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梦的本能

2021-04-05 01:35:00

风尘过客

灵异小说 | 连载中

16523 次点击

去尝试写叙事,去尝试写梦,去尝试串连起心中的所有碎片。 梦的本能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所以,我不知是不是带上了面具,我也不知是否对这个社会做出了妥协。当孩子的稚气与热血在身上慢慢的褪去,习惯了对自己不可接受的自尊做了退步,我也就如同那死尸,过着连我自己也不太了解的生活。开始精神恍惚、疲倦,用力的反抗这世界的语言,却又显得那么的无力。。

  “梦?你好像不太希望我来?”我面带疑惑,并非责怪的阐述着我的好奇。

  他独自往遗迹的更高处一人爬去,即使是春日的风,在此时,也吹的四肢因刺骨的寒冷而颤粟。他知道,从此只有他一个人了,没有人能照顾的了他,他需要坚强。他小小的手掌,那么的稚嫩,在此时却显示出了巨大的能量。每当他从缝隙攀爬上高出他身高一半的台阶时,他的双手都留下了一道裂痕,那小小的双手,支撑着他整个的身体,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像做引体向上一样将他的整个身体向上推起。然后他微微左斜,熟练的将半副力气承在了左半身上,右腿靠腰力慢慢上举,越过那台阶的高度,再将整副身体拉上去,使自己爬上那高高的阶梯。他就这样向上攀爬着,每爬几阶,走一长节路,心中按捺的迫切与焦虑之心都不得不被身体的现实所击垮,气喘吁吁,无力前行。

  还记得很久以前,她的老师让她画过一个圆,他将圆分成了四块,左下涂成了墨绿色,比他现在穿的鞋袜颜色更浓厚许多,而右侧的两块他涂成了蓝色。当时她的老师说,这幅曼荼罗看起来是那么的磅礴,但却又是那么的暗沉而显得渺小。他当时听到这话,是想逃跑的,可这次,命运让他无法再去逃跑了。

  而之所以不被人所熟知,是因为这里的王。当小男孩反应过来,他发现上方有外来物种用激光攻击着海底,除他以为,海底还有两位女子也在看着壁画。他跟随她们逃跑着。以前潜入了水底没有空气的部分。其中一位女子在逃跑的途中走散了,另外一位变成了一条鱼。他更随其游动着,几次觉得快没氧了,却都忍了过去,他比他想象中坚韧许多。等他们游到看不见外来物种的地方,他们终于浮出了水面,而这上方,有一艘飞空庭等在那里,而先走散的女子竟然就在上面等着,把他俩救了上去。稍微休息过后,变成女鱼的女子终于恢复了原样。小男孩并没有问什么,包括前一位女子怎么跑出来的,为何这人又变成了鱼,为何他们没有一起逃跑。其实他眼前的这位女子并非是先前的那位女子了,她们只不过是长的一模一样的克隆人。

  她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炼金术中最古老的一部分,如何给躯体赋予生命,就像她们两个一样。但她们也不知道是谁赋予了她们生命。她们只知道,她们当初制造出来和这个世界上其它的克隆体一样,是被称作复活体,由古人类基因所克隆,是用来为新人类代孕、繁衍后代的。她们简单询问了一下小男孩为何去海底,告诉他不要去了,因为王会杀死所有前往海底的人,因为王希望海底的技术只被他一个人拥有,这样百姓才能被他所控制。她们告诉小男孩,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

  每当黑夜来临,我都常会觉得自己解离于自己之外,好像在这里的这个我自己不是我自己一样。在这满布荆棘的路上走了太久,总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要有人可以依靠,可以给予自己一点支撑与帮助。可每当白日降临,又总会用理智去命名自己,告诉男儿身的自己,要坚强与勇敢,这条路,拥有的只是自己。

  可是,光在哪呢?我要不要先退回去,下次再来?

  就是这样一间充满壁画的房间里,原本因觉随时间而变得越难以被人理解而可以找到倾诉的人的我,心却突然平静了下来,好像有很多关于我的话要说,那会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前来这里,是女巫让我来的。她说这里或许能让我找到一个方向的起点。这间茶室坐落在一家寺院里。整个寺院的风格非常的安静而祥和,在某处的大匾上用红色的字体分别写着闲静与孤寂,字体是竖着的,中间留了很多一片白,底色略带灰白,让人觉得不是太过的诧异与古怪。而真正古怪的,是屏风与墙壁,它们上面都有不知是矿物颜料还是什么画的画,多以苍松为主体,或带孔雀、太阳,或又是江水悬崖之上,最特别之处,是换面的整体颜色是经书般的黄色的,其上点缀之物是如绿宝石般的翠绿与太阳热情的火红,加到一起,一种艳而不俗的感觉可能是因为画面的精细,在阳光下特别感人心悬。

  他无奈走出了这里,心想,既然买不到茶药,不如去买点游戏吧,这样或许能让弟弟心情好一点。于是,他来到了游戏市场,寻找ps的游戏卡。游戏市场是一栋楼,有很多东西卖。他先直接去到了楼顶,而在商贩中,他看见了卖刻录盘的。刻录盘可以将他电子设备中的内容刻进去,他知道他记忆不好,他想将很多东西存进去。他询问价格,没想到老板说要几十块。他知道他没有太多的钱,还要给弟弟治病,母亲在家中也是还躺在床上的。没错,其实他父母都还没有死。只是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去了,而母亲现在又还病着、依赖着他,让他觉得他是一个人。以前家中,他弟弟或逗他笑,会牵他的手,会拥抱他,对他说,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的。可是,他弟弟现在却病了。

  “结束你,开始我自己?”

  暮光下的森林里,有一个单纯的男孩,短裤与T恤下穿着一双苹果绿底的板鞋,白色、绿颈的短筒袜,,看起来像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很好闻,即没有孩童的奶味,也没有成人所特有的汗臭与酸味,可却又散发着一种类似无的气息,压过了森林中树木因潮湿而散发出的特有味道。孩子他坐在一片大理石修建的平台上面,好像在担忧着什么。他记得以前这里是有很多小伙伴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只有三个人了,而更在后来,变得只剩他孤身一人了。他存留的记忆十分微弱,更多片存的是不时闪现的一些情绪碎片。那最后一片,是他觉得痛苦,因为他突然变成了孤儿,而另外两个小伙伴在争抢他,希望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比与另一位更亲密一些,可他自己清楚,他已经没有父母了,他还有需要做的事要干。

  第一次见到哲学家,不像后来,总是在一颗白丽的樱花树下。那天,他好像知道我要来一样,穿着米白、日式、朴素的合法,端坐在一排榻榻米上,让双手可及处包围着一把矮桌,上面放着一把汝窑的陶瓷壶,一把黑色的龙文紫砂壶啊,一条竹简一样的折子,两个两百立方分米左右大小的瓷碗,一白、一黑,黑色的里面是空的,白色的里面盛满了清水,好像是用来喝的。一个像叶子形状大小、翠绿色的瓷器里,放有幽绿的茶叶,水壶中烧着开水,就等访客的到来。

  我接受王的命令,来到了一个世界。这世界常常让我觉得不真实。向世界的东方无限前行,会来到世界的北方;往北方慢慢阔步,终极会看到的,会是西方的太阳;西去是南,南去回到的是世界的中央。在这里,不会有死亡,再多的痛苦,都会在睡一觉以后痊愈,然后让自己变得更强。我从来不知这是好或者坏,或者就如这里的哲学家所说,世界上从来没有好与坏,它们本质上是相同的,重要的是选择,在有限循环与无限偶然中同样有限与无限的选择。

  哲家的话时常让我十分感动,即使很多时候我都没有太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就像他常常提到,世上很多不可解的事情都是二率悖反的,从任何一个方向思考,最后都发现是自我矛盾的,所以只能选择妥协,很多时候,当太多不可能的选择都被排除了,剩下的这个,则是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即使看起来多么的让人不可接受。他常说,世界本事就是一场荒谬的闹剧,接连这流动的时间与我们可以看见的这片大地都只是上帝的一场游戏,我们逃不出去,即使我们终身都在寻找出路。

  “终将你会明白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甚至外面的所有人,包括这个世界,包括巫女都是你,而你,也是我们”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哲学家,就和我后来见到他一样,说的话好像总是很深奥与得体,但好像又和我真想解决的问题没什么关系,我只好选择了沉默。

  无可奈何之下,他知道,他只有一个选择,他要去海底。传说在这个遗迹的海底,有一卷帛书,上面记载了奇怪的文字。这文字可以使石头变成黄金,枯木变成繁花,连杂草也能变成价值连城的名贵中草药。

  “你该去森林里,向着光明与心走,你会找到你该找的东西”哲学家一说完,泡了一杯茶给我,然后就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他这么正经的模样,再次见到他时,他已是那个醉醺醺,蓬头乱髯,姿态散漫的老疯子了。

展开


梦是本能的冲动  


梦的本能目录

更多章节

梦的本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