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老银币

学霸在线教做人

2022-05-15 06:58:37

驴驴不吃草

资讯 | 连载

秘侦院坐落在皇城边上,距离京都城内的各处紧要之地都不算远,地理位置独特。

但秘侦院的大门口却是门可罗雀,甚至整条大街都没什么行人。

秦轻语来到秘侦院大门口,将侍卫们留在门口,又与门口的守卫自报身份,守卫不敢怠慢,直接带着秦轻语去见孙茂学。

看来齐王的面子现在是真好使,孙茂学害怕手下的人冲撞了秦轻语,所以提前与守卫们都打好了招呼。

秘侦院占地面积很大,院内官员各个行色匆匆,似乎每个人都很忙。

他们见到秦轻语时,虽然行走的频率没变,但是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秦轻语友善的与他们打着招呼,但没一个人回应她,不知道是秘侦院有着什么规定,还是单纯的不欢迎她。

见到孙茂学后,对方直接开门见山道:

“秦大人,我们秘侦院内有一条规矩,凡秘侦院成员,禁止一切寒暄,以效率为重。所以我也不与你说些闲话了,咱们直奔主题。”

秦轻语点了点头,这秘侦院还是个无人情组织,不过怎样都无所谓,反正就是来挂个名,以后都不一定来。

“齐王殿下希望你能在院内兼任一个闲职,但我秘侦院从未有过清闲的职位,所以宗正院长决定为你再增加一个绣衣使的职位,与千户同级,主要工作就是督查百官。

平时也不需要你过来点卯,你仍然可以在京兆尹衙门工作,若是有必要,你也可以行使绣衣使的职能。”

秦轻语前世最讨厌伞兵关系户了,但现在她不但是空降关系户,还能不上班吃空饷,怎么说呢?后台硬的感觉真香。

孙茂学看起来好像很忙的样子,匆匆忙忙地带着秦轻语来了隔壁班房。

“狄知行,你陪着绣衣使秦大人去领一下官服、腰牌和佩刀,办一下入职档案,另外再带着秦大人在秘侦院里逛一逛。”

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站了起来,诺了一声,便快步跑到他们面前,示意秦轻语跟着他,一切都是那么的公事公办。

告别了孙茂学,那名为狄知行的官员四处张望了一下,小声对秦轻语说道:

“下官中书令狄知行,参见秦大人,大人您冰雪聪明、断案如神,下官仰慕已久啦。”

秦轻语愣了愣,来秘侦院这么长时间了,终于碰见一个正常人。中书令?回忆了一下,应该是秘书之类的官职吧?

“狄大人谬赞了,怎么狄大人没遵守那不寒暄的规矩?”秦轻语总觉得‘狄大人’叫起来很怪。

狄知行微微一笑,回道:

“下官是个趋炎附势之人,也是个懂得变通的人,秦大人深得齐王殿下赏识,下官自然要给秦大人留一个好印象,将来还指望着秦大人能在齐王殿下面前美言几句呢。”

秦轻语扭头看了狄知行一眼,这人将这种势利的话语冠冕堂皇的说了出来,倒显得磊落了许多。

话虽然势利,却不让人觉得反感,相反,秦轻语还对他刮目相看。

两句话的交谈,秦轻语就已经判断出这狄知行是个极有能力又很有野心的人。

“狄大人是个很有趣的人,今后在秘侦院便请狄大人多多照顾了。”

二人边走边聊,狄知行给秦轻语说了一些秘侦院的规矩。

规矩很多,总结一下就是要灭人欲,在秘侦院之内,不能有人的情感与欲望,要做一个无情的朝廷鹰犬。

办完手续,领完东西,狄知行先是带着秦轻语来到一个空置的班房,这是分配给她的办公室,接着又陪着她参观起了秘侦院。

很多机要部门都是在门口看了一眼,不机要的地方也没什么好参观的。

若不是秦轻语还有事要办,她早就回去陪秦小小玩了,才不会耐着性子参观劳什子秘侦院呢。

“这是我们院里的大牢所在,关押与审讯都在这,这里就没什么好看了,全是血淋淋的。”

终于到了,秦轻语差点就提出直接来大牢了。

“血淋淋的?怎么,狄大人以为本官是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看不起本官?今天就让本官见识一下秘侦院的大牢与京兆尹衙门的大牢有何不同?”

狄知行连忙辩解:

“秦大人误会了,下官并无此意,只是怕里面的犯人脏了秦大人的眼。既然秦大人想要参观一下,那随下官来便是了。”

秦轻语和狄知行在牢头和狱卒们的带领下向大牢深处走去,大牢里阴暗潮湿,哀嚎声时而响起,每个牢房中都塞得满满的,看来是昨天剿灭青竹帮抓了很多人。

大多数犯人都是畏畏缩缩,见到秦轻语等人偶尔会哀求声,有几个青竹帮众开始大声吵嚷,甚至还说出了污言秽语。

狄知行给牢头使了个眼色,牢头连忙命人将那几个不怕死的拖到审讯室,不久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了过来。犯人们马上开始噤若寒蝉,畏惧地看着秦轻语等人。

看着这些犯人,秦轻语引导话题:

“怎么牢中有这么多犯人?”

牢头恭敬地回道:

“回秦大人,昨日剿灭了青竹帮,抓了许多帮众,都快把咱们牢房塞满了。”

秦轻语故作疑惑:

“青竹帮?这么说,那青竹帮帮主张青也被你们抓了?”

狄知行抢答道:

“没错,昨日确实将那张青抓了回来。”说完,给了秦轻语一个眼神,示意秦轻语借一步说话。

秦轻语与他来到偏僻处,狄知行小声说道:

“昨日那张青派去伏击大人您的杀手被大人击杀时,孙大人便下令围剿青竹帮。”

秦轻语瞳孔突然收缩,这句话中蕴含了两个讯息,一个是秘侦院知道自己杀了那几名杀手的事,但这个不重要。

与这个可怕的讯息相比,杀几个杀手确实不重要。

怪不得狄知行要把她拉到一旁。讯息很隐晦,但秦轻语还是抓住了关键。

原来孙茂学一直在监控着青竹帮,他是知道张青派人伏击自己的事,但他隐瞒了。

昨天自己只是让张奎去借咒术师,并没有说借来干嘛,所以孙茂学不可能知道自己被伏击的事。

然而,孙茂学不仅知道,他还精确地知道了伏击自己的杀手是张青的人。

在知道自己识破了张青计划后,孙茂学怕被齐王记恨,只能借给自己咒术师。

同时,在知道张青的计划失败后,便直接开始了对青竹帮的围剿。

秦轻语现在一想,原来秘侦院一直没动青竹帮,不是因为畏惧废太子,而是想要借刀杀人。

看来孙茂学是一定要将上次被伏击的事扣在自己头上,这个老银币竟然还记恨上自己了。

秦轻语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狄知行,她有些看不透这家伙,他真的只是想对自己示好?总觉得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多谢狄大人提醒,不知狄大人想要什么回报呢?”

狄知行疑惑地说道:

“提醒?秦大人说的话,下官听不懂,方才下官就与秦大人说了,只是希望秦大人将来能在齐王殿下面前美言几句而已。”

秦轻语点了点头,聪明人不需要聊太多。

众人来到审讯室,几个青竹帮帮众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

秦轻语走到一堆刑具面前,拿起一个烙铁在手中把玩,随口对牢头吩咐道:

“本官最近在查一个灭门案,昨日发现与张青有关,你们把他提过来,本官要审问一番。”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八章 老银币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