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红尘叹与君绝

2022-05-14 16:55:40

夏四月i

灵异小说 | 连载

14505 次点击

新婚之夜,某傀儡皇帝用着,尤其被人嫌弃的目光,望着面前这个,重如泰山的皇后。最后抛下一句话,你是朕这辈子,唯一的耻辱!某后挑眉,皇上不准备洞房了吗?朕这辈子是肯定会碰你,你们慕容家,想皇后的位置,朕给你们就是。但是,这帝宠,也不是你们想,便能有的……当然塞你这样,一座大山给朕,朕是无福无福消受。五年时间,他说起能做到,五年后,他夺位失败,废后杀后。她九死一生,华美归来时,改头换面。她已不再是,废后肥后。某帝望着,眼前的大美人,秒变舔狗,她不屑一顾,决不心动……皇帝龙泽琰逼迫尉迟尧休妻,再正大光明的把觊觎已久的大美人,扩充到自己的后宫。。

“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得到,这一切了。”。

可是,对于一个几乎,已经断气的女人,一个武功并不算,很高强的男人,加上一只猛兽黑豹。也抵不上,龙泽琰带来的这些大批人马啊!龙泽琰这次带了,不少皇宫的侍卫和高手过来,这下南宫泽武和黑豹,该怎么顺利脱身呢?

这一次龙泽琰是彻底的下了狠手,这么一用力一刺,直接刺穿血肉,慕容芙影立马倒在地上。血液还顺着她的胸口处的伤口,不断涌出大量的鲜血,慕容芙影血液的味道,很快让躲在森林里面的大黑豹察觉到了,大黑豹顺着主人,慕容芙影血液的味道。一路狂奔,大黑豹一口咬倒了,抓着南宫泽武不放的士兵们,大黑豹纵身一跃,跳到了慕容芙影的身边,并且还对着龙泽琰大声嘶吼!

显然嘴巴里面的那点血液,根本就无法毒死,这个坏女人,慕容芙影心一横。

“阿武,我不想要连累你!”,慕容芙影含着眼泪,抓着南宫泽武的手,她现在已经惹下了大麻烦。如果就这样,跟着南宫泽武离开,要是被龙泽琰的人给逮到,那就麻烦了:“你这样犯险来救我,实在是不值得。”。

龙泽琰却笑了,因为他很肯定慕容芙影已经没救了,断气了!龙泽琰可是下了死手,南宫泽武来到大黑豹身边,对着大黑豹呼唤了一句,小黑。大黑豹此时充满了杀气,他知道主人被这些人给伤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坏人!

“难道妹妹就不怕吗?”,慕容紫阳怎么,也没有想到,慕容芙影在这个危难时刻,也一点儿也不慌张,一点儿也,不害怕的样子。真的不知道,这个慕容芙影,是脑子太笨呢?还是胆识过人呢?慕容紫阳更愿意,相信前者,她根本不信慕容芙影,能够自己斗:“冷宫那种地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呆的下去的地方。”。

南宫泽武和龙泽琰都认出来了,这个大黑豹是慕容芙影的大宠物,大黑豹一把将慕容芙影,咬到自己的背上面。

慕容紫阳倒也愿意,拉这个肥猪一把,正当慕容紫阳想要用力把慕容芙影,从凤榻上面拉起来的时候,没有想到,慕容紫阳一不留神。

慕容紫阳绝对不会想到,这个肥猪竟然会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疯狂举动来!慕容芙影她是不是已经疯了?竟然强吻自己?

“龙泽琰,她安排杀手,埋伏我的身边,想要将我除之后快的时候。还有买通御膳房的人,在我的膳食里面下毒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觉得,慕容紫阳她心狠手辣,毒蝎心肠了呢?”,慕容芙影连眼泪,都不想要为这个,恶心而又双标的男人流,慕容芙影倔强的盯着龙泽琰:“我以为,那晚我背着病重的你下山,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时候,我们之间,还有点情谊在。我想我错了,虽然你不是百姓口中,那个软弱无能的傀儡皇帝,可是你不过也是一个,肤浅愚蠢的沉迷于美色的好色君主罢了!”。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哪里有一点做皇后的资本和样子?朕每天对着你这头胖到惨不忍睹的肥猪,就感到无比的恶心,想要吐,你知道吗?你有想过朕是这些日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朕每天还得在人前人后装作,与你这个肥后,恩爱两不疑的样子,你知道需要朕,费了多少勇气,去说服自己和你,去演这种戏吗?”

可是,没过多久,慕容紫阳就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她的嘴角涌出黑色的血丝,翻起了白来。

慕容紫阳更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得意洋洋地来踏入,凤栖殿的寝宫之内,公然掀开,若隐若现的层层帷账,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凤塌之上,闭目养神的皇后,也算是慕容芙影。

“还劳烦姐姐过来,拉你妹妹我一把,你也知道,我这沉重的身体,随便动一下,都可能会,惊天地泣鬼神。对了,姐姐,这皇后的位置,你想要,我给你便是了。你无需感到抱歉,你知道我,向来生性,懒惰愚钝,这个皇后的位置,我也早就懒得去维持了……”。

南宫泽武穿了,一身的黑色的夜袭装,悄咪咪地来到,慕容芙影的身边,抓着慕容芙影的手,对慕容芙影低声说起:

夜晚的星星早已经不知所踪,连月亮都偷偷摸摸的躲在乌云密布里头,迟迟不见踪影。南宫泽武拉着慕容芙影的手,将她扶上马,两人骑着马奔腾而过,他们终于成功的走出了皇宫大门。多亏了,南宫泽武从王爷龙泽修,手里借来的先皇御赐免通关金牌,有了这块金牌,可以在皇宫里面进出自由。

“妹妹,真没有想到,你还有心思,躺在这里休息。”,慕容紫阳身上总是会萦绕着,一种特别的香气,这种气味,似乎特别迷人和致命:“妹妹,你难道还不知道吗?皇上已经打算废后了,再过不久,妹妹就很有可能被打入冷宫。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皇上的恩宠了,而且这次皇上主意已定,就算是咱们慕容家,大概也帮不了你了……”。

剑刺痛了慕容芙影的皮肤,血渗了出来,渗红了龙泽琰的龙血剑,龙血剑触碰到了慕容芙影的血,变得异常的明亮,还透起了微光。慕容芙影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心如死灰,她只是对着南宫泽武大喊了一句:

展开



红尘叹与君绝目录

更多章节

红尘叹与君绝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