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萌妻出没请关照

2021-06-11 08:35:04

不是秦小缺

资讯 | 连载中

湛时廉伸手替她擦去眼角的泪,轻声说道:“没人能再欺负你,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睡梦中的余小溪似乎听到了他的话,渐渐安静下来。

她翻了个身,把湛时廉的手枕在了脸颊下,小小的脑袋紧挨着他的手臂,呼吸很浅,也很温热,仿佛一片羽毛,轻抚过湛时廉的手臂,温暖透过皮肤抵达了他的心底。

湛时廉近近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安安静静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小小可人的宠物,鸦羽长睫在眼睑处投下两道薄如蝉翼的浅影,时不时轻颤一下。

“睡吧。”他轻拍她的后背,替她捻了捻被角。

外头再次传来敲门声。

“进来。”湛时廉侧目。

郑妈端着姜茶进来,看到的正是他给床上的女孩盖被子的一幕,惊得险些把端着的姜茶洒了出来。

不止是郑妈,别墅里的其他人也没见湛时廉有过这么细腻,这么温柔的时候。

看向郑妈时,湛时廉恢复了一贯冷漠的表情:“姜茶放下,叫厨房炖些补身体的汤。”

“是。”郑妈恭敬应道。

说着,放下姜茶就转身出去了,轻轻带上了门。

这天夜里,湛时廉在卧室的书桌前待了一晚,抬眸看到床上的余小溪安安静静的睡颜,他眼里像是涌起一股温泉,正渐渐把心底那些坚硬冰冷的东西融化掉。

次日清晨,两份调查结果已经摆在了他眼前。

那些对余小溪动手的小瘪三果然是被人买通的,幕后主使不是别人,是余小溪同父异母的姐姐,余雅媛。

“还有那个叫白晟良的人,听说曾是余小姐的女朋友,两人的分手是因为这个余雅媛的插足。”湛岑低头,恭恭敬敬地说着。

查清事实真相世之后,他肠子都快悔青了,一想到自己居然险些被迷惑,还以为余小溪是个不怀好意的心机女,他就后悔不迭。

现在看来,不怀好意的显然是余小溪那个所谓的姐姐,余雅媛。

还好自己及时发现了真相,还好自己没再稀里糊涂地误会这个叫余小溪的好姑娘……

“她故意推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湛时廉突然说道。

湛岑闻言一愣:“呃……”

“她的男朋友八成是知道了她的为人,所以才会和她分手?”湛时廉冷冷看着他,继续往下问。

听到湛时廉冷然重复自己之前说过的那些蠢话,湛岑额角一阵抽抽,脸上的尴尬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他宁愿劈头盖脸地挨一顿揍,也不愿这么被爷这么波澜不惊地打脸。

其实之前送去爷办公室的那份资料里,就有余小溪坎坷的身世,余家对余小溪并不好,继母在她成年之前就把她逼出了家门。

只是湛岑太相信自己下意识的判断,以至于忽略了这些显而易见的真相。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

湛时廉眸光一凝,立刻朝楼上的主卧走去。

推门而入的一瞬,他听见余小溪正颤声说着什么:“警察叔叔,就是这样,我在小区停车场遇到了坏人,然后就晕了过去,醒来之后我已经在这个地方了……这里是哪里?嗯,我不知道这里是哪……”

她咽了一口唾沫,紧张兮兮地说着,刚要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看外头有没有标志性的建筑物,身后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

回过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是……是你?”她惊恐的脸色一下子平静了几分,紧握着手机,忍不住结巴了一下。

“对,是我。”湛时廉颔首,“电话可以挂了,你在这里很安全。”

余小溪低头朝手机里小声解释了几句,涨红了脸,挂断了电话。

刚才她醒来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她揉着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环顾四周,不明白自己这是在哪,随着睡意的消失,昏迷前的记忆涌进脑海,吓得她立刻坐直了身子。

她记得自己昨晚去了咖啡厅见了白晟良,白晟良说要和余雅媛在一起,还说余雅媛怀上了他的孩子……

之后自己从咖啡馆出来,在停车场遇到了一伙居心叵测的混混……

头很疼,记忆很混乱,之后发生了什么,她竟一点也想不起来。

直到看到出现在面前的湛时廉,余小溪才陡然记起,似乎是这个人救了自己。

“这里……是你家吗?”她小声问。

湛时廉点了点头:“这里是我家。你肚子饿不饿?我让佣人煲了汤,你低烧了一整晚,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余小溪揉了揉瘪瘪的肚子,正要答应,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今天有课……对了,现在几点了?”

她慌忙地看向自己的手机。

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也不知道这里离学校远不远,打车过去来不来得及?

湛时廉看着她紧张兮兮的小脸,愈发缓和了语气:“吃完饭,我让司机送你去学校,不会迟到。”

“哦……”余小溪抬眸看着眼前这人,一双眼睛清澈如小鹿,“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湛时廉,湛蓝的湛,时间的时,廉洁的廉。”

薄唇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那么的低沉好听,余小溪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如蝴蝶的翅膀。

“湛时廉?”她重复了一遍。

听到这个清甜的声音念着自己的名字,湛时廉脸上有了一丝极淡的笑意:“对。”

“大叔,谢谢你救了我。”余小溪唇边浮现两个浅浅梨涡。

湛时廉微怔了一下:“大叔?”

“嗯,大叔,”余小溪说着,歪头想了想,“或者我也可以叫你湛先生。”

湛时廉眼里闪过莫名的情绪,一贯冷毅的脸在此刻多了一抹生动。

“还是叫大叔吧。”他说。

这个称呼,不那么生疏。

“嗯,大叔。”余小溪点头,认真地叫了一声。

湛时廉的心像是被什么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胸口微烫,血液里仿佛有什么正在复苏。

却又有些疑惑。

自己今年二十七,有那么老吗?

一声咕噜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只见余小溪捂住肚子,面露尴尬。

从昨天出咖啡厅出来之后,她就再没吃过东西,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尴尬的样子落在湛时廉眼里,分外的可爱。

见余小溪脸颊微红,他不放心地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有点低烧。快去吃饭吧,吃饱再吃退烧药。”

指间的温度让余小溪微赧,同时她又感到一阵心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叫湛时廉的男人,总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两人下楼来到餐厅,桌上摆满了食物。

余小溪眼睛一亮,肚子里的馋虫顿时就按捺不住了。

湛时廉替她拉开椅子,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鲜虾馄饨放到了她面前,余小溪刚往嘴里塞了个馄饨,湛时廉又给她夹了一片培根,余小溪吃掉培根,低头一看碗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几个蒸饺……

她两颊鼓鼓的像只小松鼠,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食物,表情有点幽怨:“大叔,这么多……我怎么吃得下啊?”

“吃不下我可以帮你。”

湛时廉并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问题。

候在一旁的保镖和佣人,却全都惊得下巴掉地。

天地良心,这还是那个洁癖严重,旁人靠近不得半步的爷吗!

爷这该不会是被人掉包了吧?

湛时廉忽略众人掉了一地的下巴,又给往余小溪端了一杯牛奶燕麦。

余小溪接过,喝了一口,全然没发觉自己唇沾了白白的奶渍。

湛时廉拿了纸巾替她擦去,只觉得小丫头无论做什么都这么可爱,怎么看都看不腻。

对上他脉脉的眸光,余小溪脸有点红,耳尖也有点红。

“你……你为什么不吃呀?”她问。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7章 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受委屈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