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白日做梦

姑娘今生不行善

2022-11-24 20:18:02

春梦关情

资讯 | 连载

换好了衣裳,头发却还湿着。

姜莞横了心,叫长安去取个带兜帽的披风来。

周宛宁瞧着不对,抢步上来抓她手腕:“你要干什么?”

“我去一趟依山!”

“你疯了?”周宛宁咬着一口银牙,“这样的事情,哪有小娘子往上凑的!二殿下在处置,你去看什么热闹?不许去!”

姜莞去拨她的手:“我不进去,但我有话跟二哥哥说,你别拦我。”

周宛宁显然是根本就不记得河东裴氏跟成国公府有婚约的事儿,一味拦着她死活不让开。

长安倒是乖顺的取了件带兜帽的藕粉色披风回来,可看两个姑娘僵持着,一时也不知要不要上前去。

姜莞正要把婚约之事告诉周宛宁,屋外廊下传来元福的声音:“姑娘,殿下吩咐奴才来请姑娘到主院去一趟。”

周宛宁眼皮突突的跳起来。

赵行也疯了吗?这种腌臜事,拽上莞莞做什么?

她仍旧拦在姜莞身前,没好气的呲嗒元福:“谁家小娘子去了主院搅和这事儿?二殿下叫上莞莞做什么?不去!”

元福见识过这位的臭脾气,加之她同姜莞关系实在是好,这话便是拿去挤兑他主子,殿下都不会说她半个字,何况他个奴才。

他只越发恭顺:“殿下说依稀记得河东裴氏与成国公府定有婚约,且眼下已经把那些脏乱收拾了干净,韩家的郎君与娘子还有李家的都在,姑娘要是不想去,您有什么话吩咐给奴才,奴才替您去回殿下。”

周宛宁手上的力道才松,怔然问姜莞:“你大表姐跟韩沛昭……定了亲?”

姜莞无奈扶额,扭着手腕总算挣脱出来,叫长安替她穿好披风,大大的兜帽罩在头上,把她的湿发遮了个严严实实。

她提步出门,周宛宁像怕她在韩家兄妹手上吃亏,也匆匆让人找了件姜莞的披风,与她穿的一模一样,快步跟了出去。

·

两个小姑娘直到进了主院正堂屋都没把头顶兜帽摘下去。

屋里其他人眼下是没心思理会她二人的怪异打扮,唯独赵行微不可察拢了下眉心问姜莞:“头发是湿的?”

她平日里不爱带兜帽,总是嫌遮着她的脑袋,压抑得很。

姜莞点头说是,怕他不高兴,连声解释道:“饭后跟宁宁去泡池子,元福来传话那会儿我们俩才泡完出来,这不就因为头发半湿,才带着兜帽过来,二哥哥别生气。”

小姑娘泡了池子皮肤眼都泡开了,头发微湿更容易招进寒气,赵行招手让人抬了个小炉子架在她二人身旁,摆手让她们坐。

姜莞这才去睨韩沛昭。

他大约酒后初醒,被这样的事情打懵了,此时脸色不好看。

从前他眠花宿柳,做些下流事,其实习惯了,只是从来没有人这样大肆声张给他闹开。

今日没想到被赵行身边的奴才抓了个正着,如今弄得行宫中人尽皆知,想瞒也瞒不住。

韩令芙蔫儿着,深以为此事丢了大人,更白着一张脸不说话。

至于李家那几个——李存愈也未必是个多能立得住的人,否则前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与人讲和。

李玉棋红着眼眶只知道抽抽搭搭。那个小的年纪实在太小,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赵行压根儿就没让她过来。

姜莞心里是堵着一口恶气的。

她侧目看赵行,赵行不动声色与她一颔首,她才开口,冷冷质问韩沛昭:“不知道韩大郎君对我大表姐是有什么不满意,要你在初至行宫第一天就做出这等荒唐事来?”

韩沛昭不喜欢她,然而他目下理亏,闻言也只是脸色更寒更黑:“我对裴大姑娘没有任何不满意。”

河东裴氏嫡长女,年少随母入京,只小住三个月,贤婉之名就传遍了盛京高门。

这样的姑娘,最适合娶回家中做正妻。

但管不了他在外风流。

“阿莞,这事儿是个……”

“是个误会是吧?”周宛宁都用不着姜莞开口驳回去,按着姜莞手背先她一步反问韩令芙,“二殿下身边的奴才污蔑你兄长,还是云黛扯谎以死来诬告?这话就不要说了吧?

你是觉得你兄长干出这样没脸的事情,我们还得包容体谅他?这又是你家的道理是吧?”

“不是的,不是……兄长他吃醉了……他……”

“你很不用跟我说这些!”姜莞似是真的动了怒,听韩令芙这番狡辩言辞,在扶手上重重一拍,满目寒霜,“席上多少人吃了酒?原也不是他一人吃醉!怎的旁人没有犯这种事,单就他一人?再者说,事情是自己做的,错了,得认。”

姜莞深吸口气,明知道李玉棋软糯,还是要跟她说:“云黛是你身边的人,你竟也不为她讨个公道吗?”

李玉棋闻言肩头抖的更厉害,原本只是低声啜泣,此刻连声音都高了不少。

姜莞实在头疼。

李存愈见状只能替她开口:“阿莞,凡事有我在。”

倒像个好兄长的样儿,怎么前世就让步妥协了。

姜莞腹议两句,别开眼,懒得再看李玉棋。

她仰着小脸看赵行:“二哥哥,就算是他醉酒之过,他做了就是做了,我大表姐是河东裴氏嫡长女,由不得他这样作践!

此事我是晚辈,做不了什么主,待回京之后必定会回禀舅舅与姑母,请长辈做主,好好同成国公府商议去!”

韩沛昭心下大惊。

这件事情他还是想压下去的,即便现在人尽皆知,可只要赵行肯抬抬手放他一马,回京后众人闭口不提,长辈们不知道,自然不会惹得裴氏恼怒。

可眼下听姜莞话里话外的意思——

他藏于袖中那双手,手指微蜷,声竟有些发颤:“你的意思,是要退婚?”

“不然呢?”姜莞冷呵。

周宛宁在一旁附和:“你有婚约在身,却立身不正,不肯洁身自好——”她略想了想,话锋转了下,“别说莞莞生气,我都恼的很!至于退婚不退婚,那是长辈们决定的事,我们小辈儿插不上嘴。

可此事你想息事宁人,就此按下不提,那是白日做梦!我就第一个不答应!”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七章 白日做梦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