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燥得想杀人,姐夫肯定雄壮又伟岸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021-09-15 18:57:39

月初姣姣

资讯 | 连载

“吱呀——”伴随着开门声,苏羡意本能看过去。

手随身动,前置镜头一扫。

陆时渊的视线内,屏幕画面从陆小胆定格在了一双穿着凉拖的大脚丫子上,然后是条灰色大裤衩。

苏呈不知道她在视频,挠了挠湿漉的头发。

“我想用一下吹风机,还是洗完澡舒服,你要不要也去冲一下?”

陆时渊没看到他的人,可洗澡一词却瞬间引爆他的耳朵。

他紧抿着唇,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再次掀起眼皮时,眸色却深沉得望不见底。

苏羡意低头指了指自己手机,苏呈随即会意噤声。

可是镜头里,陆时渊却看到他走到陆小胆面前,伸手捞起他的猫。

听声音年纪不大,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进了他喜欢人的屋子,洗了澡,还要撸他的猫?胆子不小。

苏羡意此时已经将视频通话切换成语音模式,拿着手机钻进卧室。

苏呈看着她把门关上,若有所思:

怎么鬼鬼祟祟的?

该不会是在给他爸通风报信吧。

——

房间里,苏羡意低声说:“喂?还在吗?”

“在。”陆时渊应声,“你家里有人?”

“就一个弟弟,没什么打紧的……”

弟弟?

苏羡意敏锐感觉到陆时渊聊天兴致没有方才高涨。

她又不敢多问,担心他觉得烦,在他面前,自己还是要表现得乖巧懂事。

“舅舅,跟你说了这么久,差点忘了你是和朋友在一起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如果你想看猫,随时找我。”

她自认为表现得非常体贴,挂了电话后,某人脸上却一片阴沉之色。

“视频结束啦?怎么还站在这里,进去啊。”

刚才去洗手间的那人也走了出来,瞧他挂了电话,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进包厢。

结果迎上他的视线,差点没吓尿!

川剧变脸也没这么快的。

屁都没敢放一个,颠颠得滚回了包厢。

“我去,太特么可怕了,我刚才出去看到陆时渊,他还笑得满脸骚气,现在那眼神简直绝了。”

“之前老肖在群里说有瓜吃,八成就是他有情况?”

“有没有情况我不知道,反正他那表情,像是感情受挫了。”

……

所有人懵逼了。

感情受挫这种事能发生在他身上?

这可是陆时渊啊!

能让他受挫?这姑娘得多牛逼啊,改天遇到,一定要拜拜她。

很快,陆时渊回到了包厢。

神色无异,可所有人都敏锐察觉到他周身气场不对。

身上好似有根导火索,此时谁有狗胆去拨弄一下,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人身安危固然重要,却挡不住一群人八卦的热情。

面面相觑后,用眼神推举了一位壮士出来。

“时渊,你这……出去一趟,回来状态不对啊,太累了?还是医院有什么事?”

“都不是。”陆时渊语气听不出情绪,包厢寂静,只有他轻叩桌子的声音,“我要提前回康城。”

“你才刚回来,那边有急事?”

陆时渊轻哂,“是我的小猫儿……”

“好像趁我不在,要爬墙。”

什么玩意儿?

猫要爬墙,你至于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还要提前回去?

在座的都是人精,他这模样……

不像是猫爬墙,倒像是人跑了。

**

陆时渊憋屈纳闷,这个裤衩小子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自己刚走,他就无缝衔接住了进去,甚至还敢撸他的猫!

苏羡意说是弟弟,他也不好深究。

毕竟目前名不正言不顺,没那个资格。

据他了解,她确实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可按年纪,他应该在学校,而且没什么联系,苏羡意又怎么会突然让他住到自己家。

那这又是谁……

聚餐后半场,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陆时渊,他那表情,就好像在手术台上,盯着一个病人,在研究该从哪里下刀,挺渗人。

原定通宵的聚餐,没到10点就草草收场。

陆时渊刚到家,就刷到了苏羡意刚发的朋友圈:

【宵夜王者,非小龙虾莫属。】

配图是几张不同口味的龙虾照片,这显然是在外面拍的,而且分量一个人也吃不完。

她和那个裤衩小子又去吃小龙虾了?

苏羡意是真没受得住诱惑。

苏呈吹完头发,帮她处理了客厅的猫毛,就提议去吃小龙虾,她随即动摇了。

在犹豫了近一个小时后,终究是没抵制住,跟着苏呈到了个龙虾馆,据说还是个网红店,每逢旺季时基本订不到位置。

他们来得巧,还要到了个小包厢,点了份清蒸、香辣和蒜蓉口味的小龙虾。

尤其是蒜蓉味的,龙虾与蒜蓉熬煮后,又将一勺炒熟的蒜蓉淋在上面,香气四溢。

龙虾刚上桌,苏呈没忍住,戴了手套就捏过一只龙虾,将虾头虾尾掰开,吸溜了一口里面裹满的汤汁,烫得呼哧呼哧。

苏羡意笑出声,“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吃龙虾的精髓就在于嗦这口汤。”

“嗯。”

“对了姐,你之前神神秘秘打电话,不会是给我爸通风报信了吧?”苏呈试探着。

“没有,不是他。”

“那是我姐夫?”

苏羡意刚嗦了一口汤,直接被呛了嗓子,惹得苏呈狂笑出声。

“我姐夫是不是姓陆?”

苏羡意瞳孔微颤,难以置信得看着他。

怎么就姐夫了?姓陆也知道?

苏呈却傲娇得看了她一眼,“你家那只猫用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男人买的,实用为主,毫无审美,女孩子肯定不会选。”

“它叫陆小胆,主人肯定姓陆。”

“还有你的反应,一副猫被踩了尾巴的样子。”

苏羡意被汤汁辣了嗓子,咳嗽着说不出话,只能听苏呈大放厥词。

“难怪你看不上魏屿安,我姐夫是不是特别威武雄壮,高大伟岸!”

雄壮?伟岸?这是什么形容词。

“我去个洗手间。”苏羡意被那口汤汁呛得不舒服。

苏呈冲她一笑,“只要你喜欢,不用担心我爸……”

“姐姐勇敢飞,弟弟永相随。”

苏羡意恨不能捂住他的嘴,你可给我闭嘴吧!

——

陆时渊此时却无法冷静,他回家,爷爷今晚特别高兴。

如果连夜离开,他嘴上不说,只怕要伤心许久,之前执意去康城,老爷子就难受许久,他也不能总让老人家伤心。

可想到苏羡意与异性同住一屋,他就燥得冒火。

终于打开抽屉,捡起戒了两年的烟……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26 燥得想杀人,姐夫肯定雄壮又伟岸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