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醉酒惹人疼意意,我们回家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021-09-15 18:57:37

月初姣姣

资讯 | 连载

洗手间外,总有人经过,不适合聊天,祝晓楠寻了个人少僻静的地方。

“你想跟我聊什么?”

祝晓楠看着他,这里光线昏暗,他的眼镜被镀上一层细碎的金光,架在鼻梁上,挺括合寸的白衬衫,袖管卷至手肘处,雅痞随性。

视线相遇,她还是不自觉地脸红。

“陆医生,其实我……”祝晓楠紧张到有些结巴。

“嗯?”

数秒后,她才终于鼓足了勇气,“我就是想问,你真觉得我们不合适吗?”

“不合适。”陆时渊说得直接,没有一丝犹豫。

这样的他,无疑是残忍的。

祝晓楠早已知道答案,虽然心碎难堪,却还是笑了笑,“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我知道你们陆家,那确实是我高攀了……”

“不是这个原因。”陆时渊打断她的话,“你有很好的学历和工作,是个不错的姑娘。”

“那为什么我们不合适?”祝晓楠一听这话便有些急了。

“你很好,只是我不喜欢。”

祝晓楠神情恍惚了一下,一句不喜欢,多扎心。

她苦笑着,“那你喜欢她?”

她没指明,陆时渊却很清楚,低低嗯了声。

“她不是你的外甥女?”

“不是亲的,只是小姑娘愿意这么喊。”

陆时渊想起她喊自己舅舅,还觉得有些好笑,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温柔几分。

祝晓楠不死心,“我认识你两年多了,在燕京我们是同一个科室的,有小组要来康城,你报名了,我就跟你过来,家里人不理解,还为此吵了好几次。”

“你跟她才认识多久?你就这么喜欢她?”

“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怎么就一点都看不到!”

喜欢多年,祝晓楠一直没说,原因也很简单。

平时追求陆时渊的人虽然多,可他完全置之不理,两人又是同一科室的同事,朝夕相对,没人比她更接近陆时渊,自然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攻略他。

可是苏羡意的出现,让她着急了,她不敢再坐以待毙。

“陆时渊,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喜欢你两年了!”

就算知道结果,也想为自己争取一次,也算给自己多年的感情一个交代。

祝晓楠这是在做最后的争取,她紧盯着陆时渊,忐忑又充满期待。

陆时渊目光垂下来,只说了一句话,就彻底击溃了她的所有。

他说:

“你为了我来康城,可是我来这里……”

“是为了找她。”

无需更多语言,祝晓楠整颗心被撕得稀碎。

“如果感情可以按时间计算,我和她认识更久。”陆时渊抬手将卷起的袖管放下,抚平,“她像只猫,胆子小,得慢慢来。”

祝晓楠忽然就想起肖冬忆提过,陆时渊捡了一只猫,取名小胆儿……

胆子小?

她低头苦笑,眼泪却控制不止往下落。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输了。

“我先回包厢。”

陆时渊说完,转身就走,没有给予一点安慰。

他不认为这时候的慰藉,是种温柔。

他径直离开,拐了个弯就听到后侧传来女生低低的抽泣声。

许多人都说他有时很残忍,可他觉得,给予她们希望,却不能给她们幸福,这才是真正的残忍。

**

陆时渊回到包厢途中又接了个来自家里的电话,耽误了一些时间,待他回去,推门就看到正端着酒杯的苏羡意,还有正在劝酒的肖冬忆。

自己才离开多久?肖冬忆,你可真能干!

“陆医生,你回来啦,过来,我们喝一杯。”坐在门口的人注意到陆时渊,拉着他进屋。

肖冬忆循声扭头,视线猝然与他相撞,那眼神……能杀人!

他背脊瞬时一凉,我滴妈呀,得溜了!

再不走,小命难保。

“大家都喝差不多了吧,忙了这么多天,腰酸背疼,我要早点回去睡觉了,陈主任,我就先走了。”

肖冬忆打完招呼就想跑,却在门口被陆时渊拦住了去路。

“难得聚餐,你还没跟我喝一杯,这就要走?”

“嘿嘿——我有点累了。”肖冬忆战术性傻笑。

“刚才劝她喝酒时,不是挺起劲儿的,这就累了?”

“有一点。”

陆时渊挑眉,“男人怎么能说累?”

卧槽?

肖冬忆强忍着想爆粗口的冲动,低声说,“我这不是看你和外甥女发展的有些着急吗?”

“我虽然没有实践经验,但是理论丰富,我跟你说,你家小姑娘喝多了酒,特别惹人疼……”

“机会我给你制造了,你要抓紧,放手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某人说完就溜之大吉,陆时渊却面色铁青。

他得多不要脸,才敢说出放手一搏这种混账话。

陆时渊回到座位时,小姑娘已经趴在桌上,似乎是喝多睡着了。

“意意?”

“唔?”苏羡意晃着脑袋,抬头看他,“肖叔叔?继续喝吗?”

肖叔叔?

肖冬忆,你可真会给自己长辈分!

“酒、喝酒……”苏羡意醉得有些厉害,在桌上随意摸个杯子,就要拉陆时渊一起喝。

“别喝了,我带你回家。”陆时渊皱眉,“你还能站起来吗?”

“站……站起来?我可以啊。”苏羡意醉醺醺得起身。

身子一晃三趔趄,根本站不稳,差点整个人仰后栽倒。

陆时渊急忙拉住她的胳膊,试图扶稳她。

苏羡意却瞬时倒在他怀里,头抵在他胸口,隔着一层轻薄的衬衣,小姑娘的额头被酒精烧得滚烫,那股热意,好似要在他皮肤上烙个印。

“对、对不起。”

苏羡意一手抓着他的胳膊,试图起来。

只是人没起来,再次跌到他怀里。

呼吸热切而急促,乱七八糟的拍在他胸口,惹得他浑身僵硬。

苏羡意用力抓着他,试图再次借力直起了身子,待能自己支撑身体站立时,手指一松,手从他手臂滑落时,却被他轻轻抓住……

扣在手心。

她的手被酒精烧得很热。

软的,烧人的……烫得他手心发麻,只能更紧得攥住她。

陆时渊喉咙有些干涩,屏了口气,压低嗓音,靠近她:

“意意,我们回家,嗯?”

尾音稍稍拖长,宠溺般诱哄着。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17 醉酒惹人疼意意,我们回家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