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筹钱

盛芳

2022-07-24 18:12:06

须弥普普

资讯 | 完本

后衙的公厅当中,知县彭莽已是如坐针毡。

他见到裴继安进门,再等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倾身追问道:“怎样?还能剩得多少钱?”

裴继安并不回话,而是径直上前,先将一张纸平铺在那知县彭莽面前的桌案上,点着其中那一条圈出来的数道:“若是以立春为限,县中能余出一万六千四百十七贯三百一十六文。”

彭莽失声道:“多少?”

裴继安便把那数字又报了一遍。

彭莽只以为自己耳朵被屎糊住了,听得岔了一位,惊道:“怎的这么少?”

一面说,一面凑到那纸前,拿手指比着一位一位地点,点到最下头那一个字,犹有些不敢置信,抬头问道:“莫不是你们算错了??”

裴继安便指着纸上的条目,一项一项读给他听,其中版帐钱若干贯,吏役钱若干贯,再有增税钱等等,最后计算出来果然就是那一条实数,连一文都不多。

彭知县顿时觉得呼吸都不畅了,连忙转头对着一旁站的人道:“谢善,上回不是说还有三万多贯,不过一转眼的功夫,数目怎的就全然不对了?”

对面那被称作谢善的人长手长脚,四十余岁,看着有些苦相,此时擦着头脸上的汗,回道:“小的应当不会犯下这样的差错才是……”

他说罢,又转去问裴继安道:“我记得六月点库的时候还有三万余贯,今年又没有花过什么大钱,是你那里点得错了,还是而今着急算账,差了什么数?”

裴继安便回道:“谢押司确实没有记错,七月点库的时候县中尚有两万九千七百贯零三文。”

他一面说,一面把手中拿的账册摆上了知县案头,在做了标记的地方一页一页翻给对方看,又解释给旁边那人听。

“……九月里头知州下令提库,调支了七千两百三十一贯,三个月间来往接待支了八百九十三贯,年底养俸开销必要预出两百一十三贯,这是早已定下的,州中已经给复了……”

又道:“另有公使库支了一千余贯,做茶酒、书册生意……”

几厢合计出来,果真并无半点差错。

裴继安此处说一句,那彭莽的眉毛就皱一分,等说到最后,彭知县的两条眉毛已经皱得可以夹死秋后带骨的白花蚊。

彭莽虽然不善庶务,脑子倒没有问题,况且裴继安那纸上列得已经清楚到了极致,无论所收、所支都是做了两个版本,一版是以时间为序,由远而近,一版是以金额为序,由大到小,叫他想要看不懂也难。

三人在此处拿着账册对了良久,对到最后,发觉几乎没有可以减掉的支出,而此时已经是十月,距离立春不过百十来天,秋税已经收得七七八八,县中接下来再无大笔银粮入库。

押司谢善提议道:“知县,咱们县里实在没有余钱了,不如同郭监司说一声——那被取走的七千多贯,可是董知州亲令调支的,如果不支那一笔钱,今次再咬牙凑一凑,就算不够两万贯,多少也能得出一万,可而今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彭莽正在六神无主之时,他平日里甚是好说话,此时见得下头人出馊主意,竟也好声好气地摇头道:“不妥,董知州支钱,说调就能调,郭监司要银,就凑不出来——这一位可还是董知州的上峰,若是当真如此行事了,怕是两厢都要得罪。”

谢善忙道:“知县说的是,然则县中果真挪不出钱了,便是衙门明年一年不吃不喝,也不够两万贯,万不得已的话,只能朝下头百姓加赋了。”

听得他这样说,彭莽的头简直是摇了又摇,连声道:“万万不可,前年才遭了灾,好不容易这两年缓得过来几分,赋税本来就重了,再加一回杂税,农人怎的过活!”

又叹道:“罢了,拼着被骂这一回,最差不过考功得个下等,被罚上十几二十斤铜——我去同郭监司哭一回穷罢!”

裴继安立在一旁,只听这二人说话,自己并不插嘴,然则听得那彭莽的打算后,却是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那郭监司正是谢处耘之母的再嫁夫婿,名唤郭保吉。

他时常听说其人言行经历,也同对方打过几次交道,只觉得那人心志坚定,手腕强硬,去其面前哭穷,怕是未必能得好。

然而这毕竟只是一家之言,又是私下揣测,比起彭莽,裴继安同那郭监司的交集毕竟要少太多,他并不自信,也就不去多这个嘴了。

次日一大早,那知县彭莽便去了宣州城中,然而还未到得正午,就灰溜溜地又窜了回来,连饭也不吃,急急忙忙着人把裴继安找了进去。

裴继安在公厅门口正好遇得押司谢善出来,对方苦眉苦脸,见得他来,先打了声招呼,又用力捅了捅跟在后头的人。

那人十分不高兴,自鼻子里“嗯”了一声,却还是拉长了脸,最后也跟着叫了一声“裴三来了。”

原来是谢善那儿子谢图,原本抢着去管公使库印书的。

裴继安向二人应了一声,略行了个半礼。

谢善小声提醒道:“知县没得好,你警醒些,不管他说什么都别答应。”

口中这般说着,却是瞪了一旁他那儿子谢图一眼,一边含含糊糊地骂崽,一边带人走了。

裴继安看到谢图,已是猜到了三分情况,等进得门中,果然见那彭莽愁眉苦脸的,一看到他,就指着桌案对面的位子招呼道:“继安,来坐!”

还未等裴继安坐稳,彭莽已经开始黑着脸怒斥起那谢图来。

“你昨日说公使库支了一千余贯去做茶酒、书册生意,我当时没留意,回头一细究,才晓得那是一千八百多贯,这样大一笔钱,一年下来没赚到就算了,竟是还倒亏,而今正是用钱的时候,下头县乡、书铺无一不来抱怨,又说衙中茶酒价贵且劣,又说那书粗制滥造,不得能用,偏偏又强要人认购,引得士子、商户怨声载道……”

他一面说,那脸上的表情却是渐渐转为小意起来,和声细语地道:“那谢图已是不中了,我方才骂过他,将来再看如何论处,只是而今郭监司要各县自筹两万贯,以供雅州军饷,这差事推无可推,只能认下。”

说到此处,那彭莽犹豫了好几息,最后道:“县中帐库情况你最为知晓,哪里够!方才谢善同我说,你从前曾与人行商,颇善经营之道,却不知若将那公使库交由给你,可能在立春前得够五千贯钱?”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二章 筹钱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