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戒烟,担心小孩跟了我学坏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021-09-15 18:57:43

月初姣姣

资讯 | 连载

苏羡意看着某人的一系列迷惑行为,紧皱着眉。

大半夜的,这孩子莫不是疯了。

“小呈,没事吧?”她抬手摸了下他的额头,也没发烧啊,“你还好吧。”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磕cp的快乐,你不懂。”

苏羡意无奈,“今晚爸打电话给我,让我把你送回去!”

“姐,你可是我亲姐,那小老头上次被我气得半死,心里肯定憋着坏,你要是真把我送回去,你就再也见不得这么可爱的弟弟了。”

苏羡意笑出声,“不想见爸爸,你也不想岚姨?再说,马上就是端午节,你也该回去看看了。”

“我妈就……”提起母亲,苏呈有些支吾。

“对了,爸说你那个姐姐快放假回来了。”

“那我更不能回去了,姐,要不你直接把我弄死吧。”

“……”

苏呈再拗,端午回家一事也成了定局。

苏羡意并非真的想让他搬回家住,她挺喜欢这个弟弟,有他在,每天欢乐多多,但出来这么久,至少要回家陪父母吃顿饭吧,结果苏呈却总认为她在忽悠自己。

“你肯定和我爸联合起来,准备骗我回去,只要我回家,就我爸的脾气,肯定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以前高考没结束,虽然分数对我不重要,他还是会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我,只有高三这一年,我在家当了回小祖宗。”

“如果我现在回去,他绝壁会打断我的小狗腿。”

苏羡意好说歹说,他就是不信。

——

终于某天,苏呈开始收拾行李。

苏羡意笑道,“你终于想通,准备回家了?”

“是啊,我想通了,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苏羡意一脸懵,这小子又在浑说什么?

结果苏羡意就眼睁睁看着他,拖着行李箱离开,然后……

敲开了隔壁的门。

“你来了?”陆时渊开门,那语气显然是早就约好了。

“谢谢二哥。”

苏呈拖着箱子进去,还不忘冲着苏羡意做了个鬼脸,差点没把她气死,这小子又在玩什么把戏。

“二哥,你怎么……”苏羡意诧异得看向陆时渊。

“他跟我说,你们姐弟闹矛盾,你要撵他走,问我能不能收留他,我想着,如果我不答应,他可能会去找其他人,倒不如放在眼皮底下。”

陆时渊说得很有道理,毕竟住在熟人身边,总比让他去外面安全。

“你别听他胡扯,我只是答应了父亲要带他回家吃饭。”

“是这样?”陆时渊点头,“他向我求助,我也没想太多。”

……

“二哥,我住哪个房间?”

苏呈声音从屋里传来,掩饰不住的亢奋。

“我隔壁那间。”陆时渊说着看了眼苏羡意,“要不要进来坐坐?”

苏羡意点头。

她此时只是表面稳如狗,内心慌得一批。

苏呈知道她对陆时渊的感情,他又是个说话不着调的,可能一兴奋,就把自己的老底给撂了。

所以她进屋后,注意力全都在苏呈身上。

“就这么不放心他?”陆时渊给她倒了杯水。

“谢谢。”接了水,苏羡意才笑了笑,“也不是,他搬到你这里,肯定会给你添麻烦。”

“医院最近比较忙,连陆小胆都没空接回来,还继续麻烦你照顾,小呈即便搬到这里,我也没空管他,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多来看看他。”

苏呈离得不远,听到两人对话,跟着附和:

“姐,你要是真不放心我,你也可以搬过来住啊。”

苏羡意咬紧腮帮。

恨不能把他那张叭叭的小嘴堵上。

“二哥,你这里有电脑吗?能不能玩游戏?”

“有,在书房。”

苏呈虽然是第一次来,不过陆时渊的房间格局与苏羡意的一样,不用引路,也能找到书房。

“二哥,你这里怎么有包烟?你还抽烟啊?”

苏呈咋舌:

难怪他对烟味那么敏感。

提起烟,陆时渊和苏羡意齐齐超书房走去。

苏呈手中正拿着一包拆开的软中华,还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味道。

“这不是我的。”

烟是陆时渊上次从包轶航那群孩子身上搜过来的。

那天回家太晚,他先进书房拿点东西,摸到烟就随手扔在这里了,最近医院太忙,他回家很晚,自然更没时间收拾书房,烟就一直忘记扔了。

“其实你平时工作压力蛮大的,抽烟也正常。”苏呈说道。

“我以前抽,已经戒了。”

苏羡意晃神,她的确记得陆时渊以前抽烟。

那时候她甚至觉得他烟瘾挺大,只要不是工作时间,没在医院里面,他手中经常掐着一根烟,有点痞痞的坏,苏羡意反正就是这么一头栽进去的。

可自从康城再遇,就再没见他抽过烟。

“戒烟可不容易,我妈一直想让我爸戒烟,戒了几次,复吸几次,还给他买过什么戒烟糖之类的,根本没用。”苏呈耸了耸肩。

陆时渊只笑了笑,“戒烟确实不容易,需要决心和毅力。”

苏羡意抬眼,询问他:“那你为什么下决心戒烟?”

“我?”陆时渊垂眸看她,镜片有些反光,隐现她的身影,他眼底隐有笑意,“抽烟本来对身体就不好,家人也一直反对。”

“主要是我发现小孩的模仿能力很强,有样学样。”

他的嘴角翘了下:

“戒烟,是担心我家小孩以后跟了我……会学坏。”

一声“我家小孩”,声音低沉嘶哑,带着笑,宠溺且温柔。

不知为何,苏羡意心脏骤烈而疯狂地跳了一下。

饶是强装镇定,然而她的耳根脸颊却还是不知不觉得泛红发热。

因为她也曾偷学抽烟被他撞见过,他当时就称呼她为小孩,那时她觉得陆时渊把她当孩子,还挺不高兴,自己都成年了,有胸有屁股的,怎么就成小孩了?

可现在这声小孩,却听得她脸红心热。

总觉得他似乎是在说自己,又觉得可能真的只是指小朋友,是她太多心。

苏呈看着两人,挠了挠头发,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氛围感有些奇怪。

他突然有种感觉:

自己应该消失!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43 戒烟,担心小孩跟了我学坏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