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划清界限

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

2021-04-08 20:59:03

祁柒

资讯 | 连载中

丁瑞东见到她的笑容,还以为是被自己说动了,连声道:“想问爸爸什么话,薇薇你尽管说。”

丁薇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当初你那样对待我妈妈,现在又来说什么深情不移,自己心里就从来没有愧疚过吗?”

“薇薇!”丁瑞东强捺不悦,“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怪爸爸,当初的确是爸爸做的不对,亏待了你妈妈,所以我才一直想要好好经营丁氏,经营你妈妈的心血……”

又是丁氏,永远都是丁氏。

她怎么会天真到问出这样的问题呢,他怎么可能对妈妈心有愧疚呢?

丁薇看着那双眼睛,缓缓收起了脸上所有的表情,“别说了。”

“薇薇……”

“别说了。”她又重复了一遍,“我妈已经去世十年了,你心里怎么想都不重要。我今天来,只是想带走她的遗物。”

“我知道你在意丁氏,比在意任何人都更重视,至于我和妈妈……呵,不说也罢。与其再打什么亲情牌,不如我们把话说清楚。

丁瑞东顿时慌了,看着丁薇准备上楼举动,立刻一把拦在了前面:“薇薇,你听爸爸说,咱们好歹也是亲父女,人家说这亲人之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就不能原谅我么。”

同样站在楼梯间的程芸,一双眼恨不得在丁薇身上狠狠的剜一个口子,忍不住插嘴道:“你爸都这样求你了,你还想要干什么?没良心的东西。”

丁薇脸色顿时冷了,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程芸,然后将视线放在了自己面前,几乎要老泪纵横的一张面容。

嘴角缓缓地一勾:“你真的想让我原谅你?”

丁瑞东现在满心就是希望丁薇能放弃抛售股权,立刻点头:“当然了,你是爸爸的宝贝女儿,咱们一家人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多好啊。”

丁薇点点头:“行吧,既然您这么有诚意,我也大方点,就一个要求,您要是能做到,我二话不说,立刻停止抛售股权。”

丁瑞东脸上顿时一喜,站直了身子:“当然没问题了,别说是一个了,就是一百个爸爸也会答应你,谁让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呢。”

她心里顿时恶心的不行,脸上分毫不显,瞟了一眼程芸:“这个要求其实特别简单,你只要休了这个女人,我立刻停止抛售股权的行为。”

丁瑞东顿时楞了,下一秒,程芸几乎要掀破顶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气的脸色通红,控制不住的指着丁薇的鼻子开骂。

“你这个贱丫头,竟然敢让你爸休了我,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做,果然是个白眼狼,我说的没错吧,你给我滚,我们家不欢迎你,滚。”

丁薇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放心,我也不想看见你,我说了,今天来就是收拾我妈的遗物。”

她说完看着丁瑞东:“看来这个要求很难办啊,既然如此,我也无能为力了。”

刚抬脚就被丁瑞东再次拉住了,他眉心皱的死紧:“薇薇,你这不是存心让我为难么?我怎么可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丁薇冷冷的打断了:“怎么不可能?你上一秒不是说愧对我妈,觉得亏待了她么,你当初能抛弃我妈,现在为什么不能休了她,有区别么?”

程芸面色阴沉的瞪着她:“你给我闭嘴,小贱人,果然跟你妈一样让人讨厌,都是下贱货……”

丁瑞东心里一惊,忍不住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是白痴么,现在说这种话,不是把丁薇激怒么。

丁薇怒了么,那是肯定的,但是她面上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想到了什么,嘴角竟再次勾了起来。

轻轻地走下了台阶,悠闲的靠在了扶手梯上,漫不经心的道:“这样吧,刚才不算好了,我换一个说法……只要你甩了这个女人,我不但不会抛售股权,还会把股权都交托给你,怎么样。”

一石激起千层浪,丁瑞东这下是真的楞了,还没回过神,嘴角都不自觉地下意识问了一句:“真……真的。”

丁薇心里不禁笑了,眼里闪过浓浓的不屑,望着程芸瞬间大变的脸色,心情果然爽快了些。

“当然是真的,我的股份给您了后,您可就是丁氏无人撼动的最大股东了,再也没有人不识相的跟您争这个位置,从此就高枕无忧了,是不是觉得很划算啊。”

程芸不可否认,这下是真的有些紧张了,她年轻的时候就喜欢丁瑞东,这么多年夫妻下来,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她在清楚不过,尤其是刚才他的反应,更是让她心惊,不由得对丁薇一下子恨到了骨子里。

一把扯住了丁瑞东的手臂:“瑞东,你别听这个小贱人的话,她是在糊弄你啊,她想为她妈报仇,你别上当啊,咱们夫妻这么多年了,我还给你生了悦悦和小煜……”

一边站着的丁悦和丁煜见自己母亲被欺负,顿时不干了:“丁薇,你说出这样的话要不要脸,难怪你妈最后没人要,才能生出你这种女人,我呸。”

丁薇冷冷的看着这两个人,眯了眯眼,迟早有一天,她会把丁家的这些人,一个个的让他们遭到报应。

丁瑞东被程芸的声音叫回了神,他好歹也当了半辈子丁氏的董事长,自然不是笨蛋,刚才是心急才会失了分寸。

现在看着丁薇冰冷的眸子,不禁道:“你刚才是不是想让我们家弄得不和睦,所以故意那样说的。”

她不由得嗤笑一声:“是又怎么样,不是又如何?重点是,你刚才确实心动了,犹豫了不是么?就连现在问我,也是这样的语气,如果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以你对权力的渴望和贪婪,还真有可能那样做了呢,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在你的心里,什么都比不过丁氏,比不过你丁氏董事长的位置,哼。”

丁瑞东脸色顿时难看的不行,好脸色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你这个不孝女,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我是你爸,你竟然算计我。”

她冷眼看着,不想在跟这群人纠缠下去,直直的朝着楼上走去,身后传来丁瑞东的怒吼:“你拿了你妈的东西立刻走人,我警告你,给我立刻停止股权的抛售,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心里不屑的笑了笑,面无表情的走进了以前自己的房间,她母亲的遗物,早就被她收拾到了自己房间里。

这个房间她好久没住了,但是离开时还记得最后的模样,但是现在,明显有被翻动的痕迹,想到程芸手上的那个镯子,眼眸更加冷了。

走到书桌面前,看着抽屉里熟悉的一件件物品,她眼角顿感酸涩起来,这些都是她母亲的东西,是她母亲留给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念想。

一件件的看着,一件件的抚摸,好一会儿,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将这些东西利落的全都收了起来放进包里吗,神色冷漠的走了出去。

丁瑞东等人还是站在楼梯间,她目不斜视的走下楼梯,在楼梯口却被叫住了。

开口叫住她的是程芸:“等等,悦悦,赶紧去看看,检查仔细了,万一有些人多拿了什么,我们岂不是亏大发了。”

这两人显然是串通好了的,丁悦顿时高声应了一句,然后得意洋洋的瞟了一眼丁薇,三两步的上了楼梯,冲进了她的房间。

丁薇嘴角轻轻地扯了扯,心里却警惕了起来,不知道刚才这群人又想着打什么主意,程芸突然这样说一定有目的,就是不知道,丁悦能在她房间拿出什么来了。

没一会儿,丁悦刺耳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慌张的脚步声过来:“妈,不好了,那些文件都不见了。”

程芸顿时配合的大喊了一声:“都不见了?怎么会,不是一直放在那屋了么。”

她说着顿时看向了丁薇,横眉冷对的:“好啊你,我就说这年头家贼难防啊,偷东西偷到这儿来了。”

丁薇顿时觉得好笑,边上的丁瑞东自然也是她们哪儿一边的,现在看来,想让丁薇心软然后拒绝抛售股权是不现实的了,软的不行,只有来硬的了。

“丁薇,那份文件是丁氏跟天泽合作的项目文件,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想拿走?门都没有,赶快交出来。”

她看着丁瑞东这时再次变换的恶心嘴脸,心里厌恶的同时再次为自己母亲感到不值,那么好的母亲,怎么就爱上这么一个男人。

“知道你们现在一个的像什么么?”丁薇不疾不徐的缓缓说着。

“你们现在就像是小丑一样,用劣质的演技扮演着恶心的角色,看了就让人倒胃口。”

丁瑞东脸色阴沉:“少说这些没用的,你现在立刻文件交出来,如果交不出的话……”

“怎么样?”

她恍悟的点头:“哦,我知道了,如果交不出来,就把股权拿出来给你们,对么,呵,丁大总裁,您这种智商,丁氏还没破产,真是一种奇迹啊。”

毫无顾忌,满脸讽刺的戳破了这群人丑陋的嘴脸,一套一套的,不过就是想要变着法的套她手里的丁氏股权罢了。

丑人多作怪这句话,她今天算是看的真切了。

她们被看破了心思,顿时恼羞成怒了,丁煜冲动的走过来,狠狠的推了丁薇一把,恶狠狠的道。

“要我说,跟着女人费那么多话干什么,直接关起来再说,看她还怎么出去抛售股权。”

丁悦眼睛一亮,立刻拍手同意:“对啊,弟,没想到你还听聪明的嘛,这女人没了自由,就威胁不了我们,至于她的股权,哪怕放烂了也比被她抛售掉好啊。”

程芸和丁瑞东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闪烁着恶意的光芒,显然是对丁煜的提议心动了。

丁薇稳住自己的身子,看着面前四张恶心的嘴脸,极其冷淡的开口,轻飘飘的列举了两条丁氏漏税的项目。

丁瑞东登时瞪大了双眼:“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冷哼:“我怎么知道的就不需要你来关心了,我才说了两个而已,还有呢,需不需要我一一给丁大总裁列举出来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3章 划清界限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