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汉之忠臣

汉末联盟

2021-04-09 04:32:31

六十月

资讯 | 完结

  犒军毕,邹靖欲回。

  刘备道:“近闻中郎将卢植与贼首张角战于广宗,备昔曾师事卢植,欲往助之。”于是邹靖引军自回,并带走了刘备军中几十名重伤之人回乡调养。

  在刘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且大功劳在身的情况下,龚景答应资助刘备士卒,让其凑足一千人驰援广宗。

  休整数日,刘备与关、张引本部千人投广宗来,其中骑兵三百人。

  至卢植军中,经过禀报之后刘备入帐施礼,道明来意。卢植沉着脸大喝道:“汝军中骑兵竟然有三百,汝何来如此多战马?莫不是私吞缴获物资?”

  关张二将乍一闻之冷汗直流,而后情绪便开始有些不稳定,隐隐有发怒的迹象。

  汉朝律法他们可是清楚的很,私吞缴获物资不予充公原本乃大罪,不过当今世道混乱不堪,此罪名已经可有可无,全凭主将心情。

  刘备上前施礼,一拜后不急不缓的道:“老师误会备了,此战马三百匹一部分乃两名大商所赠,一部分乃太守龚景所赠,还未来得及禀报,另外一部分则为校尉邹靖听闻备欲投奔老师才借与备的。”

  “既然如此,玄德就留下帐前听用。”卢植这才露出了笑容。

  卢植用意很简单,一则敲打刘备,朝廷的正规军可非乡勇团队,军纪严明;二来警告下属,面对私吞物资现在日益严重的现状尽可能的作一些改变。

  张角贼众十五万,植兵五万,相拒于广宗,未见胜负。数日后卢植向刘备命令道:“我今围贼在此,贼弟张梁、张宝在颍川,与皇甫嵩、朱俊对垒。汝引本部人马,我助汝一千官军,前去颍川打探消息,伺机而动。”刘备领命,引军星夜投颍川而去。

  皇甫嵩、朱俊领军拒贼张梁张宝,黄巾军数战不得胜,被钳制住,无奈只好退入长社。

  次日,刘备赶到战场,递交公文后得以入账。

  帐中,数人正商讨如何破敌。刘备被引入,皇埔嵩挥手示意其站立一旁,待会儿再作计较。

  一名身长七尺,细眼长髯的将领拱手道:“大人,此时正是破敌良机,天气转冷,贼寇依草结营,如若火攻之……”此人官拜骑都尉,沛国谯郡人曹操曹孟德也。

  “好个曹孟德,妙计尔!”朱俊大拍桌子,此计与他和皇埔嵩所想无差,不禁对曹操这个初入军营的纨绔子弟刮目相看。

  曹操微微施礼,不骄不躁的道:“大人谬赞了!”

  刘备在一旁撇了眼曹操,心中微微颤动。

  “曹操么?果然英气逼人呐!”

  定下计谋,皇埔嵩示意刘备上前说话。刘备将来意迅速道明。

  皇埔嵩摸须道:“张梁、张宝已经势穷力乏,今夜大战后必投广宗去依张角。玄德即刻星夜赶回将之汇报。”刘备领命,遂引兵复回。

  刘备走后,皇埔嵩令军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其夜大风忽起。二更以后,一齐纵火,皇埔嵩嵩与朱俊各引兵攻击贼寨,火焰张天,贼众惊慌,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奔走。

  “大哥,咱们来来回回,捞不着一场大战,好生无趣!”张飞坐于马背上抱怨不已。

  刘备哈哈一笑,道:“翼德稍安勿躁,大战有的是,耐心等待即可。云长,刚刚军营内那曹孟德,视之如何?”

  关羽坐于马上念念胡须,道:“无甚印象。”

  对于关羽来说,曹操刚才的表现确实提不起他的兴趣,这种计谋对关羽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进帐后一直双目微闭的关羽并没有看曹操一眼。

  刘备点点头,开口揭过了这个话题。

  回广宗半路,只见一簇军马,护送一辆槛车,车中之囚,好巧不巧正是卢植。

  刘备明悟间又带着丝丝不可置信,原本以为此事不会再发生,哪儿想到卢植在军中如此之强的威信却依然难逃一内监的诋毁和历史滚滚而来的车轮。

  全军快马疾驰至跟前,众人下马问其缘故。

  卢植摇摇头,长长吐了口气,道:“半月前朝廷差黄门左丰前来体探,竟然公然向我索取贿赂。我不禁大怒,道:‘军粮尚缺,安有余钱奉承天使?’左丰挟恨,回奏朝廷,说我高垒不战,惰慢军心;因此朝廷震怒,遣中郎将董卓来代将我兵,取我回京问罪。”

  张飞听罢,大怒,要斩护送军人,以救卢植。

  刘备亦大怒,喝道:“三弟,休得造次!”张飞摄于刘备威势,只得骂骂咧咧,涨红了一张黑脸。刘备转头望向卢植,这些天为了战事,卢植日夜操劳,与刘备记忆中的卢植体型差异甚大,显然瘦了许多。

  刘备叹了口气,有些难过的道:“老师,奈何如此,奈何如此……”

  卢植抬头双眼迸发精光,凝视刘备数秒,忽然喝道:“混账,为师所为岂容你指指点点!告诉你刘玄德,为师上未愧天,下未愧地,即便为师已入狱,如若尔等未用心报效家国,为师依然随时能让尔等兄弟永不见天日!”

  众人微微一愣,皆不知卢植突然发起什么疯竟然痛骂刘备,其中缘由唯有拥有曾经与卢植相处记忆的刘备自己才知晓其中的答案。

  一切只因为,曾经师从卢植的刘备,逃学,捣蛋,惹祸,喜爱结交江湖人士,一度给卢植的印象非常之差,卢植相信若他还在军中定能善导此时的刘备,让大汉再多一名将才,但他已进囚车,有心无力,唯有恐吓一番,以免刘备误入歧途,走上邪路。

  “老师,上报国家下安黎民乃备等兄弟之誓言,备绝不会辜负老师谆谆教导,但弟子此时却有一番不尊师长的话不得不说。”

  “姑且听之。”

  “老师,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而此战关系甚广,更是不能有半点疏漏,老师何不韬光养晦想法筹点金银先纳于天使?待老师得胜回朝之时在做计较也不迟;

  名声丢了没关系,总有一天能再挣回来,但五万将士的生命,甚至整个大汉安危存亡,它们若一去,便不再复返了,即便是您,也万万背负不起如此重责吧!”刘备的建言虽然有些大逆不道,但仿佛夹带着丝丝魔力在卢植那古井无波的心境内掀起了阵阵涟漪。

  “呵呵呵,可惜了,若玄德当时在帐内听用,为师定然采纳此言;想我卢植一生忠于汉室,哪曾想却因拒绝受贿而落此下场。”

  卢植言毕,目视刘备,随即又正色道:“玄德,好好报效朝廷,若你有朝一日敢做出忤逆朝廷之事,为师定亲自削汝首级。”

  刘备恭敬的拱手,深深鞠了一躬,神情郑重的道:“备定不负老师敦敦教导。”

  “日落西山,日落西山……”大汉王朝的光芒正在消退,卢植双眼眺望远方,凝视许久,泪水遮面。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章汉之忠臣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