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要不,套麻袋吧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2021-11-02 13:07:57

二谦

资讯 | 连载

看着父亲恨不得将何秋妍吃掉的模样,夏汀只觉得暖心无比,笑了笑说道:“我也觉得,何小姐欺负人的样子惯于熟练,指不定从前做过多少呢。”

夏汀对于对方的情况并不了解,更多的还是猜测。

对于自己并没有让丁大夫人帮忙找回场子的事情,也及时跟夏四爷解释了一番:“大舅母倒是想着帮我找回场子,想让何家道歉,只是我想着,二舅舅到底还要与何知府共事,而且对方品阶还压了二舅舅一头,虽然碍于大舅舅,不好明面上找麻烦,但是万一私底下穿小鞋,难为二舅舅怎么办?”

说到这里,夏汀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舅舅们疼我是情分,我也不好太不懂事,给他们添麻烦。”

夏汀这些年因为身体不好,已经给两府添了不少的麻烦,虽然说两府也确实收了父亲的好处,但是情与钱之间也不是这么算的。

所以,一般情况下,夏汀都不愿意麻烦两边的亲人,特别是涉及到了官场这种事情,夏汀更是谨慎处之。

“爹爹不是外人,为了我的听听,爹爹可以什么都不怕,大不了找人给那位何什么套个麻袋打一顿。”听了夏汀的话,夏四爷只觉得心酸。

他原本是想女儿活得无忧一些,奈何女儿随了她母亲,天生一副玲珑心,看的太明白,想的太通透,活的太清醒,每每他知道了,只觉得无比的心疼。

“套麻袋怕是不成,那位何小姐被孟向山他们写话本骂了,听说已经有些日子不出门了,如今滋州底下几县闹了灾,这位娇贵的何小姐估计更不可能出门了。”听说父亲要给何秋妍套麻袋,夏汀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回了夏四爷一句。

夏四爷一听麻袋短时间内套不成了,神情透着几分遗憾,笑了笑说道:“算她逃过一劫,给她记在账上,回头再套,小孟他们写话本子了?”

“嗯,向雪跟他们说了,孟向山和魏九尘就联手写了本子,还挺有意思的。”夏汀还顺便把话本里几句很有意思的话挑了出来,说给夏四爷听。

孟向山和魏九尘他们用词风趣,讽刺的意味也浓,夏四爷听罢,倒是冲淡了几分心间的阴郁。

考虑到夏汀的身体如今还没养好,父女俩又说了一会儿话,夏四爷便示意夏汀收拾收拾着休息去吧。

“身体不好就要多养养,不能因为有了这个就任性为之。”虽然说有了打卡续命系统,但是夏四爷还是不放心的。

“嗯,爹爹也回去早些休息。”夏汀倒是舍不得跟父亲分开。

只是自己年岁渐长,到底不是小孩子,不好一直跟父亲粘在一起。

夏四爷来丁府有自己的专属客房,跟夏汀告别之后,带着仆从就往那边走。

夏汀这边也简单的洗洗睡了。

明天如果天气不错,他们还要出门去完成打卡任务,顺便施粥,当然得养足精神了。

第二天,天气阴沉,但是并没有下雨。

夏汀早早起来开始收拾。

宝绿和宝青一早上手里的活就没断过,梳洗,打扮,换衣,又特意找了兔毛的围领,还有手炉,生怕夏汀外出一趟,回来再病倒了。

往年这都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入冬之后,夏汀极少有机会出府。

今年身体好转,又有夏四爷带着,她们不好劝,只能做好万全的准备。

覃嬷嬷和迟姑姑两个人,一向分工明确,如果不出意外,迟姑姑主外,覃嬷嬷主内。

这会儿夏汀还没出门呢,覃嬷嬷已经示意人把姜丝切好,等到夏汀离开,就把姜汤煮上,等到人回来了,正好能喝上热乎乎的一口。

虽然说一碗姜汤可能不顶什么事儿,但是多少能驱一驱寒气。

夏汀被包裹的像头熊一样出了院门,夏四爷一早就已经收拾好,在院外等了。

对方因为常年跑外,所以身体素质特别好,滋州的天如今还没冷到需要各种袭衣大氅的时候,所以夏四爷只系了一件轻薄的披风,连围领都没有。

等到夏汀走过去,父女俩站在一起,会让人觉得,这两个人似乎是在两个季节里。

夏汀是寒冬,夏四爷大概是初秋吧。

饶是如此,夏四爷依旧觉得夏汀穿的少了。

“怎么只带了一个手炉?该多带一些的,披风也不够厚实……”夏四爷挑挑捡捡不算是特别满意。

最后还是夏汀拉着他的手臂,撒娇的表示,自己都快闷得喘不过气来了,对方这才作罢,没让夏汀回去重新换了再来。

真换了再来,夏汀觉得自己可能就不是裹成一头熊,而是……

两头!

父女俩出门之前,特意去老太太院中走了一圈。

滋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两个儿子全都在忙,老太太睡的也不安心,所以早早就起来了。

听说夏四爷要带着夏汀出门,老太太还不怎么高兴的板着脸说道:“你就胡闹,这么冷的天,怎么能带听听出门呢?还是去城外,那城外如今多危险啊,我听老大家的说,不少灾民已经涌到城门外了,这若是遇上个心眼坏的,伤了听听怎么办?”

老太太的忧心,夏四爷当然懂,但是相比之下,还是续命更为重要。

而且有他在,怕什么呢?

这些年行商,他也是懂些拳脚,他身边带着仆从车夫,也都是脚拳厉害,一个可以打三、四个的那种。

只是这种话,说出来,估计只会让老太太生气。

所以,夏四爷只是讨好的笑了笑:“母亲说的是,只是听听心地柔善,听说城外有灾民吃不上饭,说什么也要去施粥,我这也是不放心,跟着过去。”

说到这里,夏四爷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行善积德是好事儿,能给听听攒福报。孩子好心,又是好事儿,我也不能拘着她,母亲放心,我定会护着听听周全的。”

听说夏汀是准备去施粥的,老太太一时哑口,想劝着不让去,派个代表就行了,但是又怕如此糊弄,再被老天爷责难,最后嘴巴动了动,到底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冷着脸看着夏四爷道:“听听身子弱,能不动就别动,坐在马车上,让手底下的人做就行,她露过面就好。”

“嗯,我听母亲的。”夏四爷表现的乖巧听话。

老太太咬了咬牙,最后冲着他挥了挥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4章 要不,套麻袋吧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