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3章 没人欢迎她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

2021-05-05 00:06:25

席小绵

资讯 | 连载中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3章 没人欢迎她

但……也许她不用担心自己会留在他身边太久。

在做他贴身女佣的期间,她发现这个男人除了极其挑剔,还极其容易对一类事物感觉到腻烦。

用的餐点,就算合他胃口的菜,也不会在桌上出现超过三次,否则大厨就等着走人!

衣服、用品也是,在他身边几乎都呆不长,隔三差五就会全部换新一波。

女人……应该也是,她从没在他身边看到过重复出现的女人。

即使他现在要她成为他的女人,但应该也用不了很久,他就会用别的女人换掉她了。

到时候,怕是她就算跟那些女人一样跪在地上、哭着喊着求他,他都懒得再多看她一眼。

忍一忍,阮小沫,忍过这个男人的新鲜期,就可以不用再被他威胁,也不用担心阮家和妈妈了。

心里打定主意,阮小沫以尽量不显得反感的语气道:“但是我要先回一趟阮家。”

靳烈风皱起眉,长臂一伸把她搂进怀里,闭眼嗅到她身体的芬芳,有几分不悦地道:“回去做什么?我不是说了?只要你乖乖地待在我身耳边,我保证阮家不会出任何事情。”

阮小沫忍住想要推开他的冲动,任由男人英挺的鼻尖蹭过自己的脖颈,带来让人面红耳赤的麻痒感,“我不是怀疑你对阮家做了什么,只是我得解释这几天没有回去的理由。”

虽然阮家肯定没有派人找过她,说不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已经在阮家传遍了,但她必须要回去。

她这些天的下落必须要有一个说法。

“不许,待会儿我让齐峰把你送回帝宫,今后你就住那了。”靳烈风理所当然地道。

嗅着她身上的气息,搂着她的手也越发不规矩起来。

阮小沫惊喘一声,隔着衣服按住他肆意妄为作恶的手。

“你……”粉红色从她的耳根一直蔓延到被衣服遮住的肌肤,她急急慌慌地抬头:“这里是医院的院长室!”

“医院的院长室怎么了?”靳烈风邪妄地扬起唇角,紫眸诱惑地微微眯起,恍然想起地挑了挑眉:“对,应该让人给你拿一套护士服的……”

拿你妹!

死变态色情狂!

阮小沫真恨不得现在能有一群女明星什么的,帮她分担一下这个男人的注意力。

“靳……”她声音抖了一下,终于憋不住瞪向那个没有羞耻心、不知节制的男人:“靳烈风!”

“嗯?”靳烈风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他就爱她羞涩又不好意思的样子,青涩诱惑,比任何女人都能勾起他的火谷望。

“我必须得回去!”阮小沫索性狠狠揪了一把他的手,把衣服整理平整,“靳烈风,你给我几天时间,大不了我保证,去完阮家之后,我会主动回帝宫!”

被圈养的猎物主动回笼子里,这样还不够么?!

靳烈风低垂着眸子,紫色眼眸中有着隐隐跳动的火焰,那热度灼人,像是能烧到阮小沫的肌肤上。

“护士服。”他慢慢开口,一字字清晰地道。

阮小沫愣了下:“什么?”

靳烈风退开一点,指尖勾着她的发,一圈圈地绕着,又一圈圈松开,像是在玩一个永远玩不腻的游戏:“放你回阮家可以,但回来之后,你要穿护士服给我看。”

阮小沫刹时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男人真是连一时的兴起,都一定要实践!

她脸上犹豫不决的抗拒情绪被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靳烈风忽然松开勾着她头发的手,冷淡地道:“既然你不同意,那就让齐峰把你送回帝——”

“我同意!”阮小沫几乎是闭着眼睛喊出来的。

真是要疯了……

她为什么要被这个男人牵着走……

可她确实也没有选择,要么同意,可以回一趟阮家,要么不同意,被直接送回帝宫。

再说……护士服无论长度还是款式,可以说是很正常了,穿一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吧?

“待几天?”男人不动声色地问道。

阮小沫犹豫了一下:“一周……”

“不行,最多给你三天!”

“五天?”

“三天!”

“成交!”

阮小沫愤愤地瞪着这个奸商,讨价还价的本事,她是没办法和他比。

靳烈风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笑意,满意地弯下身,在她耳边道:“阮小沫,我等着看你穿上的样子……”

炽热的呼吸拂过耳垂,语气里的暧昧瞬间让阮小沫不敢去想回到帝宫后,会有什么在等着她。

她胡乱地点点头,推开靳烈风:“那我走了。”

靳烈风叫住她:“我让齐峰送你。”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行了。”阮小沫连忙拒绝。

如果被阮家的人看见她坐那么贵的豪车回去,一定会被质疑的……

到时候,关于她这几天的下落非但不好解释,还会被人抓住机会更加歪曲也说不定。

离开了医院,阮小沫在路边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说了阮家别墅的地址。

坐在后座椅上,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倒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随着这些景物离开了。

阮小沫知道那是什么。

她的生活、她自己……再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嘴里慢慢品到一丝苦涩,阮小沫把头靠在玻璃窗上,无神地看向窗外。

从今天开始,她有了一个见不得光的身份,一段不能让人知道的关系……

出租在别墅区门外停下,阮小沫下了车,没想太多,径直走向阮家的别墅。

阮家大门外布置了一些鲜花,欢声笑语从大厅里一直传来,一副很是热闹的景象。

阮小沫站在门口,嘴角扯了扯。

她没回家这么久,阮家依然可以张灯结彩,欢天喜地地庆祝什么。

她这个女儿……在这个家还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可她之前不得不待在这个家里。

母亲深爱着父亲,当初母亲在模特生涯最光辉的时候,高调退出嫁给了父亲,本来以为从此是一段幸福美好的恩爱生活,谁知道……

当年的恩恩怨怨已经过去,母亲的身子也病恹恹地只能靠着医院里的仪器续命,每日唯一的期盼,就是父亲能去看她一眼。

她甚至不知道,他们其实已经离婚了。

不,其实一开始是知道的,父亲单方面提起的离婚诉讼判下来之后,后妈曾经拿去医院耀武扬威过。

母亲当场气昏了过去,被抢救醒来之后,却一点也记不得离婚的事了。

医生说是选择性失忆,母亲搭上事业最红火的时候,搭上自己的青春,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她无法接受。

阮小沫不敢提醒母亲,只希望自己能在家里、在父亲面前表现好一点,再表现好一点,期望自己能得到父亲的认可,好能有机会劝他去医院看母亲一眼……

可这一切,都被靳家晚宴那晚给毁了。

阮小沫眼神黯了黯,那晚不只是让她从父亲眼中虽然不够聪明、但够努力的孩子,变成了让阮家蒙羞的耻辱。

攥紧拳头,手心伤口被汗水浸湿,些微的刺疼让她清醒。

她必须进去,直面这一切。

深吸一口气,阮小沫踏进了阮家的大门。

“小小姐?!”大门口有佣人惊讶地叫出了声:“您怎么回来了?”

阮小沫疑惑地看向她:“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就算三天后她要回靳烈风的帝宫去,但阮家的下人为什么会认为她好像不该回来似的?

“因为夫人说——”佣人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住了嘴。

阮小沫定定地盯着她:“柳阿姨说什么了?”

她从来没有喊过后妈叫妈妈,后妈嫁进来之后,她一直是称呼她为柳阿姨。

这一点她极为固执,从没改变过。

她不愿意叫一个勾引自己父亲的狐狸精作妈妈!

“夫人没说什么没说什么……”佣人为难地低下头去,一副不敢多言的样子。

阮家就是这样,要不是就是跟柳萋萋母女三人一个鼻孔出气,要不就是不敢得罪她们三的。

阮小沫知道自己不该多逼迫,毕竟她只是个佣人。

反正左右不过就是那些难听的话。

没再追问什么,她直接从大门进去。

大厅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酒水、糕点、来往宾客都挂着微笑,言谈甚欢。

阮小沫一个人在这其中显得特别的格格不入。

一些宾客注意到了她,没有直接上来打招呼,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神情古怪地窃窃私语。

就好像她不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阮小沫没管他们说什么,往大厅扫了一眼,没找到父亲之后,就往楼上自己房间走去。

可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了从楼上下来的人。

她整个人仿佛被突如其来的寒风冻僵,整个人僵立在楼梯口处。

宛如一尊失了魂魄的雕像。

一个气质清俊的男人站在上面,浅白色的西装,合身、妥帖,将他出尘的气质衬托得叫人过眼难忘。

在他身边,站着妆容精致服饰华美的女人,桃红色的鲜艳长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起来,恰到好处地展现了曲线,又不会过于轻浮。

阮小沫忽然明白那些宾客为什么看着她窃窃私语、一路进来看到的佣人又都是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了。

她的回来,是完全不受欢迎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3章 没人欢迎她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