上过大学的人,为什么会送外卖呢?”晏超然对外卖小哥说。

“我也觉得你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高士源也对说。

此时,外卖小哥已经把摩托车扶起放好。掉在地上的饭菜和餐具都已经很脏了,不能再吃,晏超然和高士源就把它们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三个人面对面站立,外卖小哥说:“我叫宋达仁,是一个普通的外卖骑手,并没有上过大学。我家里穷,初中毕业以后我就到玮城读中专,后来在工厂车间里干过几年,两年前那个工厂倒闭,我就转行送外卖了。”

“你没上过大学,我怎么感觉你有些书气呢?是图书的书,不是输赢的输。”晏超然对宋达仁说。

“是这样的,我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是我从小就喜欢收集文学和历史方面的书,对咱们玮城的历史也很感兴趣,有时间的时候就看一看这方面的书。而且,我也报名了自考,到年底应该就能拿到毕业证了。”宋达仁说。

“难怪我觉得你和别的外卖小哥不一样呢。”晏超然说。

宋达仁打开摩托车的储物格,拿出了一本清朝编写的《玮城县志》,又说:“这是我最近在一个书店里淘到的一本书,随身带着,没有餐要送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翻一翻。”

晏超然接过《玮城县志》,翻了几页,发现那是一本繁体字印刷、竖排版的书。之后,高士源也把书拿过去翻了几页。

晏超然对宋达仁说:“这本书,我们两个研究生毕业的人都不敢说能完全读懂,真没想到,你会随身带着读。”

高士源打断晏超然的话,说:“晏超然,这就是你说话不对了。研究生的水平未必就高,没上过大学的人水平不一定不高。”

“对对对,是我说话有问题。”晏超然说。

“你们两位都是研究生毕业的啊,都是专家啊!”宋达仁说。

“专家可不敢当,不过是在学校里多待了几年而已。宋达仁,说起文学和历史,我倒是有一个建议。我呢,是《超古》杂志的编辑。《超古》杂志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就是咱们玮城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杂志。

杂志刊登的主要就是玮城本地作者的文章,散文、论文、诗歌等等都有,主题也多和玮城的历史和文化有关。你既然这么喜欢文学和历史,可以给我们投投稿。”晏超然对宋达仁说。

宋达仁伸手和晏超然握手,说:“原来您是《超古》杂志的编辑啊,这本杂志我不仅听说过,还读过呢。”

“我们这本杂志是内部资料,不公开卖,而且印数不多,全部都是赠阅。你是从哪里读到杂志的?”晏超然说。

二人的手松开,宋达仁说:“我经常去图书馆借书,是在图书馆里看到的。我几乎每一期都看,主编和编辑的名字我也大致了解,您是哪位编辑?”

“原来是这样啊。我姓晏,叫晏超然。你要是给我们投稿的话,可以发电子邮件,也可以到编辑部投稿。如果到编辑部的话,直接找我就行。”晏超然说。

“原来是晏编辑啊,我看过您的名字。我没有电脑,不能发邮件,投稿的话只能去编辑部。”宋达仁说。

“欢迎来编辑部找我。”晏超然说。

“我很感谢您让我去投稿,可我只是一个送外卖的,只怕是水平不够吧。”宋达仁说。

“要相信自己,你能读原版的古书,我看好你。”晏超然说。

“我也看好你。”高士源也对宋达仁说。

“对了,您怎么称呼?”宋达仁对高士源说。

“我啊,怎么说呢,算是个老师吧。”高士源说。

“您在哪个学校当老师?玮城所有的学校,我都知道。”宋达仁说。

“是玮城现代职业学院。”高士源说。

“原来您是大学老师啊,失敬失敬。”宋达仁说。

宋达仁伸出手要和高士源握手。高士源握住宋达仁的手,说:“不要总是用您这个字,好像我和晏超然有多么高贵一样。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我这个大学老师,不过就是个虚名。”

此时,宋达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对高士源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