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夜诉衷肠

檐下听雨时

2022-06-24 06:38:23

囧月明

资讯 | 连载

夏挽音逐渐缓过神来,自知被陆明就下,心里五味杂陈。

“傻丫头。为什么做那种傻事?”

夏挽音盯着陆明一双眼眸,有点怒气,但又满是温情,还是那般容易让人陷进去。嘴唇动了动,却没出声,隔了好久,又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陆明,“你陪我去院中走走吧。”

夏挽音话音一落,便往门口走去。推开门,看陆明还站在原地,回眸笑了笑,“陆哥哥,走吧。”一身淡粉色的半袖襦裙,若是脖颈上没有那条红痕,眉眼带笑真如陆明当年初见模样。

月色清凉,相对无言,两人并肩站着,谁也没有先开了口。

“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两人同时开了口。夏挽音看着陆明只是笑,“你先说吧。”

陆明看着夏挽音,想起夏挽音刚才在屋中的举动,觉得一刻也不能多等,平静地说着,却掷地有声。

“挽音,我……我当年走的匆忙,一直有些话要告诉你。只是这么多年,我却忙于朝政,一直没机会找到你,亲口告诉你。”

陆明伸手抓住夏挽音的胳膊,把人半拥在怀里,看着夏挽音的眼睛,深吸了口气。

“挽音,我心悦你。今夜我们不说什么世俗礼节,你愿意和我回京城吗?”

明明把话说出去了,陆明心里却空了一块。好像先开口的人总需要勇气,先开口的人总想要一个心仪的答案,可是先开口的人却总是等不到回音。

夏挽音往后退了一步,陆明也放开了手。

“陆明,你说你心悦于我,你拿什么证明?拿消失这么多年,一出现开口就像让我抛弃一切和你走来证明吗?”

夏挽音声音不大,可是一字一句都扎在陆明的心上。

这次重返此地,在荷塘撞见夏挽音实属缘分,陆明相信这种说不清,摸不透的缘分。所以一开始,他想找,但又不愿意刻意去找,他把自己的处境放在一个奇妙的位置上,想让命运帮他做出那个犹豫不决,不敢面对的决定。

好在,上天垂怜,故地逢故人,再一次看到夏挽音,陆明一瞬感受到自己的心意,情发于心,陆明确实动了情。只是,命运也和他开了个玩笑,夏挽音已有了家室,自己终将是个过客。

陆明不甘心,可是却没有办法,只能尽快办完公务,被迫让自己忙碌起来。只是,这么多天忙着查案子,查着查着,陆明发现夏挽音过得并不好,也大概猜到夏挽音嫁人并非是自己的心愿,大概是洪振才逼迫的。

当陆明察觉这一点时,却再也舍不得放手了,熟读的圣贤书先抛在脑后,夜里时不时想把这个自己捧在手心的人,这个心心念念了几年的小丫头从这深深洪府带出来,不让她再受一点苦。

可是,陆明也怕。怕自己的一时冲动误了小丫头的贞洁,怕他人的闲言碎语惹得小丫头不高兴。

陆明思虑过,把心事剖开让观砚帮着出谋划策。想到底,不过是贪恋一个人,不肯放下罢了。陆明下定决心把藏在心里的话说出口,却没想到换来这样一种回应。陆明搞不懂,朝堂政局如此复杂,他也摸爬滚打了五年,做事办事往往皆能握在掌中,偏偏遇到男女之间的事,陆明总是想不明白。

“陆明,五年前,你留了一封手书就走了,没打一声招呼。偌大一张纸上就写了几个字,‘挽音,等我。’好,我等,我傻傻地等,等了快五年。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没等来你的人,甚至没等来你一句回声。”

“陆明,你感受过等待的滋味吗?你留下的那封手书,就像一颗星星,我看得见,仿佛很近,伸手却摸不着,也感受不到一点温度,只能自己悄悄揣测。等待的时候就是这样,总得有一个念头,剩下的都是心甘情愿。我等啊等,让爹爹拒绝了多少婚事,因为我坚信,你一定会来找我。可是,我遇到洪振才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被人按在婚床上无处可躲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陆明,心火也是有尽头的。我踏入洪府的那一刻,便再没什么念想了。”

陆明静静地听着,什么也没说,他感觉夏挽音在哭,可是她眼角什么都没有。他静静地听着,听她哭诉。陆明难过又庆幸,为她受苦而难过,但又庆幸这小丫头还愿意朝自己哭诉。

夏挽音说完,陆明很久没有开口,两人又一次相对无言,前院的喧闹声传过来,好似些诡异的嘲讽。

一阵风过,吹起一树的叶鸣,卷起夏挽音的发梢。夏挽音长叹了口气,看着陆明,“陆大人,我脏了。”不等陆明开口,夏挽音低声接着说,“陆大人,既然错过了,就不要回头看,还是往前走比较好。今日之事,还是谢过陆大人了。”

陆明甩开折扇,面色沉静,衣袖轻扫,带起些常年喝茶染上的茶香,淡淡的,特别好闻。陆明心情不知到如何形容,就像一团乱麻,找不到头绪。

可是看着夏挽音转身往屋内走去,陆明大步上前,拽住夏挽音的胳膊,一点没有文人墨客的样子,反倒像是耍起了无赖。一开口,声音竟有一丝颤抖,仿佛求饶一般。

“挽音,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陆大人。我也不想叫你洪夫人。”陆明声音一颤,好似染上了哭腔,夏挽音的心也跟着一颤。

“陆大……”话还没说出口,陆明修长的手指就浅浅搭在夏挽音的唇上。

“挽音。”陆明的音色很沉,听起来有些欲。“挽音,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不懂我。既然我已经错过一次,便不会错过第二次了。”

陆明抓着夏挽音的胳膊,生怕人跑了。有那么一瞬,陆明感觉自己猜到了,但又不敢确定,细细想来,竟差点被个小丫头绕过去。

“挽音,我不许你说自己脏。下次再说,我便要罚了。”

“怎么罚?”夏挽音着实没见过陆明这副样子,忍不住被勾着回话。

陆明不待人反映,清浅一吻落在了夏挽音的眼睫上。那感觉很轻,仿佛初冬的一片落雪,只一瞬便化个一干二净,再无踪影。

“你……你,你如今怎么成了这么……”

“这么什么?挽音,你喜欢吗?”陆明丝毫不觉不妥,明明是整日里满口礼义廉耻的人,此刻却做着荒唐事。

“不喜欢。”夏挽音嘴硬,脸上却已泛红。

陆明把人轻轻搂住,凑到夏挽音耳边低语,“那挽音喜欢我什么样?”

此话一出,却迟迟没能换来回音。

夏挽音低着头,想藏住嘴角的笑,憋住了声音,肩却轻轻颤了颤。

“挽音,你脸红什么?”

见被戳破,夏挽音一把推开陆明,往树下去了,“陆哥哥,你,你学坏了。”

“那挽音你到底喜欢不喜欢?”陆明穷追不舍,非要问个明白。

思索一番从进屋见到夏挽音的一系列反应,陆明心底便顺出一条线来。夏挽音好似也是喜欢自己的,夏挽音说那么多赶他走的话实际也是为了他的声名。

陆明在朝中担任要值,若是被人知道他带了个已婚女子回京成婚,不知要被人说成什么样子。轻则受些污言秽语,重则被人上谏,官途受损。

这小丫头,看上去沉静了不少,鬼主意还是那么多。想三言两语扑灭陆明心头喜欢的热情,且不想陆明也与她一般,把五年前的一份情牢牢记在心上,又岂是轻易就能淡忘的。

两人坐在树下,心意相通,敞开了聊起往事。纵使前院再怎么热闹,此刻也无人绕得二人言欢。

“陆哥哥,你为什么不给我写信。”

“我没想到可以写信。挽音,是我太傻了。你别怪我。”

“可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夏挽音嘟囔着,陆明确没听太清楚,想凑近点再听,夏挽音却不说了。

此刻心意明了,去追问那些没了回音的信件着实没什么意思。夏挽音看陆明的样子仿佛真没收到信一般,心下也笑自己傻。

当年陆明随口说了个住处,自己便写信过去,收不到回信还一直寄,真是傻得可爱。陆明不知道也罢,省的换来某人的嘲笑。

“那你说,你有没有去过青楼?”

“挽音为何如此关注这种问题?是怕我和别人跑了?”陆明伸手揉了揉夏挽音的脑袋,头发柔顺非常舒服,害怕小丫头生气,刚忙乖乖交代。

“挽音,我对明月发誓,我就去过三次青楼。一次是去见洪振才,一次是去见洪振才,还有一次……”想到那次的经历,陆明顿了顿,没说出来。

“陆哥哥怎么总是找洪振才?”

“还不是因为我喜欢的人被抢走了。”陆明晃着折扇,眼眸带笑。

“所以还有一次呢?是去干什么?”

“那次……”那次真的不堪回首啊。

陆明至今还记得那日。自己刚离开夏挽音不久,还没出城,撞上了个一同进京赶考的人。聊了几句相熟之后,那人二话不说,说要请他喝花酒。

陆明就这么阴差阳错地被人拽入了一间青楼,是哪一间已没有印象了。陆明只记得那日被灌了不少的酒。

酒精上头之后,陆明因为生得一副好相貌,有一副谦谦君子之风,和往日来青楼买醉的公子大不相同。便被一群歌女围住,想要陆明作诗一首,写在轻薄的披肩之上。

陆明喝得昏昏沉沉,被围得寸步难行,只得接过笔,即兴作诗一首,小心翼翼写在姑娘披肩之上,抉择一二,还是落了款。

只不过,那日是陆明第一次去青楼,喝得醉醺醺的,还不住被人调笑。陆明嘴角绷不住,实在不想开口提这等惹人嘲笑的旧事。只得反客为主,看着夏挽音。

“挽音,你可还没告诉我呢?”

“告诉你什么?”

“你的心意。”陆明一双桃花眼,月光照映下,一眼便能陷进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六章 一夜诉衷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