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静候新婚宴

檐下听雨时

2022-06-24 06:38:22

囧月明

资讯 | 连载

曹进处理了一早上公务,正赶着中午时分吃上了一口热菜,只是这饭吃得愁眉不展。

“怎么了?身体不适,还是今日的菜做得不合胃口?最近是不是太忙了,昨日里还失眠了半宿。”曹夫人瞧着曹进的样子,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我身子好着呢,没生病,夫人放心。只是明日洪府纳妾,洪振才请了不少人,总害怕又出什么乱子。”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来这儿这么久了,自也知道洪公子就是这样的人,所幸你当官这么多年,洪公子也没闹出什么乱子。我看啊,你就是瞎操心。”曹夫人念叨完大的,又转向小的,“来,落茗,多吃一点,夏日暑气中,你看着都瘦了。”

曹落茗谢过母亲,心里也揣着事。

曹进这几日公务繁忙,好不容易得了空。曹落茗本打算趁着今日吃饭,再找机会问问陆大人的事,可是曹进自坐到桌边,边皱着眉头,不知道遇到什么烦心事。曹落茗看着也不好开口了,只能再等下一次机会。

“怎么能是瞎操心呢?这洪振才纳妾,前日里已经闹过一次了。最近陆大人也在,若是传回京城去,参我一笔治安不力,那还了得。况且洪振才也往我这里送了帖子,去还是得去的。”

“行了,再怎么着,饭还是要吃的。”曹夫人说着,又往曹进碗里夹了些菜,笑得温和可亲。

曹进默默吃着菜,看着自家夫人和善的微笑,又想起昨晚的事来。

昨晚陆明便装到曹府来了一趟,这一趟吓得曹大人昨日夜里便没有睡好。

曹进当时正在练字,一幅字刚写完,酣畅淋漓。正欣赏间,便听见窗外有响动。曹进搁了笔,缓步往窗边走去,还没走到窗口,便看见一道身影从窗外翻了进来。

曹进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刚张开嘴便看清了来人的面孔,声音哽在喉咙里,嘴半张着,因为愣神忘记合上。

那人翻窗的姿势并不怎么潇洒,落地之后,自然地整了整衣袖,仿佛脚下踏着的是自家的地盘。那人手中握着把折扇,一双桃花眼带着点歉意地笑了笑,正是几日前刚招待过的陆明陆大人。

“曹大人,叨饶了。”

陆明问候完,曹进脑袋还是有些麻木,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近日忙于公务,眼睛疲劳,出现了幻觉。

“曹大人,此次前来,却有要事相求。”

毕竟曹进当了几年的地方刺史,逐渐回过神来,便请陆明坐下,又恭敬地倒了杯茶。看陆明还是没说话,曹进又起身关起门窗,等候陆明开口。

“曹大人其实不必这么紧张的。”陆明眼尾一抬,抿了口茶。

“陆大人又何事,但说无妨?”我不是紧张,我是受到了惊吓。

两人坐在屋内,聊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陆明声音温和,只是所讲之事落在曹进耳中,让曹进心下不由得紧张起来。

陆明不紧不慢抿了口茶,放下茶杯,等着曹进思索,倒也不甚着急。

“曹大人,你我都是替皇上办事。本官也相信曹大人的品行和能力,还望曹大人能倾力相助。”

交代完事情,陆明笑着起身,又翻窗走了。屋内只剩曹进一个人,对着面前的一盏烛灯,内心翻涌不息。

虽然给了陆明肯定的回复,但是曹进心里苦。

落在头上的差事,而且是份皇差,曹进想推也推不掉,事情没办成,指不定还要受到牵连。曹进琢磨着自己当时在京城想尽办法才调任此处,谋了个地方刺史的官职,不就是为了远离皇城中的尔虞我诈,求一份相对安稳的生活,如今这情形真是逃也逃不掉,与当初有什么分别?

自己当时究竟在想什么?竟想把女儿嫁给这种贵人。长相才能确实出众,虽不用带兵出战,直面战场上的生死一瞬,可是却锁在朝堂内过着刀尖舔血一般的生活。自己怎么能把宝贝女儿往火坑里推呢?

曹进心里想着,推开门走出去,举目望向头顶的夜空,文人情怀翻涌上来,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陆明走得自在,曹进却辗转反侧一整晚不得安眠。

想着,曹进又吃了口饭,嚼着嚼着实在觉得没什么味道,这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风月阁今日也是格外热闹,众人聚在一处,三三两两讨论着花魁要给洪振才做妾的事情。有人觉得如此美的花魁嫁给洪振才是可惜了,也有人再猜测着新一任花魁由谁来接替。

兰儿坐在屋内,马上要嫁人了,心里也有些不安,但更多是欣喜之情。倒有不少姐妹来给她送行,留下些首饰之类,坐着和兰儿说几句话,投来些许羡慕的目光。

“哟哟哟,怎么着,都想挨板子是不是?我这风月阁今日没客人啦,都坐在这里干什么?”老鸨“嘭”的一声推开门,吓得里面来送行的姑娘一齐站起身,低着头顺着门边溜了。

老鸨走进来,看着正梳妆打扮的兰儿,倒是有些说不上来的情感。

“妈妈。”

“哟,还认我这个妈妈啊。我还当你跟了别人,就不认我了。”

“怎么会呢?”兰儿迎上去,搂着老鸨一只胳膊,笑意盈盈。

“行了,别在我这里说好话。你夜里跑去洪府的事,我早都知道了,还装!”

“妈妈,我可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兰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露了,有赶忙给老鸨说了些好话。

老鸨倒也没生气,从袖中取出快红布,布里包着东西,但看布的样子,像是个镯子。兰儿不敢多问,这份礼显然有些贵重,她也不敢伸手去接,硬是被老鸨塞在手中,才收了起来。

“行了,多的话不说,这么多年虽是靠你们赚钱,对你们手段狠了些,但我一直把你们当亲女儿看待。只是既然洪公子看上你,你也上心,那便好好跟着他。咱们虽是青楼出身的姑娘,但也不用怕家里那些正房。”老鸨说着,眼角竟冒出几滴眼泪,看上去倒真有些舍不得兰儿一般。

兰儿眼眶红红的,没说话。待老鸨走后,神色又回复了正常。

若不是怕赚不到钱,来赶走给她送行的姐妹。若不是收了洪振才那些银子,把她在两个人之间来回安排。今日老鸨所说之话,大抵也更能让人相信。

兰儿不恨老鸨,毕竟很多年前的一个傍晚,老鸨带走了孤苦伶仃的她。只是时光悠长,情比纸薄。兰儿明白,老鸨此刻的难过只会和银子有关,大抵担心往后风月阁生意不景气,又后悔简单把他买个了洪振才。

看着手中红布包着的镯子,兰儿笑了笑,打开小巧的首饰盒,装了进去。接着,一双白嫩的手又从盒子中取出了个物件。

那是一串银铃,看外观已有些年份了,随着手指轻微的晃动,发出清脆的声音,十分悦耳。

兰儿攥着这串银铃,自言自语地念叨。

“娘,女儿终于要嫁人了,终于要逃脱这座楼了。您以前说兰儿嫁人的时候,您要亲自给兰儿梳头发的,可是自从爹爹和姐姐失踪了,你便跟着生了场重病,最后你们都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受苦。”

“姐姐,兰儿也想你。小时候总强你东西,说长大了一定会还给你,可我还没长大,你就不见了。这串银铃是娘送给我们的,你和我一人一串,你整日里戴着,我舍不得总是收着。姐姐,你和爹爹到底在哪里啊?我都要嫁人了,想来你应该也找到了好夫家,一定合合满满的,比我过的好……”

少女的心事只有对镜独语,少女期待的婚事也只有在少女的心中是个特别喜悦的时刻。

洪府明日的婚宴,洪振才请了不少人。稍微有些身份的,洪振才便递了请帖。许多人期待着婚宴的到来,也有不少人因为这场婚姻紧张筹备,不能安眠。

又一个月夜,陆明看着头顶的星空出神,手里捏着个香囊,彻夜未眠。

晨光熹微之时,观影带着曹进的信进来了。

“大人,您又整夜没睡?”

“睡了。”陆明撒起谎来,眉头都不皱一下。

“大人,您就别蒙我了,外袍上还沾着昨日吃的糖渣,一看就是没脱下来过。”

陆明看了眼袍子上的污渍,看见观影就来气,“昨日看见了,为何不告诉我,你成心看本官笑话不成?”

“属下……不敢。”

陆明不耐烦地脱了外袍,倒也不避着观影,换起了今日参加婚宴的衣服。

“说吧,什么事?”

“回大人的话,曹大人送消息过来了。城外却有几户人家,这几年不知去向。属下看了,有一户人家比较符合您的要求。此户人家姓白,白丙并非本地人,因战乱迁至此处,家中有儿女。大约八年前,白丙和长女失踪,妻子报官没有结果,因病过世,这之后,小女儿也不见踪影。”

“小女儿也丢了?”陆明上半身脱了个干净,常年不见光也不怎么走动的习惯留下了有些白得病态的皮肤。

“是。”观影话还没说完,便听见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听声音便知道是观砚,想来是来伺候大人起床的。

观砚扒在门上,脚顿在原地,看着屋内的景象,突然开始担心自己的小命。

屋内光线还不太分明,观影半跪在地上,陆明裸着上半身,一双桃花眼眯着,眼眶泛红,看着仿佛狐妖一般勾人。两人就这样待在房间里,观砚生怕自己是撞破了什么,缩了缩又退了出去。

“啪”的一声关门声,把陆明的话隔绝在了室内。

大人分明前些日子还说心悦洪夫人的,没想到真的好这一口,还好我跑得快,大人不会杀我灭口吧?

屋内陆明看着跪在地上的观影,无奈揉了揉因为熬夜而发痛的额角。

“去,把人找回来,伺候我更衣。”

观影回了声“是”,出门时,想起自家大人裸着的上身,脸上不自然地透出些红晕。

该死的观砚,成日里都在学些什么东西,真不让人省心!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四章 静候新婚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