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青梅如豆

顾盼生欢

2021-11-01 20:58:49

禾早

资讯 | 完本

云姨娘去后不久,就有香茜带着两名粗使丫鬟进来收拾沐浴用的东西,但是收拾完后,香茜没有退出去的意思,仍然侍立在旁。

顾熙然扫她一眼:“你不去睡?”

香茜回道:“云姨娘让婢子睡在纱厨锦隔外头的榻上,省得夜里二爷和二奶奶要茶要水时喊不着人。”

“不用了,你去吧,记得把门带上。”顾熙然说着,望向舒欢:“扶我进去。”

他还使唤上瘾了!

舒欢气苦,但还惦记着他方才那个眼色,心里好奇,只得搀扶着他到里间的床上躺下。不过看见他身体如此羸弱,没人搀扶的话连路都走不太稳,倒是放心不少,不用担心他图谋不轨了。

片刻后外头一声门响,想必是香茜出去了,这屋里除了他们两人外再无旁人,舒欢就急着问道:“你要同我说什么?”

顾熙然此刻倦意已深,躺在床上连眼都懒得睁了,只道:“我能有什么话要同你说?”

“哎!”舒欢有上当受骗的感觉:“那你方才使的那个眼色是什么意思?”

顾熙然好笑的睁开眼:“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留下。”

我勒个去!

舒欢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顾熙然也不拦,只淡淡道:“东厢的门我让人锁上了,你这会要回去,还得把人折腾起来替你开锁。闹了一晚,你还没够么?留两个时辰让人睡觉吧!”

扰了人,她心里是有点过意不去,但锁门不让她回房,此人想干什么!

舒欢回过身来,瞪着他道:“你太过份了吧!”

顾熙然懒懒一笑,反问道:“过份吗?”

舒欢被问得哑然无语,的确,她因自己是穿越来的,并非原主,觉得不与陌生人同床共枕是天经地义,但顾熙然要求明媒正娶进门的妻子同床共枕,好像也是天经地义,就算外人看来,不占理的也是她。

她只好采取迂回战术:“那个,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你这个样子,嫣娘会很伤心的吧?”

顾熙然饶有兴味的望着她,半晌,撂出一句:“咸吃萝卜淡操心,你知道些什么?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这是说她多管闲事?!

舒欢微张了口,想要反驳,最后想想,算了,两人自小生长的环境不同,观念自然也截然不同,再说下去也是白费唇舌。

她只垂眼立在那里,用沉默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抗拒。

顾熙然看着她,烛光下,那张清瘦的脸庞带着点柔和而朦胧的光晕。

眉眼微垂,唇犹豆蔻,湿发稍乱的散落肩头。

仿佛嫩枝梢头,如豆青梅。

稚涩。

他微微一笑,困倦的合上了眼,缓缓道:“想站就继续站着吧,我先睡了,要是你一会想通了,上床时记得吹灯,别再闹一场火灾出来。”

大概真是倦极了,他话一说完,就觉得意识有点朦胧,已经进入了半睡眠的状态。

舒欢看他呼吸逐渐匀净平稳下来,不像是作伪的样子,倒有些窘起来。

难道真是她想法太不纯洁,过于自恋?但若只是单纯的各睡各的觉,她睡哪里不是睡,为何他要费这么多周折,留她睡在这里?

不知道是谁说的,女人心,海底针,其实男人也一样,让人猜不着又摸不透。

她转眼看看看身周,觉得睡椅子太不舒服了,睡到纱厨锦隔外头的榻上吧,她又害怕,因为这里是正房,原主洞房花烛夜的地方,上吊自尽的现场。现在她的灵魂依附到了这具身体上,那原主的灵魂,是像她一样穿越了时光,还是去了阴曹地府?如果哪都没去,还飘荡在这里的话……

舒欢心里微微一颤,不敢再想下去,慌慌的跑到窗前抱了那只铜熏香炉,就吹了灯,往顾熙然的床上爬。

她投降认栽!

反正已经占了夫妻之名,只要他没别的心思,她也能坦荡荡的与他同睡一张床。

床很大,铜熏香炉摆在中间,两人各据半边。

想想,仍然有点不放心,她伸手推推顾熙然。

顾熙然睡得迷迷糊糊,语声呢喃:“干什么……”

“你不要越界。”

“唔。”

丑话说在前头,她再推:“越界我会用香炉砸你。”

“唔。”

想到自己睡相不是太好,她有点担忧,继续推:“万一我不小心越界了,你别……”

这简直让人没法睡了!

她话没说完,顾熙然的脸就贴了过去,凑得离她极近,危险的眯起了眼,吐字如气道:“你再罗嗦半句,我就扒了你的衣裳,堵了你的嘴!”

……

声音低得几不可闻,但字字清晰。

说不清是威胁多点还是暧昧多点,黑暗中听来,有一种微妙的诱惑力。

舒欢脸上莫名的一烫,及至反应过来,刚要伸手将他的脸一把推开,他就已经退回了自己枕上,用一种像是哄孩子的温和语气喃喃道:“别吵,乖乖睡觉!”

……

舒欢无语的背转过身子,面朝墙睡。

此时灯已熄了许久,眼睛能适应黑暗了,还有灯笼的微光透过窗纸映射进来,将她的身形轮廓清晰的勾勒在了墙上。

她伸出手指慢慢描摩,刚才忘了借着沐浴的机会,要面镜子来照看自己目前的容貌,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了,不需要太美,但是拜托,千万也别太丑……

胡乱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来分散与陌生异性同床共枕的尴尬,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辗转一夜,没想竟然很快就入眠了,而且酣然无梦。

倒霉的是,次日仍然是被人喊醒的。

巧云站在外间,隔着帘子急喊道:“二爷,二奶奶,快起来罢!紫苏姐姐刚传了话来,老太君和太太正往这边来呢!”

顾家BOSS来查岗了?

前一刻还睡眼惺忪的舒欢,下一刻就清醒的坐了起来。

顾熙然也睁了眼,不知他是昨夜迷糊困倦中没当真留意到,还是想起了什么,此刻望向搁在床中间的那只铜熏香炉时,目光诡异。

回想昨晚经历,舒欢大为赧然,顾不上说些什么来自我解嘲,连忙抱着熏香炉翻身下床,将之搁回原处。

顾熙然微微一笑,这才懒懒道:“进来吧。”

巧云和慧云就端着盥洗用的东西依次入内,擦牙洗脸换衣裳的好一阵乱,等到舒欢被按坐到妆台前,她的目光就立刻落在了那面雕花铜镜上不会动了。

慧云浑然未觉,正拿着拿着梳子理顺她的头发,口里问道:“二奶奶想梳个什么样的头?”

“随便。”舒欢漫不经心的应着,手已经伸过去揭起了铜镜。

只一照,她就愣住了。

铜镜里映出的容颜,分明就是她十四五岁时的模样,只是少了圆润,添了清瘦。

原主同她……

不但名姓相同,竟连容貌也一样!

她觉得喉头有点干涩,手足有点发凉,想法有点离奇——

原主,该不会是她的前世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章 青梅如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