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首次交锋

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

2021-04-08 20:59:03

祁柒

资讯 | 连载中

丁氏的大小姐。

是因为欧皓轩的死,觉得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所以索性抹去她的身份,任由欧家在她身上平息怒火吗?

如果丁悦是丁家的大小姐,那么她丁薇,又是谁呢?

站在路边,丁薇茫然地抬起头,直视着刺眼的阳光。

原本的自信与淡定,都在一夕之间化为无形。

她翻出手机,在键盘上按下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不出所料,手机放到耳边时,听筒里传来的是机械刻板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连续三次,都是如此。

继任由后妈程芸将她赶出丁家之后,连她的手机号都被拉黑了。

这就是她的父亲,丁氏的总裁,她妈妈爱了一辈子的男人。

许久,丁薇才低低地笑出声来,像是自嘲,又像是最后的凄凉。

站在灿烂而刺眼的阳光下,她却觉得浑身都发冷,冷到了骨头里,没有一丝温度。

手指轻动,通讯录里爸爸两个字被删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三个字:丁瑞东。

从此以后,他就只是程芸的丈夫,仅仅是丁悦和丁谦的父亲了。

站在路边想了很久,出租车在她面前停下的那一刻,丁薇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陈叔,我是丁薇,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她开门见山毫不客气,电话那头的人却浑不在意,连什么忙都不问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且再三询问着她现下的情形,问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

听着电话里关切的声音,丁薇突然眼眶泛湿。

“陈叔,我一切都好。”她强忍哽咽地寒暄了几句,才目光坚定地说道,“我想请您帮我传一个消息,我要抛了手上我妈妈留下的丁氏股份。”

次日,丁瑞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当时丁薇正在开会,手里调了静音,等到会议结束,未接来电的数量已经将近十个,比这几年丁薇接到的他打来的所有电话数量还要多。

没有感动,只有淡漠。

丁瑞东三个字再一次闪现在屏幕上时,她轻划手指接了起来,话筒里传来的却是尖利的女人声音,“丁薇,你在干什么,真以为翅膀长硬了是不是,连你爸的电话都不接了……”

丁薇果断地挂了电话。

丁家别墅内,程芸气得跳脚,“这个小贱人,居然敢挂我的电话。我早就说过这个白眼狼是怎么都喂不熟的,小时候就应该直接扔了的,白养这么大浪费粮食……”

坐在一旁的丁瑞东脸色铁青,伸手问她要手机,“拿过来,我打!”

“你打有什么用,她要是把你放在眼里,怎么敢挂我的电话!”程芸嘴里骂着的同时,乖乖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响了三声后,丁薇再度接了起来。

接通的那一刻,劈头盖脸的怒斥声就透过听筒传了过来,“丁薇你干什么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居然还敢挂你妈的电话……”

“我妈已经死了十年了。”丁薇语气淡淡,“她打来的电话,你敢接吗?”

丁瑞东一梗,随即涌上心头的便是更大的怒意,“你这个不孝女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问你,你是不是要抛售丁氏的股份!”

“我是在胡说八道么,难道,你还有脸见我妈?”透着十足讽刺的话,轻飘飘地从丁薇嘴里吐出,说不上伤心,似乎也没什么可难过的。

原来,放弃也就这么简单而已。

难怪丁瑞东会那么毫不犹豫地舍弃了她和妈妈。

丁薇端起水杯轻啜了一口,对电话那头传来的怒吼与谩骂充耳不闻,自顾自地说道:“明天上午九点,我去收拾我妈的遗物带走,至于丁夫人让不让我进门,随你们,反正我只去这么一次。”

话落,她挂断了电话。

放下水杯,丁薇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干燥如初。

不知道是第几次站在丁家的别墅外,又是不同的心境。

没有期待,也没有绝望,只余陌生。

为她开门的佣人是在丁家待了二十多年的王婶,看到丁薇时眼中带着歉意,欲言又止。丁薇想,大约是还记得上一个雨夜,她被程芸拒之门外时的狼狈无助吧。

她笑了笑,轻轻颔首,说了一句谢谢。

王婶眼中的歉意似乎更深了些,连忙摆着手说道,“大小姐,你不用跟我客气……”

话音未落,一声轻咳声传来。丁薇的目光越过王婶,看见程芸一身旗袍,抱臂而立,语气尖刻,“哪来的什么大小姐,这可是欧家的大少奶奶。王婶,下次可别再喊错了。”

最后一句,透着威胁。

王婶连连应声,“是,夫人,我记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0章 首次交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