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父女交心2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

2021-11-02 13:07:57

二谦

资讯 | 连载

这些利益放弃也不是不行,这些年他攒的财富已经足够多了。

不管是支撑着英武侯府,丁府甚至还要被皇家吸些过去,也都足够了,停下来没什么不好。

只是……

掩下了自己心底最后的那一点酸涩,夏四爷声音认真的开口:“听听,以后爹爹不出去了,就陪在你身边。”

从前他就与天争,争爱妻的命,争爱女的命。

爱妻的命,他争失败了。

爱女的命,他并不想再败了!

所以,从此以后,他又要开始新的争取与奋斗了。

夏汀倒是没想到,父亲会这样说。

父亲能陪在身边,对于夏汀来说,当然是极好的事情。

母亲已经不在了,父亲也不陪在身边,哪怕夏汀受尽两府宠爱,但是总感觉中间还差了些什么。

只是夏汀心里的愉悦刚升起,却又考虑到另外一个问题。

这些年父亲一直在外跑,不仅仅只是为了赚钱,也不仅仅只是为了给自己寻医问药,还有另外一点……

那就是,让自己忙起来,不再去想母亲。

不是父亲狠心,而是因为父亲十分愧疚,母亲当初离开的时候,父亲还在番邦,回来的时候,母亲头七都过了……

未能见到最后一面,是父亲这辈子心里永远的痛。

所以,他不喜欢停下来,因为停下来,人就喜欢胡思乱想,就会忍不住的去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留下来呢?为什么没有及时回来呢?

夏汀不想看着父亲因为闲下来,而变得颓废又黯淡。

父亲是夏汀眼里最亮的星星,夏汀希望父亲可以一直在星空里闪耀。

打卡虽然有的时候是难了些,但是其实也还好,夏汀这些年也不是一点本事也没长,自己应对起来也完全没有问题。

想到这些,夏汀笑着拉着父亲的手,一边晃着对方的手臂,一边撒娇着说道:“其实打卡不难的,就是有的时候,出门困难了些,不过以后身体好了,我应该可以自由出门,爹爹不必为我忧心。”

说到这里,夏汀的声音一软再软,柔和的像是清风拂面,软云过境一般:“爹爹愿意留在身边陪我,我自然是欢喜不已。可是我亦知道,爹爹是翱翔九天的鹰,最不喜世俗困扰。所以,爹爹有的时候也可以为自己考虑一下,为自己活一次,像是老神医说的那样,我也希望爹爹可以自由如风,来去由己。”

一句话说得夏四爷鼻子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在自己女儿面前,夏四爷也不觉得丢人,想抬袖子抹一把脸,却被夏汀一手拉住了:“爹爹衣服上都是尘土,擦到眼睛里多难受啊。”

夏汀一边说,一边抬起帕子,细细的帮着父亲擦着眼泪。

越是近距离的靠近父亲,夏汀越能感觉到,岁月对于父亲的残忍。

那一道道沧桑的刻痕,此时在夏汀眼里,格外的清晰,也格外的刺眼,夏汀下意识的去擦了几次,发现怎么样也擦不平之后,眼睛也跟着红了:“这些年,听听让父亲操了太多心,对不起。”

“好好的哭什么,你这孩子,你是爹的女儿,爹为你做再多都是应该的,不仅心甘情愿,而且乐在其中。”一看夏汀也跟着哭了,夏四爷忙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想拿手去给孩子擦擦,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手又糙又脏,最后只能无措的拉过夏汀的帕子,帮着女儿擦了擦眼。

父女俩对着哭了一会儿,夏四爷这才轻声问了问夏汀最近有没有受委屈。

就算是夏汀不想说,但是夏四爷之后肯定还会去问迟姑姑和覃嬷嬷,与其等着到时候引得父亲不满和忧心,还不如夏汀一早就自己交待了呢。

来到滋州之后,日子其实过得挺平静,虽然偶尔的也会参加贵女们的小宴,但是大部分人都知道夏汀的身份,所以摩擦什么的并没有。

也只有前些日子,何知府千金办的赏菊宴上闹的那点不愉快。

夏汀擦干了眼泪,声音柔软的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夏汀倒是并不觉得有多委屈,毕竟她也没惯着何秋妍毛病,该是当场找回来的场子,自己半点也没丢。

如果不是后来身体不争气,何秋妍后发难的那句话,夏汀也得想办法给对方怼回去。

夏汀的脾气可以很好,也可以很不好,但看对方是不是懂得尊重,懂得礼仪。

听着夏汀讲述当时的情况,夏四爷的眉头一紧再紧。

夏四爷年少的时候,就十分叛逆,不喜束缚,满门权贵里出了他这么个一身反骨的公子,可把当时的老侯爷气得够呛。

奈何,打也打了,关也关了,但是再怎么管束,也关不住一颗向往自由,放浪不羁的少年心。

最后老侯爷也认了,懒得多管,由着夏四爷去了。

老侯爷有四个儿子,其它三个都很优秀,唯独这个幺子,让他操碎了心,结果还是没管好。

最后大概是想明白了,与其将心思放到这么个浪荡子身上,还不如去管好另外三个儿子,至少他们听话,自己管起来还有些成就感。

夏四爷年少就喜欢往外跑,这一跑就是大半辈子。

他也知道,商人身份低,容易被人瞧不起,往常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如今听着夏汀说,那些贵女瞧不起她的出身,夏四爷心里难受极了。

只是他已经走到这一步,再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

既然回不了头,那么就得在这条路上走到极致,就需要努力的改变商人的身份地位。

只是让皇上破例允许商户子也可以参加科举,还远远不够!

之前还因为夏汀打卡系统,想要养老退休的心,这一瞬间,统统消失不见。

夏四爷觉得,他还可以再战二十年!

他要努力改变商人的地位,让别人再不敢轻视他,最重要的还是,不能轻视他的女儿!

想到这些,夏四爷咬了咬牙,带着几分安抚的拍了拍夏汀的肩膀,轻声说道:“听听不必忧心,这个场子,爹爹帮着你找回来了,我听着何小姐的这个作派,估计从前没少做这样的事情,回头我去查查看,最好别让我查到她还有别的底子!”

提到这个何小姐,夏四爷就恨得咬牙切齿。

夏汀甚至怀疑,如果何秋妍站在父亲面前,大概率会被父亲手撕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3章 父女交心2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