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端午安康,笑容逐渐变态【节日留言】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021-09-15 18:57:43

月初姣姣

资讯 | 连载

苏羡意被那声我家小孩叫得面红耳热,苏呈不清楚他们之前发生的事,乐呵呵调侃。

“二哥这是为了以后生孩子做准备?你将来肯定会是个好爸爸。”

“好、爸爸?”陆时渊语气意味深长。

这让苏羡意想起某个羞耻的梦,恨不能找的地缝钻进去。

他们之间,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些奇奇怪怪的称呼?

好在陆时渊手机响起,才救了她一命。

“喂?”

“时渊,没打扰你工作吧。”

苏羡意离得近,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应该是陆瑞琴。

这几天,她也曾找过自己,问她端午要不要去魏家过节,她已答应父亲要带苏呈回去吃饭,便婉言谢绝了。

陆时渊拿着手机朝阳台走去,苏呈随即冲到苏羡意身边。

靠在她耳边,“姐,二哥现在都开始为你们将来的孩子考虑了,绝世好男人啊。”

“你赶紧给我搬回去。”苏羡意低声警告。

“我不要。”

“苏呈!”

“姐,我不是为自己考虑,如果我不住这里,你哪有机会登堂入室扑倒二哥。”

“……”

陆时渊在接听电话,余光却一直落在苏羡意身上。

这姐弟俩靠在一起,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说什么,直至听到电话那头人开口邀请他去魏家过节。

“那天我有两台手术,应该没空。”

“我自己包了粽子,也不知道你喜欢吃甜粽还是咸粽,两种都弄了些,你把地址给我,回头我让屿安给你送点。”

“不用,他工作也挺忙,别麻烦他。”

“你这话就太见外了,他最近也不忙,没什么事。”

“既然不忙,就让他把自己的私生活处理好,不要总是牵连无辜的人。”

陆瑞琴这边挂了电话,扭头看向魏屿安,又被气得半死。

之前餐厅,丁佳琪带着蔡蕙敏上演了一出“捉奸”的戏码,因为在公共场合,她想不知道也难。

原本想等事情冷却一下,刚好趁着端午邀请苏羡意来家里过节并道歉,再约上陆时渊,挽救一下儿子的形象,如今倒好,都被拒绝了。

“你干的好事!”陆瑞琴气结。

魏屿安最近过得并不顺心。

自从餐厅事件,他和丁佳琪说要冷静一段时间后,丁佳琪就开始上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有时甚至还拿自杀相威胁,搞得他工作分心,诸事不顺。

他以前也不觉得有什么,最近好像突然间看清了一些事,对她也没了从前的耐心。

“你和丁佳琪最近怎么样?”

“不怎样。”

“出现问题就解决,别拖拖拉拉,觉得不合适就早些分手,就丁佳琪那性子,你要是不果决点,迟早要出事。”

“我知道。”

陆瑞琴捏了捏眉心,“对了,你这两天去苏家一趟。”

“苏家?您不是不喜欢苏永诚,不愿和苏家来往吗?”

“我听意意说,她端午要去苏家,你趁着过节去送点礼,如果能碰见她,就好好道个歉,也是委屈这孩子,早知道我就不安排那个什么相亲了,居然还把她搅和进去了。”

**

端午节当天

苏羡意去陆时渊家接苏呈时,还忍不住朝屋里看了一眼。

“别看了,二哥不在,昨天晚上他负责的病人出了点问题,当时就去了医院,不在家。”苏呈笑道。

“赶紧回家,爸已经打电话催了好几次。”

“急什么。”

苏呈动作拖沓,显然是不愿回去。

从七点一直磨蹭了三个多小时,十点多两人才到苏家。

刚进门,一本杂志朝着苏呈飞来,被他躲开了,苏永诚气势汹汹冲过来,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小兔崽子,你小子能耐了,还离家出走?你给我过来!”

“姐,快帮我报警,有人谋杀亲儿子了!”

苏呈立刻躲到苏羡意身后。

“让你回学校拿准考证,你却跑去跟人打架?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光了。”

“我没和他们动手。”

“包轶航被打得不轻,你没动手,难不成是他自己摔的?”

“爸,其实……”苏羡意讪讪一笑,“包轶航是我打的。”

苏永诚怔了下,意外震惊错愕,表情复杂到难以形容。

憋了半点,清了下嗓子,“包轶航那小子确实欠揍,该打,你从小脾气好,如果能逼得你动手,那肯定是他的错。”

苏呈:“……”

“岚姨不在?”苏羡意岔开话题。

“她出去买菜了,还没回来。”

——

三人在客厅坐了会儿,说起高考,苏永诚又憋了一肚子火,好在门铃响起,苏呈立刻冲去开门,看到门口的人时,抿了抿嘴。

“小呈,好久不见。”

魏屿安穿了身正装,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

“魏大哥,您怎么来了,进屋坐。”

苏家与魏家近些年交往不多,但康城地方不大,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是认识的,却没深交。

他的出现自然惹得苏呈心下狐疑:

这钱多人傻的憨憨怎么来了?

魏屿安的到来,让苏永诚也略感诧异,却还是热情地招呼了他。

不过他此番过来是冲着苏羡意的,便主动示好,看得出的殷勤讨好,这番情景落在苏家父子眼里就很怪异了,尤其是苏呈:

这憨批想干嘛?想招惹他姐?

**

另一边,市一院

昨夜有个病人情况突然恶化,连夜做了手术,结束时天色微亮,匆匆吃了点东西,又连轴开始了另一台手术。

“情况比我们预期的要好,挺顺利的。”

上午手术结束,肖冬忆揉了揉酸胀的肩颈,看向正拿手机的陆时渊,“你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吃得消吗?”

“还行。”

手机上有些未接来电和信息,他回拨了其中一个电话。

“喂,姐。”

声音轻且温柔,听得周围其他同事纷纷侧目,肖冬忆却习以为常,毕竟这姐弟俩关系是出了名的好。

“端午节没放假?”

“有手术。”

“听说你在搞暗恋?”

陆时渊轻哂,“我就知道爷爷藏不住事。”

“他没告诉我,只是他憋得难受,那天他正在和陈伯伯家的狗聊天,一边摸着狗的头,一边嘀咕你的事,恰好被我撞见了。”

陆时渊摘下眼镜,揉了揉眉骨。

“一个人在外面,过节别委屈自己,手术结束,你可以和冬冬去吃些好的。”

陆时渊捏着眉心,冬冬?

他用余光扫了眼正身侧的肖冬忆。

这世上除了老肖家里的长辈,怕是只有他姐敢这么肆无忌惮叫他小名了,这样喊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真是要命。

反正某人每次听到都恨不能原地爆炸,当场去世。

挂了电话,陆时渊又查看了部分短信,基本都是祝贺端午祝福的,只是苏呈告诉他,自己回家了,晚上不一定回去住。

他刚回了个【好】字,苏呈就给他回了信息。

【二哥,我现在一点都不好,回家差点被我爸打,现在还得陪你侄子尬聊。】

【魏屿安?】

【是啊,他说是端午来送礼的,我感觉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总盯着我姐,眼神怪怪的。】

【是吗?】

肖冬忆扭头,正准备问陆时渊中午吃什么。

却看到某人笑容逐渐变态……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44 端午安康,笑容逐渐变态【节日留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