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嫡妃》07 怅惘

一品嫡妃

2021-06-11 18:58:04

阅读王

资讯 | 已完成

南陈小说名字叫做《医品嫡妃》,这里提供南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医品嫡妃小说精选: 离这儿不远的别院里,两扇黑漆漆的大门紧闭着,里头鸦雀无声,只是后院里却灯火通明,里头的人进进出出,脚步却轻得听不见一点儿声响。 先前被掳来的李思忠正背着手在门口来回地踱着步,时不时地抚一抚那不长的山羊胡,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珠帘响动,那个红袍汉子从里头出来,一双浓眉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 看那李思忠正来回地乱晃,不由厌烦地挥挥手,“别走了,晃得人眼晕。你倒是想想法子给我家爷治伤啊?” “这位爷,老朽这不正想着呢吗?”李思忠…

  离这儿不远的别院里,两扇黑漆漆的大门紧闭着,里头鸦雀无声,只是后院里却灯火通明,里头的人进进出出,脚步却轻得听不见一点儿声响。

先前被掳来的李思忠正背着手在门口来回地踱着步,时不时地抚一抚那不长的山羊胡,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珠帘响动,那个红袍汉子从里头出来,一双浓眉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

看那李思忠正来回地乱晃,不由厌烦地挥挥手,“别走了,晃得人眼晕。你倒是想想法子给我家爷治伤啊?”

“这位爷,老朽这不正想着呢吗?”李思忠很是无奈地苦笑了下,“您那位爷伤势可不是一般的重,没有万全之策,可万万不敢下手啊。”

一出手就是要命啊,屋内那位爷没了命,他还能活着离开这院子吗?

所以,能拖一时是一时!

红袍汉子却不知道他想的什么,只是嫌恶地瞪了那老头一眼,就又转身进去了。

李思忠很是惧怕地往后退了退,这个黑脸大汉为了自己的主子都能给他跪下,可一旦他没有法子给他那主子医治,他那凶光毕露的眸子又让他胆战心惊。

他不由得偷偷摸摸地躲到了院内的一个角落里,为了小命苦思冥想起来。

他哪里知道,这红袍汉子可是北辽摄政王麾下一员猛将——完颜烈?不然,哪有那般令人惧怕的气势?

门外,急匆匆走来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隔着珠帘响亮地喊着,“主子,属下有事禀报。”

完颜烈正担忧地看着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的耶律玄,眉头狠狠地蹙起,刚要出声赶人,却听耶律玄虚弱地吐出一句,“进来。”

虽然声音很轻,却很坚定,就像是一把匕首,直直地刺中心窝。

珠帘响动,外头的黑衣人进了屋子,紧走几步跪在了床头,低声禀道,“主子,南陈公主出宫之前上过吊,只是没死成。”

“哦。”耶律玄发出一声轻叹,并没有多问。

那黑衣人却事无巨细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往外吐,“只是南陈公主醒过来之后,性情大变,竟然把荣贵妃给打了一顿。三日前,二公主南宫如去她寝宫,还被她给气哭,灰溜溜地走了,听说回去之后,就病倒了。”

完颜烈听到这儿忽然忍不住开口问道,“不是说南陈公主温柔贤惠,貌美如花吗?怎么听你这么一说,跟个夜叉似的?”

他显然不相信黑衣人的话。

南陈公主要是这幅德行,荣贵妃就算是倒贴,主子也不能要啊。

这番话,让黑衣人一脸的委屈,“大将军,属下做事,什么时候不靠谱了?属下可是听宫里的线人亲自说的。”

他脸红脖子粗,就要和完颜烈一争高下。

“好了,不就一个女人吗?”耶律玄似乎有些生气,轻声呵斥了一句。

黑衣人顿时不敢吭声了,不过他还是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床上的耶律玄

耶律玄静默了一会儿,胸口起伏不断,围裹的生白布上渗出一片殷红的血迹,似乎疼得厉害。

完颜烈的眼里满是疼惜和无奈,他摆着手给那黑衣人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不过耶律玄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好似来了兴致,平复了一会儿,又问道,“莫寒,你回来,不单单想要跟本王说这些吧?”

莫寒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磕了一个头又接着禀报,“主子,不是属下多嘴,实在是觉得南陈公主是个水性杨花的人,才出了宫没多久,就和送亲的侍卫统领勾搭上了。大半夜的,两个人还手拉手在街上逛着呢。”

话音方落,完颜烈就把拳头捏得咯吱作响,“主子,看来这南陈公主也是徒有虚名!都是您的人了,还敢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的。主子,您发话,属下带人杀了那公主和小白脸儿。”

莫寒也连忙叩头,“主子,这等荡妇,不要也罢。属下愿跟大将军一道,除了那对狗男女!”

“住口!你们瞎掺合什么?”

耶律玄不知道是不是情绪有些波动,呵斥完了那两人之后,竟然猛咳嗽起来,咳得胸口那处的血痕越来越大,洇染了整个前胸,吓得完颜烈和莫寒手忙脚乱脸色焦黄,急忙喊大夫,却被耶律玄给止住了。

“你们不懂,不管南陈公主什么样子,本王都不能杀了她。留着她,还有用!咳咳……”

杀了她,南陈也就失去了最后的希望,万一来个破釜沉舟,他身子这个样子,怎么迎战?

何况,西凉和东魏一直虎视眈眈,万一南陈和他们联手,来个前后夹击怎么办?

他复又咳嗽起来,却依然挣扎着吩咐完颜烈,“你带人去,务必确保南陈公主毫发无损地到北辽!”

“是,属下遵命!”完颜烈和莫寒虽然不懂,但还是恭敬地行礼,退了出去。

屋内,耶律玄缓缓转过头去,望着素白的帐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他耶律玄竟会落得这般境地,身中箭伤,每日痛苦煎熬,生不如死,躲在南陈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养伤?

若是被人知道,北辽怕是政权不稳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医品嫡妃》07 怅惘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