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亲密接触,要命的过敏症状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021-09-15 18:57:35

月初姣姣

资讯 | 连载

陆时渊一行人走出电梯后,他才低声询问,“来医院?哪里不舒服?”

语气虽然客气疏离,可他身边的两人却从这只言片语听出了不寻常,尤其那男医生,紧紧盯着苏羡意,那灼热的视线,恨不能要击穿她的口罩。

“应该是过敏了。”

苏羡意抿了抿嘴,之前在车里还大言不惭,不会过敏,如今却来了医院,还偏让他看到了。

“最近过敏的人很多,我估计你到了那边还要排队,干脆去你舅舅办公室,让他给你看看,他虽然不是皮肤科的大夫,诊治小病小痛是没问题的,不严重的话,拿点药吃两天就没事了。”

说话的是那个男医生,苏羡意又看了他一眼。

三十左右,比较标准的浓颜型帅哥,与陆时渊的斯文雅痞不同,多了些随性自在,阳光爽朗,胸前的名牌上写着:

麻醉科,肖冬忆。

“我已经挂了号,舅舅肯定也挺忙……”苏羡意不想打扰他们正常工作。

“不忙,刚开完会,正准备下班。”肖冬忆笑着看她,“你跟你舅舅还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是吧,时渊?”

陆时渊只淡淡看了他一眼,又转而看向苏羡意,“走吧,去我办公室。”

苏羡意内心是很愿意的,跟在他后面,又乘了电梯,随后进了个房间。

**

办公室,整洁干净,桌上还有几份病历,苏羡意偷偷打量着,透着点小心翼翼。

“把帽子口罩摘掉吧。”陆时渊说道。

“好。”苏羡意依言摘下后,又顺手理了理被压得软塌的头发。

因为过敏,她连护肤品都没敢怎么用,更别提化妆,整张小脸素得不行,许是被口罩闷久了,小脸还红扑扑的,呼吸间,透着热意。

“没想到你在这家医院工作啊?”苏羡意随意寻了个话茬。

“我不是这家医院坐诊的医生,从燕京过来有其他事。”陆时渊回答得简单。

苏羡意点头,难怪了,以他的资历,在军总都能排上号,就算离开那边,也有大把医院抢着要他,又怎么会突然到康城的医院来。

“有什么过敏史吗?”陆时渊打量着她。

“应该没有。”

“皮肤有什么感觉?疼或者痒之类。”

“有点痒,主要是脖子这里,有些红点。”

苏羡意今日穿得衣领略高,说着把衣领往下拉了一寸,微仰着头,想让他看得仔细些。

她的脖颈细长,颈部线条也好看,只是锁骨脖颈处已经起了红疹,衬在白色的皮肤上,越发鲜红刺目。

陆时渊俯身弯腰,离得近了些,带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忽然的靠近,让苏羡意心头一窒。

他的呼吸,好似隔着口罩都能感觉得到,忽轻忽重,落在她皮肤上,痒……

还有点热。

一瞬间,苏羡意的心跳突然变得很重。

陆时渊应该是在检查她脖颈处的情况,可她却感觉他的目光慢条斯理,好像在她脸上逡巡,从额角、鼻尖一寸寸扫过。

忽然之间,她感觉到脖颈处被人轻轻触碰了下。

他的手指从一处红疹处滑过。

指尖温热,触碰到她后颈的皮肤,她身子本能僵了下。

颈部,最私密,也最……

敏感。

就像命门被人攥住般,就连呼吸都深沉几分,苏羡意觉得自己脸更红,身更烫了,过敏症状好像更严重了。

陆时渊似乎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除了脖子,还有哪里起红疹了?”

“还有手臂。”

苏羡意将衣领往上一拉,又捋起了袖子。

陆时渊看完后,转身坐在桌前,拿笔给她开药。

“是过敏了,我先给你拿点药,这段时间尽量避免外出,出门要做好防护,饮食上也要注意,不要吃热性过高的食物……”

苏羡意瓮声应着,将袖管放下。

“辛辣的,刺激性的都不要碰,牛羊肉也最好不要吃。”

苏羡意认真听着,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时渊,能进来吗?”听声音还是那个男医生。

“进来吧。”

陆时渊把药单递给苏羡意后,肖冬忆也推门而入,换下白大褂,穿得分外休闲。

“看起来确实是过敏了。”他瞄了眼苏羡意的脖颈处,“不是很严重,吃几天药就好了。”

“谢谢。”苏羡意笑着点头。

“你这是要去拿药吧,我陪你去啊。”

过分热情,必有所图,苏羡意还是很警惕的,“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医院这么大,我怕你迷路。”肖冬忆笑得人畜无害,“你喊时渊舅舅,我跟他是同事好友,你可以喊我一声叔叔。”

苏羡意嘴角一抽,他也就比自己大几岁,叔叔?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去拿药吧,不用理他,待会儿在南门等我,一起回家。”陆时渊说得太自然,加上有个让她喊叔叔的热情怪人,苏羡意点头跑了。

“你有情况。”肖冬忆双手抱臂看着正换衣服的人。

“有吗?”

“我们同事这么久,从燕京到康城,你家几口人我还不清楚?你哪儿来这么大的外甥女,还一起回家?你们住一起?你那车子除了你妈,还坐过其他女人?连捡只猫都是公的,你不正常。”

陆时渊语气很淡,“你没看到,不代表没有。”

“你俩要真没事,你觉得我做你外甥女婿怎么样?”

“你没戏。”他的回答笃定。

“她有对象?还是英年早婚了?”

“她有特别喜欢的人。”

“那也还有机会。”肖冬忆笑道。

陆时渊看了他一眼,“她喜欢我。”

肖冬忆愣了下,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那你们搞什么舅舅、外甥女,是在角色扮演?还是你会玩。”

神特么特别喜欢?你跟我强调这个干嘛?

陆时渊并不理会他,换完衣服就要走。

“等会儿,你干嘛去?”肖冬忆拦住他的去路。

“下班。”

“你还没交代清楚就想跑?以前下班也没看你这么积极?”

“不想让她等我,所以我去等她。”

肖冬忆显然是被某人的话给骚到了,亏得医院那些小护士还说他是高岭之花,我呸!表面正经直男,背地里都快玩出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09 亲密接触,要命的过敏症状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