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嫡妃》04 生气

一品嫡妃

2021-06-11 18:58:04

阅读王

资讯 | 已完成

秦佑南宫仪小说名字叫做《医品嫡妃》,这里提供秦佑南宫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医品嫡妃小说精选: 南宫仪来了兴致,脖子伸长了些,半个身子都快要探出楼梯口了。 就见秦佑也不推辞,更不扭捏,从面前的桌上摸起一双筷子来,往自己面前扒拉几个空碗,铿锵有力地敲起来,竟然颇有些韵味。 就听秦佑扯开嗓子唱道:“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南宫仪粗通音律,心里不由暗自折服:看来秦佑出身不低,一介武将,竟能信手拈来这样文雅的词儿,着实让她惊讶了一把。 一曲唱完,余音袅袅。 听曲儿的侍卫傻愣愣地坐在那儿,没有什么反应…

  南宫仪来了兴致,脖子伸长了些,半个身子都快要探出楼梯口了。

就见秦佑也不推辞,更不扭捏,从面前的桌上摸起一双筷子来,往自己面前扒拉几个空碗,铿锵有力地敲起来,竟然颇有些韵味。

就听秦佑扯开嗓子唱道:“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南宫仪粗通音律,心里不由暗自折服:看来秦佑出身不低,一介武将,竟能信手拈来这样文雅的词儿,着实让她惊讶了一把。

一曲唱完,余音袅袅。

听曲儿的侍卫傻愣愣地坐在那儿,没有什么反应。

“啪啪啪……”孤零零的掌声从楼梯转角处传来,引得大堂的人们都抬头看过去。

南宫仪也是情不自禁,本以为这样的曲子会引来大家的共鸣,喝彩声击掌声定然不会少,可谁知到头来只有她一个人鼓起了掌。

见大家都看向她,她不由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没事,没事,我就是随便听一耳朵。你们继续,继续,呵呵……”

姑娘家的声音,清亮柔软,就像是揉进了蜜糖,却又没那么甜腻,让人听了只觉得心窝子痒痒的。

南宫仪倒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竟然这么好听。

秦佑站起身来,目光紧紧地盯着南宫仪,笑容有些腼腆:“属下打扰公主雅兴,实在是罪过!”

其他侍卫也随着秦佑一起给南宫仪行了礼。

南宫仪很不习惯,穿越过来之前,她也就是一小兵。虽然穿过来之后,成了公主,但看荣贵妃母女那架势,她就没对自己这个身份报什么希望。

没想到秦佑这群护送的侍卫们,对她还毕恭毕敬的,倒是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了。

“秦统领客气了。方才那曲子,唱得很好!”

南宫仪也是个爽朗的性子,前世里在兵营里摸爬滚打惯了,见了这些穿着军服的侍卫,只觉得莫名亲切。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身量高大,面容粗犷的侍卫走上前两步,摸着头笑问着南宫仪,“属下张过,敢问公主,您说秦统领的曲子好听,我们怎么听不出来?”

“这个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公主只觉得这词儿极好,文雅清新,韵味十足。曲子也缠绵悱恻,引人入胜。”南宫仪大大方方地看着张过,笑答道。

“呵呵,到底是公主,出口成章,比我们这些粗人强多了。”张过摸着后脑勺,眼睛珠子忍不住在南宫仪身上扫了几眼。

“张过,公主面前不得无礼!”秦佑忙喝止住他,盯着南宫仪的目光,渐渐地炽热起来。

南宫仪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心里又想着去探探逃跑的路线,就有些讪讪起来,“那个,你们继续吃。本公主想出去散散步!”

说着,她就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地往下走。

刚洗完了澡,她身上穿着一套粉色的绸缎袍子,外头披着一件雪白的披风,行走间,如同飘在云端,自有一股子风流韵味。

这个原身本就有南陈“第一美人”的称号,所以,南宫仪出来的时候,特意找来一块面纱遮了面。

只是如今这面纱,却平白给她添了几分神秘。朦胧的光线下,她的面容越发绰约起来。

那些侍卫们可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虽然对南宫仪恭敬有礼,但又忍不住被她的风姿所折服,一个个就忍不住偷偷打量起她来。

秦佑见状,心里很不舒服,不由低喝了一句,“都给本统领散了。”

侍卫们听令,丝毫没有二状,迅速整齐地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南宫仪暗暗咂舌:这个秦佑看上去和善可亲的,没想到带兵还是有一套的。

见人都走了,她索性大大方方地走下了楼梯,看了眼挂着一盏盏大红灯笼的廊下,笑道,“我就在院子里转转,消消食。”

秦佑听了这话,忍不住抿了抿唇,想笑却又忍住了。

的确,公主今天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吃了他半个烧鸡不说,听宫女说,晚上还把那满满一桌子的饭菜都吃了大半。

要不是被饿了三天,那就是素有南陈“第一美人”的公主饭量实在是大得出奇。

看她那纤细的身量,也不像是个能吃的。可见,荣贵妃对她多么苛刻!

不过,这样的公主,却是让他始料未及的。这样的公主,虽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端庄肃穆,但让他觉得更加可爱、有趣。

见南宫仪迈步走出去,秦佑连忙跟上,轻声道,“公主,北辽军队还未撤离南陈帝都,到处都不安宁,还是属下陪着公主走走吧。”

说实在的,此次公主和亲,他接到护送的圣旨之后,特意挑选了五百精壮的兵士,就是生怕途中出了什么事情。

这小小的客栈,被他的兵围得水泄不通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哪里会有什么危险?

他不过是想多跟南宫仪在一起说说话罢了。

虽然男女有别,但这里不是皇宫,又是夜晚,秦佑的理由也就顺理成章了。

只是南宫仪心里暗暗叫苦,她是想着在院子里勘察下逃跑路线的,那两个宫女好糊弄,多了一个秦佑,确实不好打发。

她连忙摆手拒绝,“秦统领白日里甚是辛劳,这么晚了,您估计还要查岗哨吧?就不打扰了,呵呵。”

“无妨,属下都安排下去了,公主尽管放心,秦某做事,还是有数的。”秦佑坚持着。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南宫仪再拒绝就容易露陷,只好闭嘴不吭声了。

腾腾地走到了院子里,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仰望星光璀璨的夜空,她无声地哀嚎着:老天爷怎么就听不见她的心声啊?这个秦佑好死不死地那么尽责干什么?

两个人闷不吭声地走了两圈,南宫仪只见四处都是深墙,约莫丈余,哪里是她这个柔弱的小身板儿能跳得出去的?

这样的侦查结果实在是让南宫仪灰心沮丧,难道她这辈子真要困死在这古代了?

用大脚趾头想想,她这个和亲的公主就没有什么好下场。不然,荣贵妃为何不把她的女儿嫁出去?

又杀气腾腾地走了一圈,南宫仪终于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既然在这儿出不去,那就到外头好了。

秦佑一直紧跟着南宫仪,发现这位公主殿下先还是满脸灿笑的,但自打他跟着她出了门,就没见她吭过声儿。

隔着面纱,他看不清她的脸色,但能感觉得出来,这位公主十分生气,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医品嫡妃》04 生气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