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告一段落

姑娘今生不行善

2022-11-24 20:18:04

春梦关情

资讯 | 连载

姜氏眼皮突突的跳:“你也有份儿?”

她闻言自是倒吸口凉气的。

赵禹是嫡长子,如今这年纪上虽然连王爵都还没有正经册封,但那都是早晚的事。

等他议了亲,定下名分,册了王,何时册立太子,端看官家心情罢了。

赵禹从小是完完全全按照明君的模板来教养的,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他心里面可太有数了。

似今日此类事,他会干?

他会干才有鬼!

姜氏冷下脸来:“你不要来糊弄我。”

赵禹只能低低叹气:“是二郎。”

这可不能怪他出卖弟弟。

本来这种事儿他就不会插手,更不可能把臣子们吓的肝胆俱裂样儿,提着孩子打的血肉模样来赔罪。

“二郎咽不下这口气,但是阿莞说胡可贞既然跪了,说好揭过不提,就是揭过不提,不能言而无信。”

赵禹莫名咬重最后四个字,心里骂了两句,面上不显罢了:“二郎来同我说,后来我去查了查,至于胡明德今天这般行事,是因我在吏部考评政绩的册子上划去了他和胡可贞的名字。想来他也有些门道,从吏部官员口中得到消息,心中惊惧,怕此事没完,所以把胡可贞打的没个人形,抬到郡王府来跟您和皇叔赔罪的。”

姜氏错愕,震惊不已。

但赵禹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就不能再追究了。

插手吏部事情,在官员考评政绩的名册上临时动手脚,这就没有一样像他赵禹会做的。

那是何人手笔,心照不宣就算了。

难道挂在嘴上去说?

赵禹要替弟弟担下来,免得生出口舌是非,她做人长辈,自然成全。

姜氏面色微沉,但已不似他们进门时那样难看。

只能说赵行会找帮手。

要是他来,她还能骂两句。

放赵禹过来说情,她只能算了。

到最后也不过轻描淡写一句下不为例,此事就到此为止,在她这儿,算是不了了之。

赵禹甚至能听见身后赵然长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心里又在骂人。

他是什么劳碌操心的命?

一个两个不让人省心,他天天是专门为了给他们收拾烂摊子的?

虽然这样想,但还是笑着叫皇婶。

姜氏眼皮继续跳:“你还有什么事?”

赵禹看了姜莞一眼:“我想着二郎如今也闲着也是闲着,我问过他,他还是不想到朝中供职,横竖也就这几个月,且再由得他自在去。

今日我带他们到练武场比试对阵,阿莞一时技痒,也下场与我对了几套拳法,我瞧着她根底都还在,只是近来疏于练习,倒可惜了从小的功底。

与其成天无所事事,在外头吃喝玩乐混日子,不如捡起来,叫二郎每日早早出宫,到郡王府来指点她一二,皇婶觉得如何?”

姜氏啧了声:“你跟着去练武场,谁叫你下场比试的?有没有受伤?”

姜莞笑呵呵地说没有,怎么敢把真实情况告诉她。

姜氏半信半疑的看她,赵禹还不是只能替她打圆场:“既是与我对阵,我下手有分寸,怎会伤了阿莞,皇婶放心。”

他看姜氏迟疑,可答应了小丫头,便得卖卖力气,索性自作主张把裴清沅一并拉下水:“裴大娘子瞧着身子弱些,不如也一起练练拳脚,强身健体,于身体有益。小姑娘家,总弱不禁风,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没什么好的。

你们河东裴氏公侯一门,冠裳不绝,名声显赫,与那些只知把女孩儿养的娇滴滴柔弱不堪的门户自然不同。”

裴清沅无语的看向他。

她对此道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好吗?

姜氏更生狐疑:“阿沅,你也想练?”

这……

总不能说不想,把台子给拆了吧?

她只能僵硬的点头:“但我不像珠珠这样有基础,大概就是三天新鲜劲儿,说不得二殿下觉得我蠢笨,指点两天,都懒得教我了。”

赵然立马把话接过来:“那不妨事,你要是真想学,我可以慢慢教你。二兄指点阿莞,你跟着我学也是一样的。”

姜氏看看儿子那副德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于是松了口:“那成吧,只是此事需到官家圣人面前回了话,别叫官家和圣人不知内情,还当他成天没个正行,一早起来只往宫外跑。”

赵禹说知道,扫了姜莞一眼,见事情都办妥当,才与姜氏告辞一番。

本来是赵然要送他出门的,姜氏突然把儿子给叫住了。

赵然身形一僵,低声叫大兄。

赵禹真不想搭理他,但还是缓下脚步,回头看姜氏:“皇婶还有事儿跟阿然说?”

姜氏脸色就又难看了:“我说了那事揭过,难道吃了他?你不是还有差事吗?”

她是真有些恼了。

赵禹一时讪讪,又端一礼赔了个罪,由着姜莞送了他出门去。

·

一路无话,临到府门口那会儿,姜莞把脚步放慢下来。

赵禹听得出她脚步快慢,也知道她想问什么,于是先开了口:“事情不是我干的,二郎瞒着父皇和我就处置了,胡明德今年本能升正四品上,胡可贞身上也有个八品的闲散官位,他到吏部走了一趟,全给抹掉了。”

姜莞震惊到无以复加,又不免担忧:“那官家会不会……”

“不会。”赵禹打断她的担心,“做都做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刚才在皇婶面前揽到我自己身上,是不想再节外生枝。

阿莞,这件事情是真的到此为止了。如今胡可贞受了教训,胡家经此一事后,在父皇那儿也算彻底露了脸,往后仕途无望,这也就算是到头了。

具体的你要还有什么想问,明日见了二郎,自己问他吧,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越大越不让人省心。”

姜莞知道。

她全都知道。

她怔怔看了赵禹许久,纯粹是没法跟他说而已。

谁让她的二哥哥,那样会隐藏心意。

姜莞合了合眼,再睁开时,情绪已尽数敛去:“我记得了,以后也不会再去找人家麻烦,更不会拿这个给二哥哥添麻烦。”

赵禹皱了下眉:“你这话可别去跟二郎说,我也没说你给他添麻烦,又不是你让他干的,你叫他听了这话,还以为我骂了你,见了我又要念叨。”

他背着手,摇头叹气往府外走。

只留下姜莞在他身后,眉眼弯弯,合不拢嘴。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九章 告一段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