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封建社会的直男癌

学霸在线教做人

2022-05-15 06:58:38

驴驴不吃草

资讯 | 连载

“王大人好大的官威啊,你一个刑部的员外郎,有什么权利治我的罪呢?”

王谦愣了愣,他没想到之前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小捕快竟然敢顶撞自己。

对于之前的过节,王谦本不甚在意,他只是觉得秦轻语比那日漂亮了数倍,有些见色起意,想利用官威逼她就范。

此时却被秦轻语噎得说不出话,这女人怎么敢的?

王谦面色阴晴不定,秦轻语又接着说道:

“现在是申时,王大人不在刑部当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靖国律法规定,无故旷工可是要受笞刑二十小板。”

“放肆,你一个小小胥吏也敢置喙上官?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京兆尹将你革职下狱?”

秦轻语被这个王谦给逗笑了,真不知道废太子一党被清算时,他是怎么逃过一劫的。

秦轻语一边鼓掌一边说:“呵,王大人好厉害呐,不过我不信,要不你去试试?”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他们无法容忍女人用这样轻蔑的态度挑衅自己,秦轻语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王谦对自己动手,这样秦轻语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教训他了。

王谦果然上当,他的怒气值直线飙升,面色瞬间变得通红,冲上来就要给秦轻语一耳光。

秦轻语正准备踹折他几根肋骨,一支真气聚成的气箭从身后激射而来,略过秦轻语,竟然将王谦刚刚抬起的右掌洞穿。

王谦捂着鲜血淋漓的右手躺在地上打滚哀嚎,与他同行那女子吓得惊声尖叫。

秦轻语转身望去,原来是齐王的一个幕僚,幕僚身边站着一个侍卫,是耿右的哥哥耿左,耿左右手对着那尖叫女子轻轻一点,女子无声无息便瘫软倒地。

看来是耿左出手伤的王谦,能将真气凝成箭羽伤人,看来耿左的实力在耿右之上。

这幕僚秦轻语也认识,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在牛栏街第一次见齐王时,他就伴在身侧,在齐王府也与他有过几面之缘。

“对不起,不小心放进来个苍蝇,扰了秦大人的兴致。”

幕僚说完便吩咐手下准备将王谦和那女子抬出去,秦轻语皱眉阻止。

“等等。”

幕僚愣了一下,他的印象中秦轻语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人,怎么对我的处置不满意吗?

“秦大人,在下没记错的话,这王谦之前便与您有过节,今日对他也算小惩大诫,您可不要心软。”

秦轻语嘴角微微扬起,冷冷说道:

“你误会了,我是想说,这王谦当值时间竟然敢旷工,视我靖国律法而不顾,这等行径怎可轻饶?拉出去打他二十大板,让他长点记性。”

幕僚心惊,这秦轻语果然如情报中分析的一样,心狠手辣、睚眦必报。

此时的王谦已经从最开始的剧痛中恢复,几人的交谈他也全部听清了,他被吓得魂飞魄散。

中年书生王谦是认识的,那可是齐王殿下的白手套,齐王的所有产业都是他在经营,怎么他对这秦轻语如此恭敬?

齐王现在如日中天,而眼前这个幕僚更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王谦意识到自己惹了大祸,后悔万分,于是他决定忍着剧痛装晕。

在秦轻语说完要打他二十大板时,王谦心中暗骂,律法不是二十小板吗?这二十大板打完可是会要了他半条命的,于是连忙跪在地上开始求饶:

“秦大人,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放过我吧,我错了,真的,饶了我吧...”

见秦轻语没搭理他,幕僚给手下使了个眼色,那几名侍卫重重锤了一下王谦腹部,接着又捣碎了他一半的牙齿,将王谦和那女子拖了出去。

“秦大人,在下常胜,经常的常,胜利的胜,今日终于有机会与大人您结识,将来有什么需要差遣的,您只管言语。”

这句话很耳熟,好像那个阴险的狄知行说过类似的,但秦轻语却觉得这常胜的话十分真诚,很值得信赖的样子,这中年书生给她的印象也很好。

与常胜客气寒暄时,云昭听见外面的动静跑了出来,看见侍卫抬走了两个人,地上还有血迹,连忙询问发生了什么。

宫娥小声给她描述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在得知有人冒犯了秦轻语后,云昭又吩咐道:

“那人竟然如此大胆,在我们皇家的产业中还敢这么跋扈,想必平时也会欺压百姓,定要严惩。”

常胜恭敬地应了声是,转身吩咐身边的侍卫,又给王谦追加了二十大板。

~

秦轻语给舅母挑了两件衣裙后,又给舅父买了两件长衫,虽然舅父常年身着官服,但她还是想给舅父买些礼物。

又与云昭闲聊了一会,时间快到酉时,秦家姐妹俩便与云昭告辞,乘坐马车去接秦明远放衙。

在回家的路上,一向对家丁温和的秦明远与车夫老张闲聊,老张对秦明远讲述了下午在万达商号的见闻。

秦明远点头,“恩,这万达商号是齐王的产业,我也听说了,齐王手下能人众多,那个叫常胜的也有两把刷子,把那商号经营的有声有色,现在已经成了京都最赚钱的产业了。”

老张又侃道:“嘿!老爷,您是不知道,下午我可瞅见了,那常胜才威风呢。刑部员外郎在商号里闹事,常胜吩咐侍卫给他打个半死。”

秦明远:“是不是啊?你咋知道是员外郎挨打了?他是不是虎啊?敢在齐王的产业闹事。”

老张:“刑部侍郎家的车夫告诉我那人是员外郎王谦啊,当时我俩正侃大山呢,几个侍卫拖着那王谦出来就是一顿拍。后来常胜还出来看了一眼,跟半死的王谦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清,太远了。”

秦轻语摇头,这舅舅真是的,跟车夫老张聊天,还要学老张的说话方式,完全就是市井闲汉的做派。

回家后,秦轻语拿出给舅舅和舅妈的衣服,白雪岚高兴地拉着秦轻语去卧室试穿,对这新款的服饰很是满意。

秦轻语趁白雪岚不注意,对她做了个鬼脸,之前这种款式没流行时,白雪岚还斥责她制作这些奇装异服浪费布料,现在这种新款成了潮流,她反倒追捧了起来。

秦明远见妻子穿了新衣,直男癌一般吐槽:“什么玩意?不好看。”

遭受了无数个白眼后,秦明远又埋怨:

“给我买衣服干什么?我也用不上,一年能穿一次就不错了,浪费钱。”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章 封建社会的直男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