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闰土刺猹那晚的月色,孽缘不浅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021-09-15 18:57:44

月初姣姣

资讯 | 连载

肖冬忆昨夜回家,越想越亢奋,孤独地在瓜田里蹦来跳去,觉得寂寞无人倾诉时,在群里高呼:

【今晚月色真美啊。】

其他人无语:

中秋都不看月亮的人,端午节,赏月?

莫不是近期工作压力太大,该吃药了?

紧随着,素来极少在群内发言的陆时渊说了句:

【你还没睡?】

肖冬忆呼吸一紧,心底想,我欣赏月色碍不着你什么事吧。

【你不也没睡吗?】

陆时渊:【跟你一样,在看月亮。】

【今晚的月色确实不错……】

【就和闰土刺猹那晚的月亮一样美。】

肖冬忆瞬时脊背一凉。

这一夜

他梦到自己化身为猹,在瓜田里被闰土追着跑。

翌日医院,开早会,他泡了杯黑咖啡,顶着黑眼圈打着哈气到会议室。

陆时渊早已就坐,白大褂,细边眼镜,穿得精致妥帖,甚少能在他脸上看到疲态。

“昨晚你睡得也很迟,怎么一点都不困?”肖冬忆紧挨着他坐下,“你是不是有什么熬夜偏方?”

陆时渊开口,差点没把他噎死:

“偏方没有,这可能就是年轻人熬夜和中年人熬夜的区别吧。”

“……”

肖冬忆深吸一口气。

喝口咖啡,强迫自己冷静。

手机震动,苏羡意给他发了信息,确认今晚是否有空出来吃饭。

昨晚只是匆忙的口头,她需要和肖冬忆再次确认行程,才方便在餐厅定位置。

肖冬忆拿着手机凑到陆时渊身边,笑得嘚瑟,“你家小外甥女真的要请我吃饭,这也太客气了,怪不好意思的。”

“嗳,她请过你吗?”

“也不知道今晚吃什么,我竟然有些小紧张和小期待。”

只要某人不在,依着苏羡意那猫一样的酒量,套话很容易。

陆时渊摘下眼镜擦了擦,撩着眼皮看了他一眼,“确实值得期待,因为今晚我作陪,你应该知道很少有人能让我作陪的,你是其中之一,是不是觉得挺荣幸?”

肖冬忆的脸比他面前的咖啡还苦!

苏羡意考虑帝景苑和医院附近的餐厅估计肖冬忆都吃过,根据苏呈的推荐,选了家距离较远的自助餐。

姐弟俩没有车,便约定医院下班后,由陆时渊开车回来载他们。

**

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后,苏呈因为魏屿安的事义愤填膺,一大早就跑去打游戏,说是和别人约好组团。

“这么早约人打游戏?和女生?”苏羡意随口调侃。

“我从不带妹子打游戏,她们只会影响我开枪的速度!”

苏呈那表情:

像个王者。

让她意外的是,他约着打游戏的人,居然是包轶航。

“你跟他关系什么时候好到可以一起打游戏了?”

苏羡意可记得上次在学校附近的巷子,还被他追着跑。

“他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他了,男人嘛,要有大心胸。”

苏羡意想着,可能是上次打架事件,学校处理了包轶航,他知错道歉,并没深究原因。

她的班级群里,大学辅导员正在群里询问大家的就业情况,催着他们签就业协议,苏羡意便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些燕京的招聘信息。

而另一边

苏呈已结束一局游戏,正和包轶航隔空吵架。

“苏呈,你特么也太菜了,你那是什么走位?你是路痴嘛!”

“好像你很厉害一样,你不是吹牛逼,说你技术好要带我飞?我在键盘上撒把米,鸡的走位都比你好。”

“你再说一遍?”包轶航明显急眼了。

“你是什么品种的猪,怎么这么凶!”

“……”

“咱们可以输游戏,不能输人品。”

苏羡意捏了捏眉心,就冲苏呈这张叭叭的小嘴,就是包轶航此时顺着网线爬过来打他都不奇怪。

——

下午三点多,苏羡意收到陆时渊的信息,说他临时有点事,可能要晚一点去接她。

【那我和小呈直接去医院等你们。】

【好,我办公室门没锁。】

市一院离帝景苑很近,他们去医院等,也省得陆时渊来回跑。

两人步行到医院,在门口看到了一些类似记者的人,因为其中有人拿着摄像机,被保安挡在正门外,双方正在交涉什么,惹得不少路人侧目。

“出什么事了?”苏呈好奇,不免多看了两眼,“是哪里出意外事故了?”

“不清楚,进去吧。”

苏羡意不太爱看热闹,拽着苏呈离开。

“姐,你急什么啊,二哥还在忙,我们过去也是等。”

苏呈还想着凑热闹,进了医院后,推说要去上厕所,让苏羡意先去陆时渊办公室。

“你知道他办公室位置?”

“知道啊,之前住院时去过。”

苏呈说得信誓旦旦。

他本就是个坐不住的性子,让他去办公室等人,他倒不如去门口看个热闹。

此时距离医院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医院走廊也总有医患来来往往。

苏羡意找到陆时渊办公室,虽然他说了门没锁,但不排除屋里可能有其他医护人员,她还是礼貌得敲了敲门。

没动静。

她正准备拧门进去,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是个女人。

而且是熟人。

四目相对,齐齐愣住。

“怎么是你!”里面的人脸色愠怒,紧盯着她,好似能杀人。

“敏敏,是谁啊?”

屋里还有人,声音也很熟。

“还能是谁,在医院都能碰到她。”

开门的人正是蔡蕙敏,而屋里的则是丁佳琪。

自从上次餐厅事件后,苏羡意就再没见过两人。

本以为让魏屿安离她远点,双方没有交集点就能避开她们,没想到会在陆时渊办公室再度碰面,真是孽缘不浅。

**

医院门口

苏呈去凑热闹,还没靠近,就听围观的人群说,这群记者是跟着丁佳琪来的,想挖一下她和魏屿安的料。

吃瓜群众感慨赚钱辛苦,有钱人却谈恋爱都这么高调。

苏呈却忽然想起早上看到的新闻,都说他姐是第三者,这要是碰见了,还不得出事?

医院很大,能否碰见,还是概率问题。

但他担心姐姐吃亏,撒腿就往回跑,直奔陆时渊办公室。

只是抵达某楼层时,走廊标注重症医学科,泌尿门诊等字样……

苏呈懵逼了。

他好像迷路了!

就好像上次在巷子里钻进死胡同一样迷茫……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50 闰土刺猹那晚的月色,孽缘不浅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