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您是对姑娘过敏吗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2021-11-02 13:08:05

二谦

资讯 | 连载

寿王爷回到房中,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长禄取个盆过来,他要吐!!!

看着王爷吐的脸都发白了,长禄心疼的头上都冒汗了。

但是,他和长福不同,长福心灵手巧嘴还甜,长禄就属于那种闷头干实事的,明明想说安慰的话,但是一个字也蹦不出来,就很急!

最后憋了半天,长禄也只蹦出来一句:“爷您是对姑娘过敏了?”

“呕……”一听长禄这话,寿王爷又控制不住的吐了一大口,但是其实已经吐不出来什么,都是胃里的酸水。

他临出门前,就喝了一碗粥,如今消化了大半,刚才还吐了大半,胃里怎么可能还有东西吐呢?

长禄又是递水,又是取帕子,忙活了半天之后,寿王爷这才好了些,但是……

脸上又开始起红点了。

“爷,您起疹子了,奴去叫于太医吧。”长禄原本是准备叫个随从进来,去叫于太医的。

但是却被寿王爷摆摆手拒绝了:“之前开的药膏还有,一会儿给本王涂点。”

一句话说完,寿王爷似乎心头不爽,又跟了一句:“本王哪里对姑娘过敏,往常又不是没见过姑娘,宫里的舞姬穿的比大公鸡还清凉,本王不是也没事儿?本王就是……”

见不得大公鸡和今天的小白鸡这种姑娘。

一听寿王爷提到大公鸡,长禄在心里默默的同情了一把李家姑娘,就因为披了一件红纱,然后就成了主子嘴里的大公鸡,想想也是可怜。

不过再一想,因为对方,自家爷又是吐,又是起疹子,相比之下,还是自家主子更可怜一些。

周梨大半夜被长福安排去刷恭桶,暗八在一边监工。

周梨哭天抢地,也没让长福心软放过她,甚至对方在吩咐完之后,直接就冷漠的转身走了。

看着长福离开的背影,再一看身边冷漠无情,浑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同时透露着“我不好惹”气息的暗八,周梨控制不住的放声大哭。

可惜,暗八表示,我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暗卫,你指望我同情你,可怜你?

不好意思,我身上还背着债呢,回京之后还要去领罚,自身难保,不敢保别人,也不想保。

夏汀是第二天上午,练了大半天的投壶之后,这才听向雪提起这件事情。

夏四爷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想着周梨那作派不太好,怕影响到自家宝贝女儿,所以他根本没有多提。

向雪知道了之后说起来,夏四爷也没拦着。

夏汀听过之后,诧异的瞪大眼睛,好半天之后,这才轻喃一声:“二舅母估计要难受了。”

再不济那也是人家的侄女,只是周梨自己作死,非要招惹到寿王爷头上,这下子可是谁也救不了她,只能等寿王爷自己消气。

“你二舅母夹在中间,是挺为难的,只是到底还是要有个决断的,放心,万事还有你外祖母呢。”夏四爷并不会多插手丁府的事情,自己府上的事情,他都不多管,哪里来的心思和精力管别人?

他只想管好自己和女儿,就够了。

夏汀上午练投壶,下午制作膏药,对于周梨的事情,感叹一声之后,便不再多关心了。

对方自己作死,惹的还是寿王爷,夏汀可帮不上什么忙,而且也不想帮忙。

这小姑娘心眼子不好,夏汀不喜欢她,更不想帮她。

如夏汀所预料的那样,丁二夫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又急又恼还带着心疼,只是对方是寿王爷,他们又惹不起。

丁二夫人想让丁二爷上门求情,只是还没等到丁二爷回来,就被老太太叫到院中了。

“你是想着让二郎给那小姑娘求情?”老太太看着丁二夫人哭红的眼眶,轻声问了一句。

丁二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周梨理亏,真让丁二爷上门,免不了要被寿王爷责难一番,可是周梨是自己侄女,年纪还小不知事,真作贱她,自己脸上无光不说,她也是心疼啊。

所以,此时老太太问,丁二夫人抹了抹眼泪,柔声说道:“母亲,梨儿到底是我侄女,又是在咱们府上客居,真过分作贱了她,回头我也……”

听了丁二夫人的话,老太太也不气恼,只是示意李嬷嬷把两本书递到她面前。

看着眼前这两本书,丁二夫人还有些茫然,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着老太太,声音极轻的问道:“母亲,这是……”

“周家那小丫头让惟哥儿捎给恺哥儿的书。”老太太点头示意了丁二夫人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书是好书,可惜内里啊,你自己翻翻看吧。”

丁二夫人疑惑的翻开了上面的那本书,前面都是正常的,但是翻着翻着,就发现里面夹着精心修剪过,特别漂亮的笺子。

当然,笺子不是重点,重点还是上面写的簪花小楷。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看着这张笺子,丁二夫人面色变了变,手指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丁二夫人接着往后翻,没几页又看到一张同样的笺子,只是上面写的诗又变了。

再往后,又翻到两张,整本书里夹了四张,每一张上面都写着缠绵悱恻的情诗。

一本书看完之后,丁二夫人终是冷了脸,然后唇角颤抖的咬着牙,翻开了第二本。

下面的那本书,内里也差不多,夹着四张笺子,上面写着各种少女情怀的诗句。

不需要老太太多说什么,丁二夫人已经认出来了,这是周梨的字迹。

就因为认出来了,丁二夫人只觉得心头发冷,眼中含恨!

丁二夫人只有丁恺这一个儿子,她对于这个儿子的学业,还有前程、婚姻都十分在意。

自己娘家力弱,帮不了她儿子什么,对于两家结亲的事情,早前嫂子有意试探,她已经拒了。

万万没想到,她都拒了,对方还怀着这样的心思靠近她的儿子!

这叫丁二夫人如何不生气?

自己的儿子如今还未及冠,虽然十分懂事,也很自律。

但是年轻男女的心动,往往来的猝不及防,万一周梨真撩动了儿子的心,再影响了对方的学业,丁二夫人觉得自己吃了周梨的心思都有,哪里还能由着她嫁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70章 您是对姑娘过敏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