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天生招惹变态和鬼的体质

专宠头条天后

2021-04-09 06:38:19

菲安小姐

资讯 | 连载中

慕明月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怎么知道他要拍电影?”

“那个取文件的叔叔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呀,宫少要拍一个电影呢。”

囡囡歪着头,仔细想着自己听到的话。

慕明月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心中思绪万千,他要拍电影了吗?以KV的手笔,投资的电影定然不是小制作。

如果能拿到宫律手中电影的角色,那对她的星路一定会大有帮助的。

慕明月眼睛一亮,可随后,有暗淡下来,想要从宫律手中拿到角色,简直是痴人说梦。

且不说宫律会不会给她机会,即便是给了,那她要拿什么换取?难道真的像前几日说的,出卖自己换取角色?

闭上眼,慕明月心中万分复杂,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往她想的方向走过,她需要的机会,为什么是牢牢握在宫律手中的。

晚上,慕明月坐在床头想了许久,最后也没想出头绪,只好作罢,等宫律回来再说。

…………

剧组的进度快要接近尾声了,所有人都变得忙碌起来,慕明月穿着古香古色的长裙,长如瀑布的墨发垂在背后,热的她汗水不断的流,浸花了妆容。

化妆师正在给她补妆,慕明月手里拿着小风扇不停的吹着。

“慕姐,有你的快递。”场务小妹拿着一个包裹着快递袋子的盒子走了过来。

慕明月接过快递,心中疑惑,谁会给她发快递?

打开袋子,抬手掀开盒子。

纤细修长的手指僵硬的顿住,一双美目瞬间睁大,瞳孔里满是惊恐。

“啊~”一旁的化妆师目光不经意扫向盒子,吓得一下扔掉了手中的粉刷,后退几步。

酥麻的感觉顺着手指蔓延全身,慕明月颤抖的把手中的盒子扔到桌子上,贝齿紧咬着下唇,化了腮红的脸也掩盖不住妆容下那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庞。

吞咽了一下口水,慕明月压制住一瞬间的惊恐,眼睛恢复清明,带着森森寒意的看向那个盒子。

一张慕明月穿着剧组服装休息的照片,背景被染红,慕明月的脸上用红笔涂满,乍眼一看,好像鲜血,很是恐怖,照片上放满了死蟑螂,令人作呕。

“慕姐,怎么会这样。”场务小妹也只惊讶的捂住了嘴巴:“要不要报警啊慕姐。”

慕明月身侧广袖下的手紧紧握起,淡漠的开口:“报警。”

场务小妹得令连忙拿出了手机,一想着刚刚装满蟑螂的盒子被自己拿在手里,她就觉得整个手臂都颤栗起来。

拍摄因折断小插曲不得不停止,剧组上下出了年纪小不谙世事的场务小妹关心了几句,其他人或冷眼旁观,或幸灾乐祸。

当然,也有暴躁怒骂的。比如导演。

“我说慕明月,你怎么到处得罪人,连恐吓快递都发到剧组来了,你诚心拖慢拍摄的进度是不是。”

导演大嗓门的喊声还未落,此起彼伏的轻笑声响了起来。

慕明月闭上眼,任凭那些聒噪声音如苍蝇般烦人,不去理会。

警察来过,只是询问了一些事,最后带走了快递,说有消息会通知慕明月,也让慕明月有什么发现通知警方。

慕明月被导演勒令回家,看她不在状态的样子,留在剧组也没有用,走了也让人眼前清净。

慕明月坐在出租车上心中泛起冷意,昨天她感觉有人跟踪她,并不是压力大而产生的错觉。

那张照片,是在剧组拍的,难道是剧组的人?眼前一一闪过剧组的每张脸孔,不过在她看来,谁都有嫌疑。

闭上眼,呼了一口气,心中微凉,这件事,还没结束。

那人肯定不会仅仅是为了寄恐吓快递给她,不然昨天也不会尾随她了。

和慕明月想的不一样,之后几天,都没有在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儿。

换下衣服,拎着包包走出剧组,到了往常人烟稀少的胡同。

高跟鞋的回响下,身后似乎有一个脚步声重叠在高跟鞋的身心下。

慕明月心脏一下子提起,几乎蹦到了嗓子眼。

脚下步伐快了几分,身后的脚步随着她的速度而增减。

深深的恐惧围绕心头,慕明月紧咬下唇,握着皮包的手紧了几分,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心头恐惧蔓延到无法控制的高度。

慕明月抬起脚,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狂奔了起来。

“啊!”

慕明月踩上一个小石子,脚踝咔嚓一声,疼的慕明月苍白的小脸儿上冷汗直流,清秀的眉紧紧的拧在一起,不管脚伤的疼痛,依旧快速的向路边跑去

奈何跛着脚,还穿着高跟鞋,速度根本上不来,咬了咬牙,慕明月脱下鞋子拿在手中,光着脚跑着。

脚步声如最恐怖的催命符一样离她越来越近。

下一刻,一直大手猛地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扯。

“啊,不要过来。”慕明月的神经紧绷着的一根弦猛然断裂,尖锐的含着,带着一丝哭腔,手中鞋跟狠狠砸向那人。

手腕被握住,力道大的让她想要尖叫,下一刻,一道阴寒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女人,你活腻了。”

慕明月身子猛然一颤,睁开眼,赤红的眸还挂着尚未滑落的泪珠,就这么看着面前的男人。

“宫律。”所有的惊恐不安,在男人出现的那一刹全部消散,所有的委屈全部用上心头,带着浓浓的哭腔说道。

“怎么回事。”看着女人狼狈不堪的模样,宫律蹙眉。

一头秀发此刻凌乱的散着,脚下连鞋也没穿,一张脸更是苍白的可怕,泪水不住的下滑。

慕明月缓了口气儿,回过头看向来时的方向,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没事。”微弱的声音有些沙哑。

“没事就赶紧走,真是够丢人的。”她现在的模样就好像一个疯婆子。

慕明月刚走了一步,脚踝处的疼痛让她猛地吸了一口凉气,腿肚子一软,险些趴在地上。

刚刚一路狂奔,心里被惊恐充斥倒也没时间去想脚踝的伤,这会回过劲儿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疼啊。

走了几步,没听见慕明月的脚步宫律回过头,就看见女人弯着腰,脚踝红肿的吓人。

看见宫律停下脚步,慕明月簇了蹙眉,咬牙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之间宫律眼里充满了嫌弃:“把鞋穿上。”

慕明月美目瞪圆,她的脚都成这样了,还让她穿鞋?

虽然不甘,可是避免这个男人把她自己仍在这里,还是乖乖的把鞋穿上了。

“嘶。”还真是疼啊。

还没走,就见宫律抬手脱下了西服。

还没反应过来,慕明月只觉得眼前一黑,宽大的西服就这么盖在了脑子上,下一刻,慕明月只觉得身子一轻,失重感袭上心头。

“宫律你干什么。”

“闭嘴,把你的脸给我遮严实了。”宫律看着怀里不安分的女人,拧眉呵斥道。

下一刻,慕明月真的安静了,有人代步,她何乐而不为呢。

“见鬼了跑那么快。”宫律调侃她。

“对,就是见鬼了,我天生招惹变态和鬼的体质。”慕明月的头蒙在西服下,气呼呼的说。

宫律狭长的眸微眯,变态和鬼?他是哪个?

“再说一次。”低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威胁味道。

感觉抱着自己的手有下滑的趋势,慕明月连忙扯住了宫律的衣服,抿住唇,不在出声。

看着怀里顺间安静的人,宫律这才挑眉,继续走着。

天色越来越暗,胡同里的光线也暗了下来。

阴影处,一道娇小的身子走了出来,目光恶毒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

“贱人。”说着,那人嘴角扬起一个莫名的弧度,让人心生寒意。

二人先是去了医院做检查,慕明月的脚踝轻度骨裂,必须休养,不能再拍戏了。

无奈给导演打了个电话,得到的,则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什么那么大人路都走不好,干什么吃的等等。

慕明月心中憋闷,这种情况不是应该说几句关心的话吗?也许是因为对方是她,所以才有这么’特别‘的待遇的吧。

宫律站在一旁,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那模样,在慕明月看来,怎么都是幸灾乐祸的意味。

该死的,他一定是听到导演的话了。

“慕明月,真不知道你的人缘怎么会差到这种程度。”

慕明月不理他,感觉胸口有一股气,在不释放就快要被憋死了。

目光一扫,拿过一旁果盘里的苹果,牙齿使上十二分力,咔嚓一口。

主治医生忍不住擦了一下额头,这声音,听着都疼啊。

拿好了药,二人回了别墅。

一进屋,慕明月惊得长大了嘴,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各式各样的玩具散落一地,小公主囡囡此时穿着巴拉拉小魔仙的衣服,一手拿着魔法棒,另一只手捧着一包薯片,玩的欢乐。

慕明月头都大了,跛着脚大步走过去。

“囡囡,你怎么把屋里弄得这么乱。”

“姐姐你看,囡囡小魔仙漂不漂亮?”说着,又转了一个圈。

慕明月心脏砰砰跳,她还是第一次见宫律的别墅乱成这个样子,小心翼翼的回头,正打算说点什么,之间宫律仿佛没有看见混乱不堪的客厅,换了拖鞋直径走上了楼。

目送宫大总裁消失在二楼,慕明月立马去储物间找了一个大盒子,不由分说的把所有玩具一股脑儿的塞进箱子。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5章 我天生招惹变态和鬼的体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