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入局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1:17:19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目光落在凤七引人遐想的雪白脖颈上,晏子风的脸颊也瞬间染上红晕。

屋里的空气中飘荡着一丝甜蜜、一丝暧昧、一丝迷惑,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在里面。

春桃端着酒菜进门时,便是看到了这么暧昧的氛围。

她不由抿嘴一笑,将酒菜放到桌上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顺便关上了房门。

关好门转过身时,春桃看到玉筝正不言不语地站在她的身后,顿时吓了一跳。

她抬手捂着被吓得怦怦乱跳的心,不由得抱怨道:

“玉筝姑娘,你怎么静悄悄站在这里?吓煞人了!”

玉筝眼中微光闪动,她神色莫辨地看了春桃片刻,才出声道:

“去告诉凤七,我在房中等她,有要事相告!”

玉筝说完,不等春桃答话,随即转身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春桃见此,不由得翻了个大白眼。

嘁!

今天是我家姑娘的好日子,我家姑娘正忙着呢,哪有空理你!

春桃本不欲理会玉筝,转而想到大厨房里还给凤七热着燕窝粥,心道不如等一会儿粥热了,她端来时顺便一起告与凤七知道。

再次转头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春桃旋即直接大步向大厨房走去。

屋内,

一闻到酒菜的香味,凤七的肚子就咕噜噜地叫唤了起来。

晏子风觉察到后微微一笑,温声对凤七道:

“可是饿了?莫要拘着,过来一起用膳吧!”

凤七轻轻点了点头,微红着脸来到桌前,抬手执起酒壶,为两人倒满了酒。

随后,她举起酒杯,剪水的眸子迎上晏子风清濯的眸底,“太子殿下,这第一杯酒我敬你,谢谢你今日能前来。”

凤七说完,秀颈微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晏子风见此,对着凤七举了举酒杯,也是一口饮尽了杯中酒。

凤七再次给晏子风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斟满,再次举杯道:

“这第二杯酒,我还要敬太子殿下,承蒙您的照拂,我凤七以后不必再违心接客了。”

凤七说着,再次将杯中酒饮尽。

晏子风瞧出凤七眼中的欢快解脱来,也未多加劝阻,只不动声色的又陪饮了一杯。

酒逢知己千杯少,等春桃再次推门进屋时,凤七和晏子风都饮了不少的酒。

两人的双颊泛着酒精刺激后浮现出的红光,眼神也迷离起来。

等晏子风起身去了后面净房,春桃凑到凤七耳畔轻声问道:

“姑娘,你怎么喝成了这副模样儿?”

凤七脸颊红扑扑的样子越发娇美,“无妨,今日我心里高兴,甚是高兴。”

春桃无奈的看她一眼,忽而想起了刚才玉筝的话,忙对凤七说道:

“方才玉筝姑娘来过,还说让您去她房中寻她,她有要事相告……”

“玉筝?”

凤七秀眉微蹙,“她能有何要事?”

春桃回道:“今晚对于姑娘来说顶顶重要,任她有天大的事也该等到明日,姑娘莫要理会于她就是了。”

凤七嘻嘻笑着喝起了燕窝粥,春桃也不知她有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眼见时候不早了,便从房中退了出来。

***

凤七摇摇晃晃的来到玉筝的房间时,发现房间里未点烛火,屋里十分昏暗。

幸亏走廊有灯,不然真是漆黑一片。

她转身正想要离开,才看见玉筝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前,倒是吓了她一跳,“都这么晚了,为何还不点灯?”

瞧见玉筝转过头来盯着她看,却并不答话,凤七皱起眉头,“不知你急着唤我来,到底有何要事?”

玉筝看了凤七半晌才开口,声音却像是哭过般沙哑,“你这是饮酒了?”

看来她的确吃多了酒,不然也不会被人一眼就瞧了出来。

凤七自嘲的笑了笑,而后扬唇,“是饮了不少,所以你有什么话还是赶紧说的好,如若无事,我就回去了。”

玉筝闻言眸光闪动,轻声问道:

“太,我是说,那位公子也吃了酒么?”

玉筝是在问太子晏子风吗?

难道她也识得太子殿下?

凤七没跟上她的思路,嘴比脑子快地回道,“对啊,怎么了?”

“无事,甚好!”

玉筝说着,抬起头,“如此甚好!”

凤七听得一头雾水,她正要问个明白,忽觉后颈一痛,眼前一黑,下一刻便失去意识,“咚”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门前,晴儿揉着因用力过度而酸痛的手腕,低声问道:“姑娘,接下来怎么办?”

玉筝示意晴儿将房门关紧,又和晴儿一起将凤七搬上床,放下层层幔帐遮掩。

随后她转头对晴儿交代道:“将她身上的外衣扒了。”

说着,她自己坐到铜镜前,拿起脂粉细细妆扮起来。

“扒、扒衣裳?”

晴儿隐隐猜到了玉筝要做什么。

她心中忐忑难安,想要出声劝阻,可瞟了眼玉筝的神色,她最终也没敢多言,只哆哆嗦嗦的伸手,将凤七的外衫褪了下来。

玉筝知道晴儿心里慌乱,其实她也是犹豫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拿定了主意。

自古富贵险中求,机会险中取。

她今日就大着胆子,来一招偷龙转凤。

只要她代替凤七和太子共度良宵,好好服侍太子殿下。

太子或许会将她收入东宫,到时她不仅可以摆脱这泥潭,还能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况且她早就倾心于太子。

虽然过往已物是人非,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会不甘心,不甘心至此与他成陌路人。

她如此作为,也不过是为了成全自己那颗卑微地倾慕着他的心罢了。

玉筝装扮好后,让晴儿帮她依照凤七的模样梳了发髻,又换上了凤七的衣裳,便在夜色的掩护下,抬脚向着凤七的房间走去。

……

晏子风从净房出来后,见房间里熄了灯。

他不由得挑起眉,露出诧异的神情。

房间里有些昏暗,片刻后,晏子风才适应了屋中光线。

目光环视了一圈,待看到床上那蜷缩着的纤细身影,他不禁摇头失笑。

这丫头!

一定是吃多了酒睡着了。

犹豫了一下,晏子风抬脚走到床边。

温情看了眼床上那始终背对着他的身影,他伸长手臂将锦被扯了过来,小心给床上的人儿盖好。

他正犹豫要不要放下幔帐,却见床上的人儿动了动,将身上盖的锦被猛地往上拉,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头脸。

原来在装睡。

这是害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二章 入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