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不需要她的好心

萌妻出没请关照

2021-06-11 08:35:06

不是秦小缺

资讯 | 连载中

余小溪摇摇头,打算把这双鞋脱下来,换另一双。

“不喜欢吗?”湛时廉问。

“不是,只是觉得太高了,我怕自己会摔倒。”余小溪嘟起嘴。

“我扶着你,不怕。”湛时廉宠溺地说道。

余小溪想了想,点点头:“那大叔你一定要扶稳我。”

“好。”湛时廉认真说道。

如果连这都做不到,他凭什么觉得自己今后能保护好她?

其实余小溪不是不能穿高跟鞋,只是之前每次参加宴会,余雅媛都会想方设法让她出洋相,不是把红酒洒在她的新裙子上,就是把她推进游泳池里。

久而久之,她也就不敢再穿这种容易让自己被推倒的鞋了。

在那么多人面前摔得狼狈不堪,可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转眼就到了余雅媛和白晟良订婚的日子,像是故意为了要让余小溪心里难受,余雅媛把给余小溪的请柬,放在了她的课桌上。

裴卉卉见了,忍不住义愤填膺,脸气得通红:“这余雅媛什么意思?订婚就订婚,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就没见过订婚还要邀请男方前女友的,更别提余小溪和白晟良分手,不过也就是上周的事。

真不知道余雅媛打的什么主意!

“小溪,别生气,咱们不理她就是了。”裴卉卉安慰起了余小溪。

余小溪摇摇头:“大叔会陪我去参加这次的订婚宴,我不难过,也不害怕,我要让余雅媛知道,她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再对我有任何影响,从今往后,她和白晟良两个,对我来说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裴卉卉诧异于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怔了怔,纳闷道:“小溪,我怎么觉得你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变得更乐观了,也更坚强了。

余小溪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人都是要长大的,我都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能再那么幼稚,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伤心难过了。其实,这些都是大叔教我的,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是挺对的,”裴卉卉点头,她还挺为余小溪高兴的。

虽然她还从没见过这个叫湛时廉的人,但这人听起来可比那个白晟良好太多了,至少这几天,余小溪脸上重新有了笑容,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显然过得很开心。

“可你那个大叔,比你大了那么多,我总担心他会占你便宜。”裴卉卉道。

“不会的,”余小溪摇头如拨浪鼓,“大叔对我很好,他才不会占我便宜呢。”

裴卉卉听了这话,眼里闪烁起八卦之火,贼兮兮地问:“这么说……你们之间没发生一些该发生的事?”

“卉卉你坏死了!”余小溪脸一红,气呼呼地转过头不理她。

“小溪,别生气呀,我只是问一问……”裴卉卉连忙笑着安慰起了她。

正说着,教室外头突然来了几个人。

瞥见那几道人影,裴卉卉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

领头的一个不是别人,正是好几天没在学校露过面的余雅媛。

余雅媛的那几个小姐妹,跟在她身后,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这段时间余雅媛请了长假,她要着手准备订婚宴,还打算趁着这个假期,跟白晟良一起去度个假。

原本说好了要去海岛度假,可白晟良公司突然有事要忙,找了个借口,说她怀着孕不方便出门,就不由分说地把这事给取消了。

自打上次在白晟良车里,发现了余小溪织的围巾后,余雅媛就一直在气头上。

这次的事无异于火上浇油,气得她整整三天都没理过白晟良。

而白晟良除了一开始还打来几个电话之后,就再没主动联系过她了。

要不是两家早已经订好了订婚的日子,恐怕连这次的订婚宴都会被推迟。

这些事,余雅媛一件也不打算叫余小溪知道。

在余小溪面前,她当然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要让余小溪伤心难过、羡慕嫉妒,嫉妒她能嫁进白家,成为白晟良今后的妻子。

余雅媛打小就喜欢从余小溪手里抢东西,她看中的东西,抢过来之后即便是摔了毁了,也绝不会再还给余小溪。

裙子、珠宝是这样,男人也不例外。

“余雅媛,你来干什么?”裴卉卉站起身,没好气地问。

“当然是来确定一下,我亲爱的妹妹会不会来参加我的订婚宴。”余雅媛笑着说道。

她的目光落在余小溪身上,带有一丝掩藏至深的鄙夷和怜悯,仿佛在打量路边一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狗。

“妹妹,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毕竟是你的姐姐,我希望你能见证我和晟良的幸福……”

“你闭嘴!”裴卉卉忍无可忍打断了她的话,“我还从没见过做第三者能做到你这份上的,余雅媛,你的脸呢,是不是被狗吃了?和你的白晟良结你们的婚去,再敢来小溪面前惺惺作态,看我不撕了你的脸!”

“算了,卉卉,”余小溪站起身,脸色很平静,“余雅媛,这次的订婚宴,我会去,但绝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姐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你也不要再一口一个妹妹地叫我。我和余家,已经彻底没有关系了,今后再有这样的事,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我对余家和白家的事,没有任何兴趣。”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余雅媛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是啊,余小溪,你怎么这么给脸不要脸?”冯梓珊上前,二话不说就朝余小溪骂了起来,“雅媛一份好心,把你当成妹妹,你居然这么说她?”

“我不需要她的好心,以前不需要,以后也不需要。”余小溪说道。

余雅媛看着眼前的余小溪,总觉得她似乎有什么地方变了。

回想起之前,余小溪和那个叫卫炎彬的人单独在房间里待了足有二十分钟,她心念微动——那天卫炎彬出来之后虽然火冒三丈地在余家大闹了一顿,但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再没提过要把投入余家公司的资金拿回去。

该不会……他其实已经把余小溪睡到手了吧?

是了,要不然余小溪哪至于会从楼上跳下去呢?

跳下来之后裙子那么乱,满脸都是眼泪,明明就是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

“小溪,姐姐知道你被人欺负,可姐姐不是故意的,实在是那天房间的门锁突然坏了,等我叫来人打开锁,事情就已经那样了,姐姐也不希望那种事发生在你身上……”余雅媛撒谎从来不眨眼,一席话说得很是心酸委屈。

“那种事?”冯梓珊眼珠一转,顿时嗅到这里头有猫腻,“那种事是哪种事?”

“就是……就是小溪被一个大她二十来岁的男人给……给那个了……”余雅媛说得很小声。

声音虽小,身边的人却恰好都能听见。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我不需要她的好心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