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飞花令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2021-11-02 13:08:06

二谦

资讯 | 连载

众贵女入座品茶,坐在主位上的甄三姑娘眉眼淡淡的四下打了一眼,目光在夏汀身上,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笑意颇浓的开口说道:“既然是品茶,那便是雅事一桩,不如咱们来个以茶为主旨的飞花令助兴如何?”

贵公子们聚会,有行酒令,也会有飞花令,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饮酒嘛,品茶的时候,同样可以吟诗助兴,提高聚会的高雅程度。

甄三姑娘此时这样的提议,并不显突兀。

饶是如此,丁语蓉还是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心下百转千回。

甄三姑娘当然不是贸然就提出来要行飞花令,她也是听闻,夏家六娘身娇体弱,久病在床,听说读的书并不多。

飞花令考验的是一个人的诗书储备能力,甄三姑娘觉得,想要让夏汀难堪,想让她下不来台,就从诗词开始。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

只要一想到,对方占着孙公子未婚妻的名头,甄三姑娘就止不住的气恼。

孙公子光风霁月,优雅高洁,怎么能配夏汀这么一个病秧子呢?

她哪里配了?

就算她出身英武侯府那又怎么样呢?

英武侯是她大伯,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父亲不过一介行商,便是封了皇商,也不见得有多体面。

永顺伯府门庭尊贵,孙公子贵气优雅,夏汀她根本不配!

甄三姑娘觉得自己拿这门婚事没办法,但是她可以不动声色的难为夏汀。

她不是何秋妍那样的蠢货,把自己置于明面上,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甄三姑娘觉得自己城府更深,手段更高明,可以利用今天的这一场游乐会,狠狠的打击一番夏汀,让对方清楚的明白过来,依着她的身份,根本不配进入贵女们的聚会里!

甄三姑娘眉眼微闪,心思暗动,面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发起人都提议了,其它人自然是要给面子,已经跟甄三姑娘交好的几位贵女,更是最先反应过来,出声应和。

“这个主意当真好啊。”

“有茶,有诗,还有玩乐,当不枉今天来这一趟。”

……

其它人也是各种尬吹。

夏汀微垂着眸,并没有饮茶,神色柔和,眉眼平静,看不出来生气,或是胆怯。

甄三姑娘悄悄的瞄了夏汀一眼,觉得夏汀如今不过就是强撑,等到真的轮到她,念不出诗来了,可就丢人了。

如今坐在这里的贵女,谁还不会三两句诗了?

当然,就算是有些掉链子丢脸的,甄三姑娘也不在意,她今天一个是要让自己在滋州贵女圈里立住了,一个是结交两三个好友,划一个以自己为首的小圈子。

只要这两项事情进展的顺利了,其它的什么人是不是成为了铺路石,甄三姑娘根本不在意。

有贵女出声赞同,其它人自然不好反对。

毕竟组织者都出声了,她们若是反对,岂不是在打对方的脸。

此时,有些读书并不多的贵女,不免心中胆怯,对于甄三姑娘又气又怨,却又碍于身份的原因,既不能说出来,也不能表现出来。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就从我开始吧。”甄三姑娘目光在场转了一圈,没看到夏汀慌乱或是心虚的神色,不由有些失望,不过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唇角含笑,柔声开口。

甄三姑娘眉眼淡淡的看了一眼场中布局,再次开口之前,将目光放到了丁语蓉的身上:“丁大姑娘,既是行令,自是有起有始,我听闻丁府子弟,皆是在书香诗堆里长大的,想来小小的飞花令,对于丁家各位姐妹,都不是难事儿,要不咱们从何家姑娘那边开始轮?”

甄三姑娘有意将夏汀排在后面,因为排在前面的,把耳熟能详的诗先念了,轮到后面的时候,压力就会大起来。

一旦储备不够,那么就会尴尬卡壳。

如今场中位置,从何秋妍那边转过来,正好到丁家众姐妹这里是一个圈。

甄三姑娘虽然别有用心,但是话说的好听,让人没办法拒绝。

丁语蓉虽然忧心夏汀,但是这个时候,她若是拒绝,说不好甄三姑娘之后还有什么话在那里等着呢。

而且拒绝了,会显得她们丁府姑娘十分心虚,害怕排到后面,念不出诗来似的。

心下转了两圈,丁语蓉眼角的余光悄悄的瞄了一眼夏汀,发现小表妹淡定的坐在那里,眉眼还含着浅浅的笑意。

见夏汀如此,丁语蓉刚提起的心,稍稍安稳了几分,看向甄三姑娘的目光,礼貌疏离,又带着莫名的深意:“甄三姑娘都这样说了,我若是不应承,岂不是在众人面前,失了我丁府的风度,就依着甄三姑娘所言,由何家姑娘开始吧。”

丁语蓉不动声色的软刀子捅了回来,让甄三姑娘面色稍稍变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柔和的笑意,再次开口说道:“既是行令,那总得有一个奖励惩罚什么的,我这边新得了一对琉璃茶盏,奖励给一会儿飞花令胜出者,至于未胜出者……”

甄三姑娘话说到这里,不动声色的瞥了夏汀一眼,笑意未变的接着说道:“一会儿咱们投壶,让她蒙着眼睛投一轮可好?”

“不错,这个惩罚有意思。”

“我也觉得是,蒙着眼睛投,一定很精彩。”

……

甄三姑娘的话刚说完,马上就有被她划进圈的贵女应和着。

规矩定下来之后,甄三姑娘这才略微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或吟诗一章,或饮茶一瓯。”

甄三姑娘之后,是从何秋妍那一圈轮过去的。

其实从甄三姑娘提议开始,全场最紧张的就是何秋妍,从前她在乡下跟着祖母一起生活,祖母只在意家中男子的学业,那真是恨不得天天盯着,生怕落了一点。

但是对于家中女子,祖母一直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姑娘家学那么多没用,与其学那些个酸诗文字的,还不如多学学心计手段,以后去了夫家,才能做好当家主母,才能压得住府中奴仆。

何秋妍读书不多,只是她还想借着今天的游乐会,打个翻身仗呢,自然不可能出声反对。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74章 飞花令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