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他是船王

2022-01-11 19:46:53

海凭

校园小说 | 连载

12619 次点击

讲诉物资大量采购的一些事情赵青觉得三年的军人生涯是值得的,是人生华丽的一页,被分配到船厂以后,也是这种气质让人侧目,都觉得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总经理钱永良四十来岁,平日里不苟言笑,一幅无框的眼镜让他看上去像个搞技术的,每天拎个黑色公文包又觉得是搞商务的,他的左边门牙有一丝缺口,成了全身最显著的标识,钱总讲话时喜欢做个手势然后千篇一律地总结道:“明白不啦?”来作为结束语,赵青就是在这句结束语之后,茫然的出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她从来没有接触过造船物资,所以她不明白,这个岗位说白了就是要为公司省钱,这一点她明白了。

秋风裹着落叶,就像是执行着一道命令,一刻也不能让叶子在枝头多存留。赵青着一件卡其色风衣,插在口袋里的手腕上挎着一黑色包包,内搭黑色簿款毛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平跟皮鞋,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一米七的身高顶着一头短发,干练且还留着军人的硬朗气质。

本来定好按排她去车间做统计,谁知报道时总经理说另有任命,于是今天上班的第一天,公司专门下了一个文件,新设立了一个岗位叫“审价员”,归口成本管理科,负责公司所有物资釆购的价格审计,也负责所有物资釆购的发票审计,遇到问题可直接汇报总经理。

物资部在一楼,赵青机械的跟在前来叫她的釆购员后面,到一楼的时候,只见一位理着平头的中年男子敲敲会议桌道:“好了,人来了,赶紧开标吧!”只见十几位客户围着会议桌,都不吭声,当釆购员念到谁,谁就把手中写好的纸递过去,釆购员在汇总表上登记好,最后划出每一项目的最低价,最后将汇总表交到平头男手里,由他宣布每个项目的中标厂家,只见他很严肃的样子,念完整体环视了一圈,然后用低沉的语调问:“请问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没有人说话,他边把资料在桌子上颠整齐,嘴里边说:“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今天开标结束。”

然后,王兰英对赵青做了两个要求,一是每次出去询价回来必须回报询价内容;二是每次出去询价必须回公司刷卡。

什么都不懂可以学的,直接上手的那种,因为就在赵青发着呆的时候,一个小伙子匆匆跑过来对她说:“我们朱部请你到物资部去开标”!

这是一句启示,更是授于的权力。赵青把平时核票时有疑惑物资记下来,空的时候就去街上一趟,无论是劳防用品还是电缆及五金杂件,这些店都扎堆在一个叫西门的地方,一样东西只要多问几家,总能问出不同的价格,于是这不仅成了发票扣款的依据,更成为下一次招投标的说辞。

按规定,物资部的发票陆续全部送上来,赵青按合同核对,合同一般要附在发票后面,如果没有赵青会去找釆购员要,如果发现发票附件单价与合同或协议价不符,赵青只需通知釆购员,然后在发票的右上角用铅笔写上扣多少金额,为了在发票上少写字,只需签上“赵”字,然后再把发票递给总经理审批,钱永良也在发票的右上角签上“钱”字,钱良的办公室在五楼,发票签好后有时会让司机送下来,有时会打电话让赵青上去拿。拿下来后把发票后面的合同取下来,发票再进入财务入帐。

赵青觉得三年的军人生涯是值得的,是人生华丽的一页,被分配到船厂以后,也是这种气质让人侧目,都觉得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此话一出,像解锁了在场各位的语言功能,一时间有开心的,有遗憾的,但他们都一致的拎着包挤过去和平头男打招呼,与平头男握住的手甩啊甩的,一时间话不结束手不松开。

心里正有着这样的疑惑,去拿发票时钱永良略带笑意的扬着手里的一张发票说:“你空了可以出去询询价,了解一下市场”。

赵青拉开自己的抽屉,里面有两捆名片,她咬了咬下嘴唇,还是不自觉的笑了,出去询价并不是一直要做下去的事,当你熟悉了市场熟悉了物品之后,阶段性的目标已经实现了,刚开始时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去问价还价,商家总是客客气气的希望能成交然后多个客户,当你总是只问不买,那又是另一副爱理不理的嘴脸,还有,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再迟钝的商家也都从各自的渠道得到封口令,所以说,王兰英的敲打赵青觉得不疼。

果然,阀门厂的顾总热情接待了赵青,顾总五十出头,瘦高身材,手下的人来汇报工作时都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出的模样,看得出在公司威信极高。这种气场辐射到赵青的身上,让她有种小学生的感觉,于是赵青以倾听为主,看似文静,实则是在掩饰由于气场不等称而于內心产生的局促感。顾总领着赵青去参观车间,路上他不紧不慢道:“钱总让你来的?”那润物细无声的眼神迫得赵青想说实话是自己来的,但最后还是只用微笑当做回答。

如果说到街上去询价,咂吧的都是些小鱼小虾一点点的油星,那么不咂吧也罢,赵青抬起头,望向窗外的长江,隔着窗户的玻璃,她都能听到江水的声音,来往的船只看似慢悠悠的,其实正行驶在浪潮之上。

赵青喜欢跟着人群走,安心、安全!可每回都是走着走着就猛然发现身前、身后己没有人,她总是发现自己或在海边,或在山顶,四周一下子静下来,刚才还在身边喧闹的人呢?赵青每回都是在这样惊慌失措中醒来,原来是梦啊!为什么睡梦中是这么孤独?

顾总执意要用车送赵青回去,但被赵青谢绝了,此时赵青多想一个人待着,因为她的心一直雀跃得静不下来,独自坐大巴回去,让自己慢慢地平静,再慢慢地平静才是自我最舒适的选择!

赵青正看得有味,只见平头男另一只手把资料递给釆购员道:“来,拿去让审价员签字。”于是赵青被迫在每张单子上签上名字,但她又做了什么呢?起到了什么作用?签字充其量就是一个形式,是到总经理那里的一个洗白符号吧!

那么现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加了个“审价员”来监督自己,啥意思?这说明一个道理,任何时候老板就是老板,兄弟不动利益,何况是老板!

在多年之后的自我复盘中,赵青才明白,“审价员”的名头就是总经理手中的一把刀,怎么会没有收获呢?只要你去做了,就只胜不败!

展开



他是船王目录

更多章节

他是船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