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宫心计

学霸在线教做人

2022-05-15 06:58:40

驴驴不吃草

资讯 | 连载

齐王府门前,秦轻语和苏寒遇见了刚从皇宫赶回来的齐王。见到二人,齐王连忙翻身下马,走到秦轻语面前。

“轻语,你的伤势怎么样了?一会儿再让医女给你换一下伤药。”

秦轻语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你让医女都回去吧,你把她们都请到府上了,万一城内有其他女子需要医女看病怎么办?”

“嗯,一会她们帮你换完药,我只留下一人,其他人我都放回去。”

说完这句话,齐王才想起了旁边的苏寒,连忙拉着他对秦轻语介绍道:

“对了,你俩应该已经认识了,我再介绍一遍,他是我表哥,宁墨。”说到这里,齐王凑到秦轻语耳边又神秘兮兮地接着说道:

“云昭可是十分的仰慕他,前段时间宁墨表哥回凉州祭祖,云昭对他那是朝思暮想的,你可千万别跟云昭说是我告诉你的。”

秦轻语笑了笑,在封建社会,表哥表妹通婚也是常事。而且苏寒这么优秀,云昭会喜欢他,秦轻语也不惊讶。

秦轻语笑的是此时齐王的举动,这小心思也太明显了,怕秦轻语喜欢了他的表哥,赶紧给苏寒贴上了云昭的标签。

苏寒自然能听见齐王的悄悄话,他把齐王从秦轻语身边拉了回来,笑骂道:

“齐睿,你不要像一个长舌妇一样在背后乱嚼舌根,当心我把你小时候做的傻事全说出来。”

秦轻语好奇地看着面前的两人,他们的互动根本不像是君与臣,明明就是两个真正表兄弟,这在帝王家是很难见到的一幕。

此时,齐王不是那个将来会继承大统的皇子,他只是那个大男孩齐睿。只见他连忙凑到苏寒身后,开始替他揉起了肩膀,求饶般说道:

“我可是你弟弟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苏寒笑了笑,随意地指了指自己的左肩,示意他揉揉那个位置,然后淡淡地吐出两个字:“表的。”

“噗!”

这一幕让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秦轻语忍不住笑出了声,浩然弟弟和宝强的既视感嘛。

看着笑靥如花的秦轻语,两个正在打闹的大男孩都呆住了,他们从没见过秦轻语露出过这么开心的笑容。

苏寒也是第一次见到秦轻语这样的笑容,他脑海中浮现了一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秦轻语被两人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笑容逐渐凝固,齐睿她已经习惯了,关键是她第一次见苏寒这么失态。

“呀,你们几个在这里做什么?都到门口了,怎么不赶紧进来?”

云昭的声音适时传来,解救了秦轻语,也把两个陷入呆滞的大男孩拉回了现实。

秦轻语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结合上次苏寒为自己疗伤,他原来不是神,他也会食人间烟火,这让秦轻语的心中有些高兴,苏寒在她心中的形象开始变得有血有肉。

云昭先是给秦轻语一个拥抱,怕拉扯到伤口,两人只是做了个拥抱的动作,身体并没有接触。

“真是的,一个女孩子家家,为什么要去秘侦院嘛?既无聊又危险的。”

云昭拉着秦轻语就开始埋怨,口气竟然和秦轻语舅妈差不多,秦轻语感觉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昨晚被舅妈唠叨,今早被舅舅唠叨,现在云昭又开始了。

云昭还想继续劝说,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云昭马上住口,侧耳偷听。原来是苏寒的声音,秦轻语微微摇头,看来齐睿说的没错,这丫头确实喜欢苏寒。

“姑姑唤你入宫所谓何事?”

齐睿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昨晚母妃宫中一个宫女被毒死,好像是偷吃了母妃的糕点,母妃因此受了一些惊吓。经过昨天一夜的调查,凶手锁定了皇后身边的贴身宫女。”

“什么?”云昭回过头拉住齐睿的手臂,疑惑地追问: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早上我还去和母妃请安呢,她怎么没告诉我?”

苏寒开口安慰:

“姑姑应该是怕你担心,事实上这件事本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云昭面露疑惑,她了解表哥宁墨与自己母妃的亲情,他这么说绝对不是对母妃漠不关心,一定是有其他含义的,于是云昭也没追问,等着他自己说出缘由。

还没等苏寒解释,齐睿便接过话来:

“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母妃不告诉你,一方面是不想让你担心,另一方面应该是不想让你接触这些阴诡之事。”

云昭的性格虽然开朗活泼,但她在深宫里长大,后宫中的宫斗戏码她自然也是见过不少,听哥哥这么说,她大概看到了这次事件的轮廓。

苏寒点了点头,开始替众人分析:

“说起来时机也差不多成熟了,庆王已经被废两月有余,陛下却始终不另立储君,姑姑应该是看出了陛下的难处,替陛下找一个废后的借口。”

云昭似懂非懂,她不明白立自己哥哥为储君与废后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看云昭一脸问号的表情,苏寒为她讲解:

“按照礼法,皇后诞下的子嗣为嫡子,其他均为庶出。我靖国虽然没有庶出不能登基的规矩,但庶出登基却要奉皇后和自己的生母并尊两宫太后。

这种做法有很大弊端,也发生过很多悲剧,后来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立庶出为太子时,要废掉皇后。

陛下极爱惜自己的羽毛,抛弃发妻可能会被后人说闲话,所以他一直没有另立储君。”

云昭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多说法,真是太复杂了。虽然明白了母妃这么做的原因,但她还有一些疑惑。

“可是这么做的动机也太明显了,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嫁祸,父皇会相信吗?”

齐睿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开玩笑般说道:

“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看得失。”

秦轻语在旁边一句话也插不上,经过几人的描述,一场精彩绝伦的宫斗大戏在她眼前浮现,这种情节她只在电视上看过。

齐睿的话虽然说得俏皮,但是却蕴含着很深的道理,秦轻语很认同,皇帝确实会选择相信对他有利的‘真相’。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五章 宫心计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