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盛芳

2022-07-24 18:12:03

须弥普普

科幻小说 | 完本

27576 次点击

一梦两百年,饶幸重活后世的沈念禾,原本只想杀回京城祖宅,去挖自己童年时顺手埋的金珠玉璧。却总有人锲而不舍地劝她:独自一人一时之间富贵荣华,何如与我共一世荣华。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盆里盛了半盆水,平稳如镜,在日光的照射下,映出一张脸。

沈念禾越发吃惊。

翔庆这个地名沈念禾倒是蛮熟悉。她曾经跟着母亲去那一处的榷场同贺兰山人买过皮毛,记得当地应当还算繁盛,只是唤作翔庆州,并不作翔庆军。

原来那“六郎”姓裴。

那妇人看她反应,十分吃惊,只做没听见她发问一般,岔开话道:“我姓郑,你裴伯父行六,我家那一位行七,你唤我婶婶便是,眼下好歹醒了,可有哪一处不舒服?嘴里渴不渴?肚子饿不饿?”

这一个“沈念禾”家里用得起澄心堂纸——虽然是仿的,穿得起白叠棉布,父亲有这样一笔字,又持那样的林下之辞,少少也是名士出身。

她更觉得这是在做梦了。

沈念禾恍如梦中,只以为自己是在听戏文、评书。

她话说得含含糊糊的,动作却十分麻利。

可她此时所处的房间,最多能夸一句砖瓦结实,里头摆设已是简单到朴素的程度,难道这“六郎”是个什么隐士不成?

毕竟知道轻重缓急,沈念禾不敢细品,只先去看内容。

沈念禾心生疑窦,正思忖间,外头忽有人声。

沈念禾见她不回话,也不去追问,双手接过那茶杯,依言道一声“多谢婶婶”,又靠床行了半礼,忖度着这“沈念禾”的身份并口吻,歉然道:“鄙躯体弱,实在失礼了。”

还好,有个缓冲的余地,不至于饿死。

沈念禾没有来得及多想,因听到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只好顺着小心躺回原位。

信中口气很随意,显然信主与收信的“六郎”熟稔得很,然则文辞流畅,俨然有林下之风,非寻常人所能。

沈念禾看着她表情变化,心中顿生不妙之感,讶然问道:“什么没了?”

沈念禾心知不对,左右扫了一眼。

那人一面拿湿帕子给她擦脸、擦身,一面却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半晌,复才自言自语一般地道:“放着河中、庆阳不去,偏要绕许多远路来我们这一处,却不知今时不同往日,你这个爹,也不知怎么想的……”

她曾经试着用烛火灼烧、簪子戳扎,即便皮肉焦黑、腠理被穿出了窟窿,鲜血把褥子都染透,双腿照旧没有半分知觉,与此时的行动自如迥异。

展开



盛芳目录

更多章节

盛芳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