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兰生风月阁

檐下听雨时

2022-06-24 06:38:22

囧月明

资讯 | 连载

曹落茗在府门等了片刻,夏挽音便快步走了出来。

“夏姐姐!”曹落茗一把抱住夏挽音的胳膊,满脸愁容。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刚才做的香囊样式都不喜欢?”

“都什么时候了,姐姐你怎么还想着香囊啊!难不成姐姐还没听到消息。”曹落茗沉默了一下,小声附在夏挽音耳畔说:“洪振才今日大闹了风月阁一场,听说要带个青楼女子回府,怕是要纳妾了。姐姐你可怎么办啊。”

夏挽音瞅着曹落茗的样子,伸着手轻轻揉开小姑娘皱出的眉头,“阿堇都告诉我了。不用担心。我没关系的。”

“可是……”

“有些事情,你我再生气也改变不了什么的。”

曹落茗看着夏挽音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暗骂了洪振才几声,愈发心疼她的夏姐姐。

“夏姐姐,你跟我来。”

夏挽音被曹落茗拽着往前走,还没反应过来,“落茗想做什么?”

“我们找些人,去风月阁讨个说法。”

曹落茗气冲冲的,夏挽音也拉不住她,只得跟着她往前走,眉梢挂着淡淡的笑。旁人看去,仿佛纳妾的是曹落茗的夫君一般。

与此同时,风月阁内也相当热闹。

观影按照陆明的吩咐,换了身衣服,坐在厢房内,不曾露面。

楼下的老鸨和一众姑娘拦着发疯的洪振才,追来逐去的也不能把人安顿下来。

周围倒是坐了不少人,喝酒吃茶嗑瓜子儿,看戏一般,等着这场闹剧的结果。

“今天这楼上的客人倒是厉害,多少年都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不给洪振才面子了。”

“小声点说。我看啊,楼上那位,怕也是不好惹。”

“听二位这扣口气,看来是知道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小弟前几日没来,错过了,可否在二位这里讨杯茶喝。”看着二人无措的表情,来人笑了笑,“小弟请二位吃点心。”

陆明勾了勾桃花眼,一眼看上去,完全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罢了,坐吧。今日这风月阁这般热闹,八成都是来看戏的。说给你听也没什么。”

“小弟谢过二位。”陆明找小厮要了些点心,也一同坐下喝茶。

“你且看堂中这位。这位是洪家长子,这洪家也有些势力,洪公子在此处更是……”那人没说出来,两人眼神一对视,陆明便心领神会,伸手不自然的摸了把自己贴的假胡子,心里想笑,强忍着点点头。

那人见陆明听明白了,便接着说:“那洪公子便是这风月阁的常客,来店了也是找花魁——幽客姑娘。这幽客姑娘不常待人的,老鸨稀罕着呢。只听说洪公子愿意出高价把人赎走,软磨硬泡了好几次,老鸨才答应了。可是刚答应没几天,洪公子竟是又日日去了醉春楼,好些日子没来这风月阁。”

“所以这老鸨是反悔了?”陆明喝了口茶,兴致勃勃。

“这位公子一看就不怎么逛花楼。”那人同另一人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花楼里的老鸨大都贪财,拿钱办事。你要见姑娘,她就一副极其不舍的模样。可这姑娘也只是老鸨赚钱的法子,既然有钱赚,老鸨自然是不会后悔的。”

“那现在又是闹什么呢?”

“现在啊。自然是抢姑娘了。这洪公子去了几日醉春楼,没来风月阁,老鸨心里定也着急。虽是商定好了价钱,可是钱没到手,谁能安心?恰巧楼上坐的这位,也看上了幽客姑娘,出的价听说也不比洪公子低,老鸨自然是价高者得。”

点心上来了,不同样式,不同种类,还有些裹着馅的。陆明把盘子往说话的两人那边移了些,略略伸手,请二位不用客气。

一人捏着块点心,面色淡然,“要我看,这老鸨也是被钱迷了心窍。”

“此话怎讲?”陆明也捏了一块,点心入口,甜而不腻,味道甚好。

“此地人,谁不知道洪公子的名头。做事说话也都让着他几分。这老鸨怕是光顾着谈价钱,忘了洪公子也是块硬骨头。这不,洪公子这块硬骨头怕是听到消息,来砸店了。”

另一人也吃了块点心,朝楼上的厢房内扫了一眼,压低了声音,“我看老鸨说不定精明着呢。楼上那位指不定哪儿的贵客,怕是洪公子也惹不起。”

陆明也朝楼上的厢房看去,轻晃折扇,笑而不语。

“那可说不准。你们都不知道吧,洪家在京里也是有靠山的。要不然当年那……”

“楚兄,慎言。”

说话的声音忽地被打断,那人也意识到什么,低头看着手上的点心,闭口不言。

陆明倒是起了兴趣,隐约察觉到什么,不过也不急着问,笑说:“无妨。相比有什么难言之隐。小弟只是问今日之事,其他的二位也不必多虑。”

三人吃起点心,看着中间闹着,谁都没再开口。邻座的人也正聊着洪公子的事,陆明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听。

“这洪公子可有婚配?”

“那自然是有的,谁家能娶个青楼女子回去做正房呢。”

“这洪公子已有婚配,还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来青楼里抢姑娘,嚷着说自己要纳妾,看来这洪振才对洪夫人……”

“你知道这洪夫人是谁吗?那可是夏家的姑娘。夏归经商多年,就这么一个闺女,那可宝贝着呢。当年那么多人上门提亲,夏归一个都看不上。”说话的人打了个酒嗝,怕是已有几分醉意,说起话来也少了些拘束。

“可惜了,那么好的姑娘,偏偏被这等耽于美色之人瞧上,当时那行为,简直是强取豪夺,把人抢了去。”

“这夏归都拒绝那么多人了,我还当他什么都不怕呢。”

“怎么不怕?洪振才也不是第一次抢姑娘回家了,那一家子血淋淋的例子就瘫在夏归眼前,夏归爱女儿,也得先保住姑娘的命不是?”

“听说上一次,洪公子不是把人放了吗?怎么又血淋淋了。”

“放了?”说话的人笑了几声,嘀咕了两句,却全收进陆明的耳中。

“要是放了,那姑娘的母亲也不至于那么快病死在家中,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陆明正准备离开,幽客姑娘倒是露面了。

洪振才看见兰儿,眼睛一亮,推开拽住他的小厮,便要冲上楼去。

“洪公子还是站在原地吧。”

兰儿缓声开口,脸上挂着面纱,一袭红衣长裙,衬得肤色愈发的白。

洪振才愣了神,看着楼上的兰儿,忍住想把人抢走的冲动,停下了步子。

老鸨也赶了上了,手里捏着方手卷,头发在刚才的拉锯中乱成一团,拦在了洪振才面前。

“我说洪公子啊,你这要是再闹下去,我这风月阁的生意便也不用做了。我承认,您是找我商量过价钱,可您也没给我钱不是?这位公子虽然比您晚找我几日,可当即就要给钱。”老鸨一句接着一句,不给洪振才开口的机会,“再说了,自从您说要赎姑娘,又是一段时间没来了,我这从哪儿知道您是不打算买了还是别的什么?洪公子,奴家也就是个生意人,您也就别为难奴家了。”

看着老鸨委屈无奈的样子,洪振才气得眉毛一抖。

“一周前,本公子跟你谈价钱,才付了一笔订金!”

“洪公子何时给过奴家,奴家这事情也多,您这一段时间不来,奴家就记不清了。洪公子可有什么凭据?”

“本公子……”洪振才张了口,却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凭据?怎么可能有凭据?

洪振才平日里来酒楼给银子都是随心,想给就给了。上次和老鸨谈也只是心情不错,随手给了些银两,算作订金。谁能想到老鸨却不是这么想的,自己吞了这钱。

“你……你……”洪振才指着老鸨,头不由自主地上下晃动着,眼神狠毒,仿佛要生吞了老鸨一般。“是谁要和本公子抢人,你叫他出来,本公子倒要好好认识认识。”

老鸨下意识瞥了楼上厢房一眼,也没有回话。

洪振才顺着老鸨的视线看向了楼上的一间厢房,房门半开着,风吹帘动,隐约能看到一点衣角。洪振才扫了老鸨一眼,大步朝厢房走去。

“洪公子!洪公子!您可不能乱来,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老鸨跟着上楼梯,跑得气喘吁吁,实在是追不上了。眼看洪振才要到厢房门口了,老鸨大喊一声:“洪公子!我真是怕了您,这钱我也不赚了,姑娘卖给你还不行?”

洪振才一听,终于止住步子,缓缓转过头,一双发狠的眼睛紧紧盯着老鸨。

“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洪公子可别再闹了!”

洪振才想着,还是向厢房内走去。老鸨默念一声“不好”,跟着进了厢房。

空荡的厢房里飘着些许香味,桌案附近放着一个刚染尽的香炉,丝毫不见洪振才看见的黑色的衣角。

兴许是看错了。洪振才转身又走出了厢房。

“姑娘,本公子自然要带走。只是这和本公子抢人的人,你也得给我找出来,本公子非要见他一面不可。”

老鸨眼神躲闪,却是有些为难。

“洪公子,可找到你了。”

一道温和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安静。洪振才闻声看去,瞧见来人一身青色衣裳,折扇轻晃,遮住半张面容,一双桃花眼分不清喜怒。

洪振才愣住了,赶忙收起地方恶霸的模样,换了一副面孔,“陆大人。”

陆明刚换了件外衫,撕下假胡子,嘴唇一动还有些疼,“洪公子可是遇到了什么事?前些日子听你说,这风月阁的姑娘比醉春楼的有趣,今日想寻你一起来,却没想你倒先来了。”

“陆大人见笑了。”

“刚听洪公子说要找什么人?是怎么回事儿?”

老鸨感受到陆明的视线,看洪振才对陆明的态度,反应也快,简单说明了洪振才的事,不敢和陆明对视。

“陆大人,我洪振才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只是是洪某人和老鸨先说好了,这人过来抢东西,我才有些生气,找人来闹事。”

“大体情况这老鸨已经说明白了,洪公子不如听本官一句劝,既然姑娘也买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别找那人了。那人既然不露面,怕也是得知了洪公子的名气,不敢过来罢。”

“陆大人这么说,洪某人可担不起。分明是那人自知理亏不敢前来……”

陆明笑了笑,唯一露着的眼睛配上两道漂亮的眉梢,看起来非常随和。

“既然这风月阁今日闹成这样,那本官就改日再来瞧瞧姑娘。”

陆明折扇轻晃,感受道众人的视线,走得依旧四平八稳。抬眼朝门口望去,陆明对上了一双眼眸,心里一顿。

那是夏挽音藏着泪光的眼眸。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九章 兰生风月阁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