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人皮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1:17:14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接着,她们又在库房找了两个尖尖的动物牙齿,贴在了面具嘴上。

面具成型后,十月当时就被吓了一大跳,嘴里一直喊:“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最后,十月更是哆嗦着手,拒绝再和沈芙蓉一起做后面的工序。

沈芙蓉担心真把她吓坏了,昨晚便没有再做。

今天和萧天陌一同回来,沈芙蓉便叫上萧天陌和她一起,在面具上画恐怖恶心的图案。

萧天陌乍然一见,也被吓得不轻。

后来见沈芙蓉兴致高,好似很在意的样子,便点头同意了。

半个时辰后,被画得越加五色奇诡的面具,让沈芙蓉扣在了脸上。

戴上面具后,沈芙蓉在铜镜前照了照,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还挺传神的。”

十月在一旁叫道:“这面具戴在脸上好似真的,可吓煞人了!”

萧天陌暗暗猜想莫不是这面具有什么古怪,便只静观其变,并未吭声。

沈芙蓉转身看向他们,清了清嗓子,摆起了说书人的架势。

她阴森着语气开口:

“话说,北城角有一个老妇人,她专门摆地摊卖人皮面具。

有那么一天,一个贵妇人路过此地,看中了一块容颜倾国倾城的美人面具。

听老妇人讲,这块面具是一个绝色舞姬的面皮所制,戴上它能让所有男人对她倾心。

贵夫人便掏钱买下了它。

她不求所有男人的倾心,只求自己的花心夫君能对她真心相待。

皇天不负有心人。

贵夫人戴上人皮面具后,她的夫君果然跟换了个人般,对她宠爱有加,百依百顺。

贵夫人多年心愿得偿所愿,心中无比欢喜。

可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她脸上的人皮面具再也摘不下来了。

她对此也并未放在心上,只道以后就当自己是另一个人便是。

可就在一天夜里,她在铜镜前梳妆,却看到铜镜中出现了诡异的景象:

一个绝美的女子伤心欲绝,哭得满脸的泪痕,眉心一颗红痣却红得耀眼。

突然,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女子额前的红痣上狠狠地划开了一道伤口,顿时血如泉涌。

可铜镜中的女子却不觉得疼般,竟然直直地看着贵夫人裂开嘴笑。

贵夫人吓坏了,忽的站起了身,却发觉有东西“滴答、滴答”的落下来,滴落到地上。

她慌乱摸上自己的脸,这才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脸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血,就像先前铜镜中的女子一样……”

十月第一次听沈芙蓉说书,还是这样恐怖的鬼故事,登时吓得脸都白了。

她不等沈芙蓉将故事讲完,便一下子跳了起来,惊慌地逃窜出了门。

“十月,别走啊,我还没讲完呢?”

沈芙蓉见此,不由起了逗弄她的心思,当即便追出了门。

……

侯夫人张氏和张秀娴一路匆匆来到了庄子上。

守门的门房见是镇国侯府当家夫人张氏的马车,当即便放了行。

从马车上下来后,张氏和张秀娴直接来到了庄子主院。

就在离正堂还有几步远时,她们两人看到许庄头的小女儿十月掀帘跑了出来。

张氏刚要唤人,却见十月抬手捂住耳朵,一扭身儿往一侧跑去,压根儿就没往她们这边看。

张氏沉下脸,正要高声训斥,却瞧见又有一人掀帘走了出来。

她刚想开口,却在这时看清了这人的模样。

只见这人满脸狰狞,青面獠牙,嘴角还向下不断滴着殷红的血珠,说不出的恐怖诡异。

这哪里是人?

分明是地狱之中爬出来索命的恶鬼!

张氏登时惊恐的惨叫一声,只觉眼前一黑,便直挺挺地晕倒在了地上。

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的张秀娴,也是吓得冷汗连连、两股战战,差一点直接魂飞魄散。

掀帘出来的沈芙蓉也被惊到了。

她本以为门外是十月,没想到却是两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女人。

眼见其中一个岁数大些的直接晕倒,另一个虽然还没晕,却脸色惨白,全无血色,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沈芙蓉连忙摘下脸上的面具,向暂时还没倒下的张秀娴抱歉道:

“你没事吧?你们不要怕,这是假的。”

她说着,又关切地看向倒在地上的张氏,“这位夫人怎么样?可是需要就医?”

不会吧不会吧,这位夫人不会真被她吓死了吧?

见阴森鬼脸变成了娇美人脸,张秀娴呆呆地看着沈芙蓉,说不出话来。

听到门外有动静,萧天陌也掀帘走了出来,随后一眼便看到了站着的张秀娴,以及倒在地上的嫡母张氏。

他不由皱了皱眉:“你们怎么来了?”

回头见萧天陌出来了,沈芙蓉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赶紧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听沈芙蓉说张氏误以为她是鬼,而后被吓晕了,萧天陌不由满头黑线。

张氏今年还真是命犯太岁,先是被他吓晕倒了一次,这回又被沈芙蓉吓晕了。

不过说起来,还是张氏她自己不安分,如若她能一直待在内院不出门,也不会出今天的事。

张氏历来对他居心不良,这次来庄子上不知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张秀娴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就惊疑不定。

不过看到萧天陌后,她还是很快的窜了起来,几步跑到萧天陌身边,伸手欲要挽住他的胳膊:

“萧大哥,原来你在这里,方才可吓坏秀娴了!”

萧天陌避开张秀娴伸过来的手,语气淡然地问道:

“不知你和母亲来此,所为何事?”

张秀娴看了站在门口处,亭亭玉立的沈芙蓉一眼,伸出了一根颤抖的手指指向了她,向萧天陌不答反问道:

“她是何人?可是你养在庄子上的那个农家女?”

养在庄子上?

沈芙蓉听得秀眉微蹙。

这场面与节奏好熟悉啊!

此情此景,怎么感觉像现代的原配到酒店来抓小三?

萧天陌听得眉头大皱,“住口!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听了张秀娴的质问,他已然明白,原来张氏和张秀娴之所以来庄子上,是冲着沈芙蓉来的。

萧天陌的心瞬间揪紧,眼神中也隐现了愤怒之色。

这少女始终是个变数,在他还未弄清楚她的今生和前世到底为何不同之前,绝不允许有人打她的主意。

张秀娴听出了萧天陌话语里的冷意,她顿时红了眼眶,哽咽道:

“萧大哥,你竟然为了她如此对我?”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八章 人皮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