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苦短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1:17:18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楼下大堂里,众人身后的老鸨见竟然有人喊出了如此高价,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立马笑得花枝乱颤上前说道:

“哎呦,魏小公子真是出手大方,我们凤七姑娘可真是个有福气的!春宵苦短,莫要辜负……”

“慢着!”

清风楼的老鸨正要收了银子,送魏小公子去凤七的房间,却忽听一道沉稳的男声打断了她的话。

“我出两千两!”

娘啊,两千两!

这无疑是天价啊!

到底是哪家府上的败家子啊?

众人不由得纷纷伸出手,托住险些惊掉的下巴,齐齐转头循声看过去。

只见门口处,一位年轻公子正缓步走进门来。

这年轻公子一身贵气,那一双眼睛更是像天上的星辰般神秘且深邃。

瞧着进门来的熟悉身影,帷帐后的凤七热泪盈眶。

他,没有让她失望。

他,最终还是来了。

见有人敢拆他的台,魏小公子瞪着眼,斗牛般猛地站起身来。

可待看清了男子的脸,他立马缩了缩脖子,又鹌鹑似的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他还道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当众跟他抢女人。

不想竟然会是太子晏子风!

没想到堂堂的太子殿下,也有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不惜一掷千金,不,是一掷两千金的时候。

他即使再心有不甘,也不会蠢的去和太子作对。

看到本来情绪激动,火气很大的魏小公子顿时蔫儿了气势,玉筝不解地顺着魏小公子的视线看过去。

这一看,她顿时惊得直接站起了身。

是他!

当朝太子晏子风!

她情窦初开时的梦中人!

玉筝激动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她本是官家贵女,很早便与太子相识,只是后来她家中遭遇巨变,父母兄弟皆获罪,她也沦落风尘。

她原本以为,她和他今生不会再相逢,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里再次看到他。

只是他贵为太子,为何会来如此肮脏之地?

想到刚才太子晏子风喊出的高价,玉筝不由得脸色一变,怨毒的视线再次看向了帷帐后。

难道他是专门为了凤七而来?

眼见银钱又翻了一倍,清风楼的老鸨喜得见牙不见眼,立马媚笑着迎上前,“哎呦,爷,您快里头请呀!”

年轻公子走到大堂正中,薄唇微启,声音磁性清冷,“我出两千两,凤七姑娘是不是就不用接客了?”

不让接客?

那眼前这公子的意思,就是要将凤七包下来喽?

这两千两可是天价,别说包人,就是赎身也是成的。

老鸨忙点头哈腰,一甩手中香帕娇笑道:

“哎呀,这位爷,您放心,以后除了您之外,我这里是绝不会再让凤七姑娘接客的。”

凤七虽然不能再接客,可是声名在那里摆着,照样可以跳个舞唱唱曲儿,继续为他们清风楼赚银子。

晏子风听后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当即从怀里掏出两千两银票递给了清风楼的老鸨。

老鸨忙不迭地接过银票,舔着手指细细数了一遍,一张脸立刻笑得像是绽放的菊花。

她小心翼翼地揣进了怀里,对晏子风笑得花枝乱颤,

“爷能看上凤七姑娘,真是凤七姑娘的福气!我这就命人带您去凤七的房间,让凤七姑娘回房好好伺候您。”

老鸨说着,扬声唤道:“春桃,春桃呀!快下来将这位公子领到凤七姑娘的房间去。”

晏子风抬头,见帷帐后已经不见了那道纤细的身影,知道凤七是回房等候了。

他未再多说,依言跟随跑下楼来的春桃向楼上走去。

眼瞅着晏子风上了楼,去和花魁凤七共度良宵了,大堂里的其他恩客顿时没了兴致。

不少人心中默默想到:

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败家公子真是不地道!

不仅拍下了花魁凤七的初夜,更是直接将凤七姑娘包了下来,让他们白白惦记了这么久。

清风楼的老鸨觉察到大堂里突然沉寂了下来,立马哈哈大笑道:

“哎呦,今日真是多谢各位爷了,凤七姑娘虽然只有一个,不过我们清风楼最不缺的就是好颜色的姑娘。”

“今晚,我让所有的姑娘们都下来招待各位爷,保证让在座的诸位尽兴而归!”

老鸨的一席话,让大堂里的气氛再度高涨起来,鼓掌声、口哨声、尖叫声响成了一片。

不少恩客直接去找自己相熟的姑娘,没有相熟姑娘的,也会随手拉一个姑娘相陪着喝花酒风流快活。

魏小公子左右看了看,直接拉住了站起身要走的玉筝,“别走啊,凤七是没影儿了,今晚你陪爷!”

玉筝心中有了惦记的人,此刻全部的心神都在太子晏子风身上了,哪里还有什么闲心同魏小公子虚与委蛇?

她抽出被魏小公子握在掌中的手腕,脸上的表情也淡了不少,

“魏公子,实在抱歉,我这身子突然不舒坦,万一过了病气给你就不好了,还是让其他姐妹来陪你吧!”

魏小公子看出了玉筝的冷谈,正要发火,转而想起太子晏子风就在楼上。

如若搅了太子的好事,他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此,魏小公子压下心中火气,只狠狠刮了玉筝一眼,

“今日便算了,若再敢有下回,小心爷不饶你!”

魏小公子说完,不再看玉筝一眼,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玉筝面色铁青的站在原地,愤恨地瞪着魏小公子的背影。

如果她还是管家小姐,谁敢如此折辱她?

……

凤七等在挂着大红罗帐,桌上点燃着龙凤烛的房间中,心跳如擂鼓。

太子竟然真的来了!

太子不仅拍下了她的初夜,还包下了她,她以后再也无需伺候别的男人了。

想到这里,凤七抬手捂住脸颊,入手的温度滚烫到仿若高烧。

幸福真是来的猝不及防啊!

晏子风进门时,看到的就是将脸深深埋在手掌中的凤七。

他不由疾走上前,焦急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莫要哭了!”

“啊?”

凤七抬起头,怔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晏子风是误会了。

她忙摆摆手,解释道:“我并未哭,是太高兴了。”

话一出口,凤七才后知后觉出自己这话也太不含蓄了。

她眼角带着一丝丝醉人的羞涩,当即垂下眼帘,有些不好意思再看晏子风。

只是,她低下头的一瞬间,正好错过了晏子风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一章 苦短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