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云间一身月

檐下听雨时

2022-06-24 06:38:22

囧月明

资讯 | 连载

“洪公子,我不过离开了几日,你是不是把我说过的话全都抛到脑后了?”

洪振才想说话却因为脖子被掐着,气都喘不上来,下意识伸手去拽那只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想争取一口新鲜的空气。却发现那只触感柔软细腻的手,力量却不容小觑,洪振才如何也不能把那只手从脖子上取下来。

顺着这只手,洪振才看见了这只手的主人,顶着那张让自己颇为忌惮的脸,挂着一丝阴冷的笑。

“踏……踏云!”洪振才好不容易吐出几个字,真的有了窒息的感觉。那一刻,洪振才打心底觉得自己是一只濒死的鱼,被人攥在手心。

踏云也没打算直接把人掐死,感受着身下人的动作放开了手。手掌松开的瞬间,洪振才的脖子上留下了五道漂亮的指印。空气钻入肺腑,洪振才如获新生,猛得咳嗽起来。

“洪振才,前些日子我和你说过什么,还记不记得?”

洪振才一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害怕地点点头。

“那你告诉我为何如今满城都说你纳妾的事?”踏云笑着,像个单纯极了的小丫头,只是这小丫头转头就仿佛无常一般,索走人的性命。

“我,我这也是没办法,有人要和我抢人,我再待在家里,这姑娘就被人拐跑了。”

踏云听完,也懒得和这种好色之人计较。一脚踩在洪振才肩上,力道压着洪振才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这些事既然你已经做了,我也懒得再管。今日来找你只有两件事,你务必要如实回答。”

洪振才点点头,眼睛都瞪直了。却没想到,踏云身后又走出个人来,两人站在一处,若是不开口说话,洪振才也分辨不清楚。

“姐姐,怎么了?”

沐月从袖口拿出一颗药丸,掰开洪振才的嘴便丢了进去,洪振才来不及反应,喉头一动便吞了下去。

“这药毒性极强,我这里只有一颗解药,两柱香内,你若是得不到解药,我便只能替你收尸了。我劝你乖乖说真话,否则我们的手段相信你也清楚。”

洪振才试图把药呕出来,还没翻过身,又被踏云一脚踩了回去。

“我问你,许多年前,你是不是抢过一户平民百姓家的姑娘?”

洪振才这么多年做了不少坏事,也调戏过许多姑娘,惊慌之下,一时半会儿竟不知道这二位说的是那个姑娘。

“怎么?想不起来了?那我提醒提醒你,沈全书帮你解决过一起命案,你可还记得?”

洪振才虽然不在京城,但依着沈全书这个妹夫也知道不少事,隐约也猜到了这二位顶头的人是谁。只是这命案已过去多年,从没人再提起。这二人重提旧事,洪振才心里突然有些害怕。

可是踏云的脚就踩在他肩头,洪振才感觉自己骨头都要碎了,心下害怕,想到现在的处境,疯狂点了点头。

“记得就好。那我问你,尸体当时藏到哪里了?”

“城外!城外乱坟岗!”洪振才感受到肩头加重的力道,几乎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确定?”

“确定,千真万确!我当时没想到会死人,所以就让府中一个可信的下人把人直接拖到城外乱坟岗埋了。”

“还能想起来在什么位置吗?埋尸体的人现在在何处?”

洪振才心里着急,情急之下脑子倒也清楚,“那一片全是尸体,几年过去了,早就找不到了。埋尸体的人那年冬天就失足掉进湖里了,等救上来的时候就没气了。”

踏云和沐月对视一眼,踏云松了脚,洪振才瞬间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沐月从袖中拿了个小瓶子出来,洪振才刚忙伸手去接。只是瓶子在手中划过,留下些冰凉的触感便又被收了回去。

“不对。”沐月把解药收回来,一根银针就飞了出去。洪振才只感觉脖子一痛,便从脚心逐渐蔓延上来一种针扎一般的痛感。

“姐姐,怎么了?”

沐月伸手拦住了妹妹,盯着在地上因为疼痛缩成一团的洪振才,清冷的声音带着点怒意,“洪振才,刚才那一针加快了毒性的蔓延,这是你刚才耍小聪明的惩罚。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最好别再耍花样。”

洪振才何时受过这种折磨,两双腿宛如剔骨一般地疼。没想到自己为数不多机灵了几次耍了个小聪明,还是被人看出来了。

“我说,我说。我都告诉你们。能不能先让这些都停下来,这样下去我会疼死的!”

“你没有选择权。”清冷的声音仿佛在宣读一项判决。“洪振才,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当年死了两个人,一个兴许尸体丢在了乱坟岗,那另一个呢?也埋在乱坟岗了吗?”

洪振才痛得在地上打滚,耳边的声音忽远忽近。

“洪振才,我劝你不要消磨我的耐心。”

“我说!我说!我求求你,太痛了,求你了。”

沐月也觉得差不多了,伸手把银针拔出来,借着烛火烤了烤,捏在指尖把玩。

痛感消散了不少,洪振才也清醒了几分,缓了口气,看着眼前宛如恶魔的两个姑娘,背后直冒冷汗。

“说。我的耐心有限,你的命也有限。”

“那年我是看上了个平民家的姑娘,因为喜欢,我还登门拜访了几次。只是她爹也是个硬骨头,我每次去都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实在气不过,便带了一些人,把姑娘抢走了。谁能想到,我就轻轻一推,她爹撞在了柴堆上,一根细柴就从人身上穿出个洞来,当时就咽气了。我把姑娘带走,又怕人发现,便让人把尸体埋在乱坟岗了,那边有不少尸体,埋在那里也不会有人发现。”

“那姑娘我是带走了,可是那姑娘非说是我杀了她爹,竟有些疯疯癫癫。我让人看住她,最后还是没看住,我出了趟门回来,那姑娘就上吊自杀了。尸体是同一个人处理的,府上死了个人实在是晦气,我便让那人自己处理了。谁能想到那人冬日便落水身亡了,我也不知道那人最后把尸体丢在了哪里。”

“我就知道这些,真的没有了。”

沐月睨了洪振才一眼,看着他因为害怕微微颤抖的样子,把解药丢了过去。

洪振才拿到解药,丝毫不觉怀疑便吞了下去,艰难撑起半截身子,缓了口气。

“若不是主人让留你一命,我真想现在就办了你。”踏云站在沐月身侧,语气倒有些愤愤不平。

“云儿。”沐月的话音依旧平静,转身准备离去,走到窗边,又回头看了看洪振才。“希望你今日没有骗我,不然我觉得你不想知道后果。还有……算了,交给你,你也办不好。”

沐月带着踏云轻盈地翻窗而去,只留洪振才在原地喘着气。

这么多年的事情了,知道真相的也只剩下两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你们知道尸体的位置。

黑暗中洪振才勾了勾嘴角,神情里也有几分得意。步履不稳的走到桌案边上,就着烛火写了封信,给身在京城的沈全书送去了。

“姐姐,这洪振才说的话……”

“不可全信。”二人回了醉春楼,沐月便写了封密信让踏云亲自传回去,送到柳丞相手上。

踏云等着姐姐写信,“洪振才那厮都怕成那样了,居然还敢骗我们。”

“也不一定。只是这些事情只听洪振才一面之词到底是信不过的,还需再核实一下,确保万无一失。”

“若是因为洪振才,陆明比我们先一步找到尸体……”

“那主人想来也能舍得一个沈全书。你我这次的任务主要还是陆明。”沐月把信卷进一截竹筒之中,递到踏云手上,“去吧,路上小心。”

踏云也不敢耽搁,接过竹筒便往京城去了。

夏日月夜,星光漫天,风过树鸣,蝉声一片。一道清瘦的身影骑着匹快马,在林间小道上飞驰而过。树梢之上立着个人影,一步一下悄无声息跟着马匹,轻功极佳。

骑马之人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不时往身后瞧上几眼。行了没有一段距离,逐渐减缓了速度,最后一拉缰绳停了下来。

“出来!”踏云坐在马背上,感觉到一阵阵不安,喊了一嗓子,倒是中气十足。

马蹄声在四下静悄悄的山野显得格外清晰,一阵风过去,吹起一树的鸟雀。

踏云忽地感觉背后有风划过,想要回头身子却顿住了,一个人影站在了她身后的马背上,月光清冷,却把那人的身影拖得很长,笼下一片黑暗。

“东西,交出来。”一道沉沉的声音,在黑暗中给人足够的压迫感。

踏云不敢大意,只是那人好似并没有取自己性命的意图,只是想要那封密信,“阁下是何人?”

“东西交出来,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若我说不呢?”

“那你可以试试。”

不等身后的黑影反应,踏云一拍马背便跳了起来。一手摸向腰间,抽出软鞭猛得向身后一甩,自己顺势也转过身来,却没想到对上一张鬼面,吓得踏云落地了刚忙往后退出一段距离。

黑影轻飘飘地躲过鞭子,一跃而上落在一截树枝上,顶着个鬼面具居高临下地看着神经紧绷的踏云,宛如一匹找的猎物的狼。

只一阵风过,两人便交起手来。

踏云鞭法了得,每一鞭扔出去都传回破空之声,几截树枝被硬生生抽断了落在地上。只是那道黑影仿佛一团云雾,每一鞭看似要落在那人身上,可却总是与那人擦肩而过。几招下来,踏云也有些脱力了。

又一鞭扔出去,那黑影侧身躲过,抬手抓住了鞭子的尾端,绕在手上往身前一拽,两人便各执鞭子一端僵持不下。

“再给你一次机会。东西,交出来。”

一番交手下来,踏云没瞧见那人出手,也没猜出黑影的身份,心下有多种猜测,却又不能确定。只是踏云心里明白,自己功夫确不敌那人,幸好那人并非真的要取她性命,否则今夜便是她亡命之时。

“东西就在这里,你过来取便是。”

踏云手上拿着个竹筒,鞭子也松了力道。黑影丝毫不惧,顺着鞭子朝踏云走去。等黑影伸手碰到竹筒的一刹那,踏云指尖微动,毒粉瞬间从小竹筒中倾洒而出,弥散在空中。

踏云趁机上马,黑影却更快一步,一掌打在她背上,力道之大竟让踏云咳出一口血来。踏云动作不敢停顿,双腿一夹马肚子,便疾驰而去,一刻也不敢回头。

黑影到底吸了些毒粉进去,眼前的景物也有些飘忽不定,听着马蹄匆忙的声音,立在原处不再追了。吞了颗解毒的药丸,顶着张鬼面往城里去了。

黑影刚翻过围墙,落入一间小院,便听到一道慵懒的嗓音,“观影。”

“大人,您怎么又熬夜了。郎中都交代几次了,您再这样我只能把徐大夫搬来了。”

陆明丝毫没觉得威胁,瞥了观影一样,缓步朝人走去。一身如墨的衣裳,远观上去,衬得人身形挺拔,腰间别着张鬼面,倒有几分瘆人。

“大人?”

“骗我,没什么好下场。”陆明抬起扇子,挑着观影的下巴。观影被迫弓着腰抬起头,月光温柔地勾出一道漂亮的下颌线。

“大人……”

“刚去哪儿了,沾了一身血腥味。”陆明眸子微眯,鼻头轻轻动了几下,活像一只被人吵醒的闹着脾气的狐妖。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二章 云间一身月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