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说书

穿越之农女风华

2022-01-15 11:17:08

小主已陌路

资讯 | 连载

这里虽然没有现代的各种调料,饭菜味道也偏淡,可食材原汁原味、新鲜无比,自有一股别样的美味。

聚仙楼坐落在京城最喧闹的地段,此时又正值人来熙往的午时,故热闹非常。

沈芙蓉正对着桌上碟子里,看着就很诱人的点心探究,忽听外间大堂传来了“嘭”的一声重响。

而原本人声鼎沸的四周也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沈芙蓉顺着十月挑起的帘缝,好奇得向外张望,发现原来是说书先生开始说书了。

只见大堂中间摆着一个高台,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书生,正手中握着醒木拍在案上。

随后他清了清嗓子,声音洪亮地开始说起了故事。

这说书先生讲的是一个江湖剑客的传说逸事。

他说得唾沫横飞,眉飞色舞。

周围的茶客也听的兴高采烈,津津有味。

沈芙蓉看着有趣,嘴角不由若隐若现的露出一丝笑容来。

这时,正好有小二过来给她们添新茶,沈芙蓉便向小二问道:“小二哥儿,你们这位说书先生平时都爱说些什么故事?”

小二笑吟吟道:“说书先生的故事多是一些真假参半的江湖野史,有时还会说些京城里的时兴事儿。”

沈芙蓉点了点头,“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位先生也算见多识广、腹有墨海了。”

听了沈芙蓉的话,小二赞同道:

“虽说在大堂说书也无非是招揽客人,给客人添个乐子,可我们这位说书先生的确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有才之人,只是被家中妻室拖累,不得不屈就在此罢了。”

一旁的十月闻言,瞪大眼睛问道:“难不成这说书先生身上,有什么不平常的故事?”

沈芙蓉心下也有些好奇,“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小二笑回道:“无甚不可,这本也不是什么十分隐秘的事情。

两位姑娘有所不知,我们这位先生出生时恰逢家道中落,自识字开始,他就打算未来要走仕途这条路,好来改变家中的清贫窘迫。

他原本一直是寒窗苦读,奔仕途走的,也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

只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他结识了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温柔大方,先生与妻子乃是知音般的相配,二人感情甚是好,从未红过脸、吵过架。

只是先生的这位妻子自幼体弱,久病在身,一年到头来有大半日子都病卧床榻。

先生为了给妻子治病,只得放弃考功名的举业,设法四处做活维持生计。

因他有些学识,故我们掌柜的雇佣了他来此说书。”

十月听的泪目,“夫妻伉俪情深,真是感人!”

沈芙蓉也很动容,她知道古人对考取功名非常看重。

她听过太多丈夫考取功名、出人头地后,抛弃妻子的故事,这种为了和妻子共白头,放弃考功名的男人还是很让人刮目相看的。

“只是可惜先生就要走了。”

说到此处,年轻的小二长叹一口气,极为惋惜的模样。

沈芙蓉和十月不由同时出声问道:“为何?”

沈芙蓉想得更多些,“难道他的妻子?”

小二点了点头,验证了沈芙蓉的猜测。

“无奈红颜多薄命,先生的妻子在前些日子过世了,据我们掌柜的说,先生又要继续去举业考取功名了。”

沈芙蓉表示理解,考科举,登恩科,走花路是无数寒窗苦读者的终生追求。

说书先生的妻子也已离世,不管他是因了无牵挂也好,还是化悲愤为力量也好,说不定真的能在科举上一举成名。

小二接着道:“我们酒楼一些贵客愿意上这儿来,除了这里酒菜出众之外,便是冲着这说书先生来的,如今先生要走,一时又寻不到合适替代他的人,可愁坏了我们掌柜的。”

沈芙蓉听了,心思一动,“不知你们这里对说书人都有什么要求?”

她初来乍到,对这朝代属于人生地不熟,虽然已找了个暂时的安身之地,但是她既然不想进那镇国侯府,还是要趁早脱身的好。

如果她能来这里说书,不仅能改变这被动的现状,还能攒些钱财以备不时之需。

听了沈芙蓉的问话,小二回道:“具体有何要求小的也不甚清楚,这还要我家掌柜的说了算。”

沈芙蓉颔首,表示知道了。

见沈芙蓉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小二便自觉的退了下去。

外面高台上的说书人刚刚结束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如今又讲起了另一段传奇。

又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沈芙蓉便带着十月离开了聚仙楼。

因为心中存了念头,这次沈芙蓉并未带着十月乱逛。

而是有计划的先后去了成衣铺子和脂粉店,买了一套男装和一些暗色的脂粉。

随后沈芙蓉借口遣了十月去买东西,她自己趁机找地儿换上了男装,并调了那些暗色的脂粉往脸上涂。

待弄得差不多像个公子哥儿了,她直接转身又回了聚仙楼。

这次沈芙蓉没有去雅间,而是直接让小二带她去见聚仙楼的掌柜。

聚仙楼的掌柜是一个白胖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人称钱掌柜。

见到沈芙蓉后,钱掌柜抬头打量了她一番,待确定是真的不认识,便恭敬笑道:

“这位公子,不知找在下有何事?”

沈芙蓉开门见山道:“听闻贵地要招说书先生?”

钱掌柜听言,再次上下打量了沈芙蓉两眼,“公子可是会说书?”

沈芙蓉肯定的点了点头。

说书,她当然会。

在现代时,她最喜欢读的就是各种杂书小说之类。

不管是恐怖灵异故事、神话传奇,还是各种奇闻异事,她都能信手拈来。

钱掌柜见此,笑的温和无害,而那双小眼睛里却是装满了精明:

“公子有所不知,本店是京城中最大的酒楼,迎来送往的大多是一些达官贵人,因此对于说书先生的要求自是甚高的。

公子既然有意来应招,不如现在便给我们露两手吧!我们也好向公子讨教一番!”

沈芙蓉勾唇而笑,笑意轻松,“这有何难?掌柜的听着便是……

在山野中,有一条修炼的小白蛇。有一日,小白蛇被捕蛇之人所捕获,险遭杀身之祸,幸而被一位小童所救……

之后她历经了一千多年的修炼,终于蜕尽蛇身,得以化做人形……后来,她来到杭州西湖的断桥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八章 说书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