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果然是为了出名,什么都能出卖

专宠头条天后

2021-04-09 06:38:20

菲安小姐

资讯 | 连载中

“姐姐,你干什么抢我玩具?”囡囡一看,急了,夺过慕明月手里的大娃娃抱在怀里,满眼防备的看着她。

“乖,咱们回房间玩儿,不然宫少会生气的。”慕明月轻声诱哄着。

“才不会呢,我玩儿了一下午,宫少都没说我。”囡囡嘟起嘴,她玩儿了一下午,宫少只是坐在沙发看报纸,都没说她。

慕明月眨了眨大眼,有些懵了,宫律哪有那么好说话:“现在他心情不好,走走走,进屋玩。”

谁知道一会宫律会不会抽风的又找茬,不容分说的抱着大箱子一瘸一拐的上楼了。

“姐姐你的脚什么了?”看着慕明月异样的走路方式,囡囡皱起小脸,也不再管玩具了,连忙跑到她跟前,关心的问。

“没事没事,崴了一下。”

客房的门刚关上,主卧的房门就拉开了,换了休闲服的宫律走到楼梯口,看着楼下空荡荡的大厅,眉头蹙起,眸光微深,转身去了书房。

慕明月坐在床上,呲牙咧嘴的揉着脚腕,刚刚抱着大箱子上来,疼死她了。

打电话叫了外卖,她现在的情况连她和囡囡的菜都没法做了,从西餐厅给宫律叫了一份餐,有打电话单独叫了她和囡囡的分,两菜一汤,外加两份米饭,五十块妥妥的。

“叮咚。”

门铃声响,慕明月下了楼,将饭菜摆盘,叫囡囡去喊宫律下楼吃饭。

餐桌上奇怪的布局让宫律蹙起了眉,他的西餐放在主位,两份炒菜放在桌子的另一角。

“哇,姐姐,有鸡翅诶。”小肉球眼冒红心的蹦跶过来,爬上椅子。

宫律拿起刀叉,优雅的吃着面前的牛排。

囡囡小盆友吃饭有个毛病,就是饭粒总是洒的哪儿都是。

慕明月看着被霍乱的桌子,看了一眼对面正在切着牛排的宫律,头痛的厉害,只觉得眼角肌肉一跳一跳的。

“咳咳,囡囡,不要把饭粒撒到桌子上。”说着,去厨房取抹布。

慕明月走后,囡囡一边啃着鸡翅,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忍不住的瞟向宫律……刀下的牛排。

啃两口鸡翅,瞟两眼牛排,在啃两口鸡翅,继续瞟,那模样,可爱的紧。

宫律被灼热的视线盯得蹙起眉,看向那个满嘴酱汁的小肉球。

察觉到宫律的视线,囡囡连忙回过头,低着头吃着鸡翅。

宫律只觉得有趣,扬眉说道:“想吃?”

囡囡被人戳穿心思也不恼,而是抬起头嘿嘿的笑了起来。

等慕明月拿着抹布回来,之间宫律正坐在那里看着财经杂志,而他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搬了过去一个凳子,凳子上的小人放弃了刀叉,正两只手拿着一块牛排,啃得欢乐。

“囡囡。”慕明月吓了一跳,连忙过去。

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宫律落在财经杂志上的眸子忽然抬起,无波如深潭的眸子让慕明月站在了原地。

脸上接连换了几种表情,最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默默的吃饭了,目光忍不住打量对面的一大一小,这场面,真是令人惊悚。

吃完饭,收拾好餐具,夹起囡囡,逃似得上楼了,她真怕一会儿宫律又抽风拿囡囡开刀,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可不是她能猜得透的。

宫律放下杂志,身子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纤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膝盖,瞳眸黝黑,不知在想些什么。

打发囡囡睡着了,慕明月轻手轻脚的带上房门,拖着脚下了楼,果不其然,宫律还坐在沙发前,手里的财经杂志变成了笔记本,正在办公。

宫律没有回书房,而是留在客厅,似乎在等着谁,慕明月心里想着事,倒是忽略了这点。

去厨房冲了一杯咖啡,放在宫律面前的茶几上,坐到左面的独立沙发上,因紧张,两只手不停搅着。

“有事?”言简意赅的两个字,甚至连眼神都没赏她一个。

慕明月咬了咬下唇,清秀的面容有几分拘谨:“听说宫少准备投资拍摄电影?”

“嗯。”

依旧是简约的不行的回答,慕明月蹙眉,想着怎么找切入点继续这个话题。

半晌没听见慕明月说话,宫律抬起头,之间身材娇小的女人正窝在沙发里,蹙着眉,眼神出神的望着面前的茶几,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说什么?”

慕明月被忽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咬了咬牙,说道:“不知道宫少的女一号定了没有?”

问的还算含蓄吧?

“没有。”宫律放下手中的笔记本,好整以暇的看着慕明月。

“那宫少可有合适的人选?”她忙问。

“没有。”

“哦。”

……

慕明月点头,继续沉默。

宫律眉头蹙起,有些许的不耐烦:“你有合适的人选?”

“宫少看我如何?”慕明月紧接着说道,说完,脸颊一红,自己好像太急躁了。

“哦?”

宫律站起身,修长的双腿踱步至慕明月跟前,微微俯身,粗粝的大掌钳住她的下巴,微微上抬。

“你觉得你有资格?”淡漠的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慕明月脸色一白,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

“请宫少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咬了咬牙,慕明月目光直视宫律。

奈何宫律吝啬的不给她任何表情来让她揣测他的心思。

“你是在求我?”男人薄唇微扬,意味嘲讽。

“是。”慕明月不否认,她就是在求他。

宫律嗤笑一声,松开她的下颚,后退几步,坐会沙发上,长久的,近乎窒息的沉默。

“你用什么来求我?”男人嘴角笑容冷冽。

“宫少想要什么。”慕明月面色发白,却强忍着不肯退缩。

宫律满脸玩味儿的看着她,不语。

“宫少不是说过,可以许我女一号。”她豁出去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宫律满脸疑惑,好似真的不记得了。

“你……”慕明月咬牙,怒视着他,那日在办公室,他明明有说。

“提醒我一下或许我就想起来了。”

男人眸光深邃,很是认真的说,那认真程度,不亚于在签一份高额度的合同。

“那日,办公室里。”水眸怒瞪宫律,慕明月几乎听到了自己咬牙的声音。

“哦。”他恍然大悟:“我确实说过,不过,我应该也说过那是包养你的代价,可是,慕小姐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慕明月面上血色褪去,她当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即使做好了心里准备,还是忍不住害怕了起来。

“我知道了。”轻声说了一声,慕明月起身上楼了。

宫律嘴角笑容敛起,眸色愈加幽深难测。

墙上指针指向十点,宫律才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起身上楼。

推开主卧的门,之间白色的大床上,被子凸起一块,小小身子因紧张而轻微的颤动。

走到床前,抬手掀开被子。

女人面色酡红,性感的蝴蝶锁骨下是雪白的肩膀。

被子下的人,不着寸缕。

宫律呼吸有片刻的混乱,黑瞳不自觉深了一寸,太手顺着女人的脖项渐渐往下。

他能感受到,女人不安的绷紧身子。

“放松点。”轻缓的声音仿佛魔咒一般萦绕在慕明月耳边。

莫名的,慕明月真的放松了身体。

宫律手指不断的摩擦着慕明月的嘴唇,看着慕明月瑟瑟发抖的嘴唇,俯身吻了下去。

看着慕明月因为情动不自觉的闭上眼睛,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起身俯看着慕明月,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

慕明月只觉身上一亮,颤抖了一下,感觉到身上的人忽然离去,有些不解,等了半晌,却依旧没有动静,缓缓睁开眼,只见宫律站在床边,正讥讽的看着她。

不同于她的不着寸缕,宫律衣衫完好。

“宫少是什么意思。”她带着略微沙哑的嗓音问道。

“你果然是为了出名,什么都能出卖。”

无情的讽刺如同一把利剑,深深的刺在她的心上。

屈辱感袭上心头,慕明月扯过被子,裹在身上,一双眼冰冷淡漠的看着宫律。

“耍我很有趣?”略带哽咽的质问。

“有趣。”宫律面色无温,冷酷的回答。

红着眼,努力不让泪水滑落,慕明月裹着被子跑出来房间。

宫律站在原地,问着屋子里还未散去的属于慕明月的馨香,冷着眉出了房间。

客房内,慕明月蹲在地上,手臂环抱双膝,将头埋进膝盖,肩膀耸动,无声的哭泣。

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却不觉得疼。

宫律,你个王八蛋,混蛋。

心中不停的咒骂着,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这辈子才摊上宫律这么个王八蛋。

走到盥洗台,拧开水龙头,将冰水扬了满脸,冲洗着满面泪珠。

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眼睛红肿,慕明月看着狼狈的自己,冷下脸,倔强的仰头。

“亲了也得负责,谁说过包养就必须是陪睡,哼,睡觉。”恶狠狠的说完,出了洗手间,倒床就睡。

等着天明去找宫律算账,又亲又摸的,总不能让他赖账,不能白白让他占了便宜。

……

闹钟七点准时的想起,慕明月爬起来没有叫醒囡囡,提前下了楼,准备和资本家谈判。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你果然是为了出名,什么都能出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