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甄府帖子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2021-11-02 13:08:03

二谦

资讯 | 连载

三姐妹说说笑笑去了药室那边。

迟姑姑和覃嬷嬷嫌膏药味儿太大了,平时根本不让夏汀往房间带,所以此时想要涂药就得去药室。

好在夏四爷没过来的话,院中全是女眷,就算是露出手臂涂药也没什么。

“这黑乎乎的,真能行?”一看这膏药还挺黑的,丁青蓉还有些不怎么放心的问了一句。

虽然言语之间多有迟疑,但是解衣服的手却是半点犹豫也没有。

“三姑娘放心,我们家姑娘这膏药可好用了,奴婢从前条件不好,大冬天的还去河边洗过衣服,所以手指冻伤,每到冬日,就算是冻疮不发作,这手指手腕也痒的难受,骨头还疼,但是涂了姑娘的膏药之后,半点也不痒了,骨头也不疼,感觉皮肤都嫩滑了。”向雪身为最大的受益者,这个时候献身说法,恨不得直接帮着丁青蓉涂药。

不过人家自己带了婢女过来,向雪也不好插手。

“真的啊?”听向雪这样说,丁青蓉有些不怎么敢相信的小声问了一句,虽然是怀疑的,但是神情之间已经不再紧张,眼珠子一直往膏药上面瞄。

丁语蓉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掩着唇笑。

“自然,奴婢怎么敢骗三姑娘呢。”向雪是真的觉得这个膏药好用,虽然夏汀说,这膏药还不够完美,等到膏药完美了,还可以根治她这个冬日冻疮的问题。

饶是如此,她已经很满足了。

手不再痒,骨头不再疼,对于她来说,就已经很好很好了。

丁青蓉的贴身婢女亲自上手,拿着工具刮板给她涂了药,又用软布先包了一层,再固定一层皮子,以免膏药脱落,或是软布脱落,膏药再渗到衣服上,不好洗是次要的,如果渗出衣服外,那就不太好看了。

不得不说,丁青蓉这三脚猫功夫,确实不太靠谱,手上臂被她抡了大约夏汀手腕那么粗的一道紫痕,因为内里有淤血,所以紫痕的面积还在扩大。

紫痕还挺长的,夏汀目测了一下,得有自己两个手掌那么长。

也难怪,早上只是跟丁语蓉轻轻碰了一下,就疼得呲牙裂嘴的。

换成夏汀这样,她怕是要直接躺在床上不起来了。

不动就不疼,这是夏汀常年生病的经验总结。

给丁青蓉涂了药,又调侃了她一会儿之后,丁语蓉这才说起了两姐妹一大早就过来的目的。

“甄府递了帖子过来,邀请咱们过去消寒解闷,对方的帖子里说,准备了双陆,叶子戏还有投壶类的游戏,多种多样。”丁语蓉开口说起了新的聚会地点和组织者。

说完之后,发现夏汀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丁语蓉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最近连院门都没出,父亲和姑父多半也不会跟她说这些事情。

心下明了,丁语蓉面容越发的缓和,声音也含着浅笑:“听听还不知道吧,从前的李同知被调派出去,咱们这边新来了一个甄同知,这次的帖子,就是甄府的姑娘递过来的。”

听到李同知被调派,夏汀心下了然。

这是得罪了寿王爷,最后被处置了呗,说是调派,指不定被贬到哪个犄角旮旯,可能连末流小官都排不上吧。

“原是如此。”听了丁语蓉的解释,夏汀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夏汀是不怀疑996的,对方实力太强,很多手段也太神鬼莫测,如今听了丁语蓉的解释,也就明白,新发布的打卡任务,并没有问题,人家只是信息刷新的很及时罢了。

对方递了帖子,自己还有任务,夏汀肯定是要去的。

虽然说上次在何府,大家相处的并不愉快,不过夏汀也没必要一朝被蛇咬,之后就斩断所有的贵女社交嘛。

丁语蓉和丁青蓉又陪着夏汀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离开了。

年关将至,府中事宜多了起来,丁语蓉身为长姐,又已经定下了婚事,如今自然是要辅助丁大夫人,处理府中事宜,还有人情往来的。

不仅仅只是辅助母亲,还需要跟着学习,怎么样处理这些,以后嫁人为妇之后,处理起来,才不会觉得棘手。

丁青蓉则是因为……

太疼了,她想回去躺一躺。

只是一想到,眼看着到了月底,书院要休一天假,哥哥们要回来了,而她的书还没抄完,自己伤的还是右臂,丁青蓉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送走了两姐妹之后,夏四爷这才姗姗来迟。

从番邦那边新来的那一批货,前两天到了,夏四爷取了一部分出来给夏汀,又给丁大夫人那边送了一些。

余下的,有些是需要铺到附近几城,还有一些,需要一路持续北上,送到京城去的。

那里面还有他给府里准备的年礼呢,夏四爷最近两天都在忙这些事情。

今天一早就出门忙,所以回来的晚了些。

夏四爷过来的时候,因为看到了丁语蓉小姐妹,所以随意问了一句。

夏汀笑着把丁青蓉的事情说了一下,虽然是小姑娘的糗事,但是夏四爷不是多嘴的人,平时也不会调侃姐妹们,所以夏汀也愿意和父亲分享这些生活趣事儿。

听了夏汀的话,夏四爷没忍住笑了笑,只是笑着笑着,却是慢慢的收敛着笑意,唇角都不自觉的跟着向下压。

“爹爹怎么了?”夏汀对于这种情绪感知还挺敏感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忙抬起头问了一句。

夏汀原本还想跟父亲分享一下,自己今天就可以开始制作真正的万能膏药,得到996承认的那种!

结果她这边还没说呢,父亲那边似乎就不太高兴的样子。

夏汀并不觉得是自己惹到父亲了,毕竟她再皮、再闹,父亲最多就是虎起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着脸,眸底的光深且锐利。

夏汀总觉得,父亲那样的目光,看着像是要吃人。

“吓着你了?”夏四爷也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瞬间冷了脸,可能会吓到他的宝贝女儿,反应过来之后,忙摸了摸夏汀的头,放缓了声音问道。

夏汀困惑的摇了摇头,眉眼透着疑惑和茫然,似乎并不明白父亲突然间变脸是因为什么。

“刚刚听听说起了三娘的婚事,倒是让爹爹想起了你的婚事。”夏四爷瞬间变脸不可能是没有原因的。

而这个原因,就是夏汀的婚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60章 甄府帖子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