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赴宴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1:17:17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见黎夜澜兄妹答应了下来,萧天陌勾唇一笑,淡然却清冷地环视了一周。

双方惨烈的厮杀已然过去,追杀黎夜澜兄妹两人的匪徒已经全军覆灭。

萧天陌留下人打扫战场,便带着其余人和黎夜澜兄妹一起返回京郊。

等坐进马车上了药,黎夜澜不出片刻功夫,就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他身受重伤,本就已经疲累至极,之前不过是靠着意志强撑罢了。

见兄长睡了,黎夜玉掏出帕子,为黎夜澜擦去他方才上药时,疼得额上和鼻尖渗出的细细汗珠。

随后她掀开车帘,感激地看了外面骑在马上的萧天陌一眼。

萧公子言,他也只是恰巧路过此地,听到喊杀声,过来查看才正好救了他们。

可今天这事对萧公子来说,也许乃是小事一桩,但对他们兄妹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情。

如若不是萧公子及时赶到相救,凭她一己之力根本就无法将受伤的兄长安全带走。

她已经失去了父亲和母亲,兄长是她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亲人。

如果连兄长都遭遇不测,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勇敢的活下去。

所以对于此,她很是感激。

她已暗暗打定主意,不管兄长有何打算,她以后定要护卫在萧公子身边,来报答萧公子的大恩。

……

等萧天陌和黎夜澜兄妹回到庄子上后,十月立刻告诉了他沈芙蓉去贤王府救人的事。

萧天陌听后脸色大变,“救人?贤王府是什么地方?哪里可以随意窥探?她怎可如此莽撞行事!”

这还是他重生后,第一次方寸大乱,“不行,我这便去贤王府将她带回来!”

贤王狠毒阴险,沈芙蓉只身前往简直太危险了。

这个小丫头总有本事让他跳脚!

见萧天陌面色凝重,一旁的黎夜玉猜到这个“沈姑娘”是个很重要的存在,便主动请缨道:

“萧公子,我学过些拳脚功夫,不如跟萧公子一起去吧!”

萧天陌知道黎夜玉身手不凡,思虑了一番,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安顿好因重伤仍旧在昏睡的黎夜澜,萧天陌便带着黎夜玉急匆匆出了门。

***

皇宫大殿中的一处精美宫殿内,晏凤珠正在修剪花枝。

她如今已经不再是镇国侯府的小婢女汀兰了,而是尊贵的皇室大公主晏凤珠。

以后汀兰这个名字便会销声匿迹,再不会有人敢提起。

只是在皇宫中时日久了,晏凤珠反而有点怀念曾经在镇国侯府的日子。

并开始想念那里的人和事,尤其思念大公子萧天陌。

她离开侯府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大公子过得好不好?

她来皇宫之前,侯夫人张氏还曾提起过,想让她给大公子当通房丫鬟。

现在她进了宫,不知张氏有没有找别的女子顶替她。

晏凤珠想得出神,手中的剪刀举起却忘了落下。

女官惜月走到殿中,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哎呦,我的好公主,快将这剪刀放下来,要是伤着了可如何是好?”

惜月一边说着,一边疾步上前接过了晏凤珠手中的剪刀。

晏凤珠见惜月来了,朝她微微一笑,“无妨,我有分寸,不会伤到自己的。”

听晏凤珠如此说,惜月稍微放下心来。

她打量了一下晏凤珠修剪的花枝,笑道:

“皇后娘娘真是疼公主,如今有什么好的都先紧着公主用,连花房开得最好的金茶花,也都送来了您这里。”

晏凤珠闻言也看向了面前光彩夺目的金茶花,不由得暖暖一笑。

母后宠她疼她,对她关怀备至,她心下感动又有些受宠若惊。

母后说她是可怜的孩子,从小便被遗失在外。

可她却觉得她很幸运,不仅遇到了英武的大公子,还翻身一变成了公主,尽享这荣华富贵。

“皇姐,还是你这里清净自在。”

晏凤珠正想着,一道沉稳的男声传来,她转身看过去,见是太子晏子风走了进来。

晏子风扫了两眼晏凤珠修剪的花枝,故作长叹:

“诶!母后还真是偏心,这金茶花我向她求了几次,她都不允我搬走,转头却让人都送来了你这里。”

说着,他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桌旁,惜月见了忙命小宫女去端茶倒水。

晏凤珠莞尔一笑,上前坐到晏子风对面,眼中充满了揶揄:

“这是哪阵风把我们太子殿下吹来了?你不是被宣进御书房随父皇在理事么?跑到我这儿来做什么?”

晏子风笑回道:“那帮大臣们吵来吵去,表面上是为了大局,其实还不是暗暗为自己考虑,姑且让他们折腾去吧!我到你这儿躲会清净。”

晏凤珠点点头,看着晏子风眼里染上了一丝笑意。

她很喜欢这个弟弟。

从她进宫的第一天起,晏子风就处处维护他,甚至帮她收拾了不少的烂摊子。

如果没有晏子风,她想她不会这样快适应宫里的生活。

两人正一边闲适的喝着茶水,一边天南海北地聊着,惜月忽然进来禀报——余重楼来了。

余重楼是余皇后母家承恩公府的小公子,也就是晏子风和晏凤珠的舅表兄弟,晏凤珠也已见过他几次。

见到疾步进门的余重楼,太子晏子风笑起来:

“咦,平时寻都寻不到你的人影,今日怎么肯进宫来了?”

余重楼却没有和他一起开玩笑的心情,焦急道:

“表兄,我是来找你救人的!我已找你多时,听闻你出了御书房,我便立刻赶来寻你……”

余重楼不敢耽搁,立刻将凤七被贤王的人带走的事情对晏子风讲了一遍。

听了余重楼的话,晏子风心里咯噔一下,清风楼的新花魁凤七,不就是他那日晚上见到的那个姑娘吗?

她竟然落入了贤王的手中?

晏子风知道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要去救她”。

刚巧就在不久之前,他收到了贤王府的请帖,邀请他去赴宴。

他本不欲前去,如今看来,却是非去不可了。

见晏子风眉头微皱,并未接话,余重楼苦口婆心道:

“我知你又不是活菩萨,管不了太多糟心事,可那凤七乃是沈先生的义妹,沈先生又是我的至交好友,你不看僧面看佛面……”

余重楼话未说完,却惊愕的发现晏子风起身便走。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一章 赴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