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算计

姑娘今生不行善

2022-11-24 20:18:02

春梦关情

资讯 | 连载

依山略偏远,今日出事,这地方就更僻静了。

韩令芙跟在韩沛昭身后进了月洞门,心不在焉上了垂带踏跺,脚下没稳住,差点儿被绊倒。

还是韩沛昭眼明手快,回身扶住她,黑着脸把人带进了屋里。

“大兄不再想想办法吗?”

甫一进门,韩令芙死死拽着韩沛昭的手臂不肯松开:“咱们就这样收拾东西回京,禀明爹娘,然后呢?这件事情不能闹大的!”

她还要脸,将来还要在盛京行走。

这是家丑,看似与她无关,实则是成国公府失了体面,她既是国公府嫡女,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身家不够清白,有个这样荒唐胡闹的兄长,来日于婚配之事上……

韩令芙着急的不得了:“大兄你知道我心思的!这事儿一旦宣扬开,我将来就没有指望了!”

韩沛昭闻言长臂一挥,把她整个人挥开:“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惦记着自己能不能嫁二殿下?”

为什么不能惦记?她难道不应该惦记吗?

错不是她犯下的,她也是被连累的!

韩令芙咬牙切齿:“是你行为不检点,做出这荒唐事,你凭什么凶我?”

她不想闹脾气。

现而今都是于事无补。

韩令芙深吸了好几口气,尽可能的稳下心神来:“当着姜莞的面,二殿下肯定是要顺着她的意思来办的,大兄不如再去见一见殿下,看看殿下能不能回心转意。”

她想着又踱上去半步:“难道你真的想跟裴家退婚吗?”

韩沛昭坐在太师椅上,整张脸埋在手心里。

从出事到方才在主院,他整个人都很乱,一直没能理出个思绪来。

现在回想,似乎有些太巧了。

饭后已经过了这么久,好端端的怎么这个时辰送醒酒汤到依山来?

还有云黛。

李玉棋在泡池子,云黛去帮她取东西,依山门前也并不是必经之地。

他平素好色是不假,今日席间被灌了酒,有些上头也没错,但仔细想来,还不至于这般失了分寸,青天白日把人拽到自己院中,连屋子都没进,就要行周公之礼。

韩沛昭腾地站起身来,面色铁青。

韩令芙不明就里,试着靠近他些:“大兄?”

她用的是桂花头油,香甜不浓郁,淡淡的桂花香气入鼻,韩沛昭鼻尖却萦绕过一股清冽梅花香。

他深吸一口,又不见了踪影。

那股香味——

“你跟她们一起去泡池子的时候,可有谁身上用过梅香吗?”

韩令芙秀眉紧锁:“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

“回答我!”

韩沛昭端的严肃又认真,拔高的音调猛地吓了韩令芙一跳。

她愣怔须臾下意识依他所言去回想,好半晌才摇头说没有:“不过平素李玉棋最爱用梅香,周宛宁也常用。”

韩沛昭原就沉如寒潭的那张脸,登时更冷冽。

他拔步要往外走,又在门口驻足停下来。

韩令芙跟上去两步后追着问他:“大兄,怎么了?你想起什么事情吗?”

“我可能,是中了别人圈套了。”

韩沛昭咬着牙,一字一句是从他牙缝里漏出来的:“云黛身染梅花香气而来,她自依山门前路过,我正好出来透口气,香气扑面而来,带得一阵情动,才有后来的事情。还有赵行让人送来的那碗醒酒汤——来得太巧,实在是太巧了!”

这太荒谬了!

韩令芙横两步上去,拦在他身前:“刚才你怎么不说?方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么要紧的事情你怎么没想到?你明明……你明明已经认了!”

是,最要命的就在于,他头昏脑涨没能想起这些,当姜莞咄咄逼人,李玉棋软声要他给个交代的时候,他默认了。

是他行事荒唐,见色起意。

现在突然悔口,又无凭证,便会连李家也一并得罪透彻。

韩沛昭思量再三,抬手在韩令芙肩膀上按了一把:“我去见二殿下,你在依山等我回来。”

·

赵行不在主院,底下的奴才们说他到绿腰去寻姜莞了,韩沛昭没法当着姜莞的面跟赵行说这事,更不愿意到姜莞的地方去,便就在主院外等。

而绿腰正堂中,赵行和姜莞一左一右坐在拔步床上,黑漆描金小案上除了两杯热茶外,还躺着一只精致小香包。

香包被人处理过,里面的香已经全都取了出来,只依稀可闻见一缕淡淡梅花香气。

姜莞要上手去拿,被赵行横伸过来的手挡住:“别碰。”

她抿唇:“里面的香,你取出来找人验过了?”

赵行知道她一向不喜韩令芙,从前看在赵奕的面上,对韩沛昭还算客气,如今她同赵奕闹成这样,自然连带着看韩沛昭不顺眼。

再加上先前两场梦境,她先入为主不喜韩沛昭,想要退掉裴家和成国公府这桩婚事的心太坚定了。

今天抓了韩沛昭一个现行,可是一个时辰都不到,他拿着这东西来见她,说一切可能都是他们搞错了,她大抵是不太能接受的。

赵行温声叫她:“珠珠,我若没有查清楚,怎么会拿着这香包来与你说这些?”

那是奴才们在荷塘边上捡起来的。

天寒地冻,没有人会去荷塘赏景。

只有云黛跳了一次塘,所以很显然这香包是她遗落在荷塘那里的。

被救上来之后所有人都手忙脚乱,也无人留意到这只香包。

他本打算物归原主,吩咐人送回去给云黛,是元福说这香料似有些古怪。

赵行是谨慎的人,元福又的确懂香,他便差人传了医官来看,方才知晓这小小香包中居然藏着催情之物。

姜莞指尖微颤,显然不愿意承认:“也许是去救她的时候,旁人遗落的……”

她尾音渐次弱下来,自己都不相信这话。

当一切都太过巧合,若是摒除先入为主的不喜,以公平些的立场来看,韩沛昭是极有可能受了这香包影响,才会那般举止荒唐。

“算了,我都说服不了自己。”姜莞垂眸,显得有些丧气,“那就是错怪了他,倒不是他色迷心窍,风流成性。”

赵行心头动了下,有些无奈:“你还是不想让裴清沅嫁入成国公府。”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章 算计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