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锦乡里

2022-07-21 14:49:49

青铜穗

科幻小说 | 完本

12680 次点击

皇孙陆瞻前生与乡野出身贫寒的妻子钦差成亲,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复活回去他松了口气,并打定主意从根源上割断这段孽缘。不想直到一切如愿以偿,他却突然间意外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仅也在始终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并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穿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登门拜访求娶的人还排到了城门底下……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当时她还在心里暗哂,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这时候还说分清界线,不觉得虚伪么?

当时她反胃想呕吐,陆瞻还皱眉看了她一眼。

“所以也就是说,他撇下我们母子,一声不吭地独自回京奔他的前程去了,是么?”

“我不找他。我来找娘子。”佟庆涎着脸来扶她,“娘子大早上地怎么坐地上?来,我来扶你上床!”

他们都是不能出城的,陆瞻肯定在城里,小县城地方也不大,只要家里仆从出现在街头寻医,他肯定会收到消息。收到消息他也肯定会回来的,夫妻七年,虽然不曾交心,但她知道,他这点良心还是有的。

此外一切如常,就像以往任何一个早晨。

宋裕相貌也十分出众,要不是当时已经成亲,否则被点个探花只怕也是很有可能的。

宋湘是个平时做针线,都能在心里默记绣出来一朵牡丹花大概用了多少针的人。贬来潭州这一年,她难免需要亲身做饭洗衣,碗盘橱柜但凡是她经手的,绝对不会随意。

总之别的人她都不在意,让她至死都无法释怀的是陆瞻。

佟庆怒意裹身,腾地站起来,作势便要踹到她身上。

那么,凶手不是他?

“贱人!”

在考察过晋王夫妇的为人之后,宋湘想了想,既然无法拒绝,那么就只能努力把日子过好。

她又咽了咽喉头,缓声道:“将军若真有怜惜我的心思,倒不如先允我的下人去替我唤个大夫……”

她祖父是举人,父亲宋裕天资聪颖,少年时曾外出游历过两年,后来回家苦读,十六岁中举,十九岁便中了进士,成为家里的骄傲。

他眯着双眼蹲下,换了副面孔:“你死了这条心,从古至今被贬为庶人的皇子皇孙还能够被恢复身份的屈指可数,朝中几位皇子都人品才学上佳,也没有缺皇储这样的好事轮到他陆瞻,再者他犯的可是忤逆之罪,你这辈子是绝无可能再当上风光尊贵的皇孙妃的了。

但这些尚可不加理会,因为身份的确悬殊,对一般人来说,聘她这样身份的女子回来做世子夫人,每个人都会由衷欢喜才叫不合理吧?

这不是宋裕自夸,也不是宋湘过后臆测,而是她的公公晋王殿下有一次在跟他们聊家常时亲口说的。

吸入的空气里有青草的香味,一张放大的脸盘子悬在她上方,朝阳从这张脸侧方灿烂地照下来。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展开



锦乡里目录

更多章节

锦乡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